「已經差不多了,這不明天準備上班嘛,我今天下午就回這邊住了。晚上給你打電話你沒接,我想着你可能手機靜音了或者有什麼別的事,後來看你沒回我就自己一個人吃飯去了。」靜嵐笑着回應。

「不好意思哈,今天晚上確實有點事。不過,靜嵐你要是身體還沒完全康復,就別急着去上班,你們金融行業工作強度也挺大的,別累著了啊。」思語提醒到。

「沒事,今天已經徹底康復了。哎,哪個行業不累啊,這年頭,每個行業都是一樣的辛苦,哪有那麼好掙的錢。比起我那些畢業後去『四大』的同學,我算是非常幸運的了。」靜嵐有些心有餘悸地說到。

「嗨,也是。『四大』那可是出了名的累,不過人家平台好啊,以後跳槽也有資本是不?」思語雖然不是做這行的,但多多少少都懂一點。

「這就看自己的選擇了,反正我是不想拿命還錢,哈哈哈。姐,我先洗漱去了哈,我收拾完后,你也洗個澡早點睡吧,明天咱倆都得上班呢。」靜嵐說着就往屋外的衛生間走去。

「嗯,你收拾完叫我,我先回屋了。」思語說完也轉身回屋了。

思語回屋后,感覺自己周身都是剛剛從飯店和KTV出來的味兒,就算再晚,也還是得打起精神收拾完再睡。本想着看看幾點,沒想到劃開手機,班級群里又是一堆消息,還有她們各種「奇葩」的照片:

阿傑(班長):今晚玩得真嗨,哪天咱們再一塊聚聚?@所有人

我是一片雲(筱然):可以啊,我舉雙手雙腳贊成,兩個娃就交給我老公了,O(∩_∩)O

雪兒(孟雪):班長,你這張照片也太『丑』了,不會是喝多了吧,(╥╯^╰╥)

思語仔細點開一看,班長那張一邊嗨歌一邊喝酒的樣子的確有些「不忍直視」,往下再翻翻,還有不少表情包,都是用班長今晚唱歌喝酒拍的照片「惡搞」的,畫風簡直不要太亂。而惡作劇的「始作俑者」就是他曾經朝夕相處的室友邵天,邵天這麼做的理由,不過就是想看看王教授學霸「人設」崩塌的一面。

天哥(邵天):哈哈哈,王教授,你說我要是把你這張照片發到你們學生的專業群里去,你的一世英名會不會就這麼毀了,(^o^)/

阿傑:你沒有群號,啦啦啦啦,撒花慶祝ヽ(°▽°)ノ

(表情包:邵天被「打」的動圖)

天哥:算你狠!你等著,來日方長!

佳佳少女(韓佳):天哥,雖說咱倆關係鐵,但我還是得說句公道話:你真的別這麼擠兌咱們班長了,想當年咱們上課遲到的時候,他沒少替咱背「鍋」,你要常懷「感恩之心」啊。

木子子涵(子涵):佳佳說的對,天哥你得為你家兩個孩子考慮啊,萬一他倆以後要讀咱專業的碩士博士,你可不能得罪王大教授哦,啦啦啦啦!

玄子(藝璇):+1,這個圖太逗了,我家閨女剛看我手機,還問我這個怪蜀黍是誰,心疼班長30s,(╥╯^╰╥)

大婷婷(李文婷):+1,天哥,寧可得罪老婆,不可得罪王教授啊,他可是咱們在C大的唯一據點,onlyone懂否?以後有你求着他的時候…

我是一片云:邵天,為了你家兩個孩子的教育問題,說話做事一定三思啊~~

思語發現,同學群里都是一邊倒地站在她們班長這邊,她們對邵天的「惡劣行徑」相當不滿。的確,她們上學的時候,班長對她們每個人都很好,情商也很高,所以在班上的人緣比邵天要好上很多,這也就不難理解為啥邵天逮著機會就要「報復」回去了,純粹就是邵天單方面的「羨慕嫉妒恨」而已。

看到大家隊形如此「整齊」,思語也跑過群里回復一句:

晨&Sunshine(思語):哇哦,看在大家都一邊倒地支援咱們班長大人的面子上,我也申請加入支援隊列,舉手!

木子子涵:哇哦,陳老闆也在啊,你這是回家了?要是還沒回去,就再回來唱幾首歌唄,我們這邊下半場還沒開始呢,嘻嘻嘻(#^.^#)

大婷婷:是啊,思語是不是還在C大逛著呢,歡迎你隨時過來,我們今晚就住這了,233333…

晨&Sunshine:婷婷子涵,我早就回家了,現在在床上躺着呢,我室友洗漱去了,一會收拾收拾我就睡了,明天上班,年紀大了熬不動夜了,哎…

琪琪的火山(劉雨琪):思語已經到家了啊,我已經在路上了,你們這些人是不懂我們這種明天要上班的人的苦,回去我啥也不想收拾了,只想睡覺,o(╥﹏╥)o

天哥:@琪琪的火山,這還是我當年認識的那個時尚琪嗎?你咋趕上老年人作息了,夜生活才剛剛開始好不好?

琪琪的火山:天哥,我真和你比不了,你能嗨一晚上都不帶休息的,我是真的熬不動了。而且,熬夜對皮膚相當不好你知道嗎?有沒有點常識,呵呵。

天哥:時尚琪也開始注意養生了?是掉發太嚴重嗎,哈哈哈哈!

琪琪的火山:你給我滾!你給我滾!!你給我滾!!!重要的話說三遍!

晨&Sunshine:@琪琪的火山,雨琪大主編息怒,邵天什麼人你不知道嗎?除了他媳婦,他見誰懟誰,哈哈哈哈。

琪琪的火山:哈哈哈,他是嫉妒我的美貌!我才不會掉發,倒是他難說啊,我聽說這年頭做電影宣發的人有不少得抑鬱症的。

天哥:@琪琪的火山,忘了告訴你,全世界就我媳婦兒最漂亮!^_^

佳佳少女:天哥,拒絕接受你的狗糧!

大婷婷:+1,拒絕狗糧!

雪兒:+1,拒絕狗糧!

琪琪的火山:+1,拒絕狗糧!

我是一片云:+1,拒絕狗糧!

晨&Sunshine:+1,拒絕狗糧!(保持隊形,(^o^)/~)

木子子涵:+10086,拒絕狗糧!我是不是歪樓了,啊哈哈哈哈!

天哥:哎,看看你們這些,嫉妒我就直說嘛,23333…

阿傑:謝謝各位仙女們的力挺,等校慶咱們回學校再聚!C大我包場啊,都別跟我客氣!@所有人

佳佳少女:班長牛逼class!最愛你最後這句話!

雪兒:班長V5,把你的校園卡借我去食堂吃飯,啊啊啊啊啊!

晨&Sunshine:謝謝班長大人,不不不,應該是謝謝王教授,說錯了,哈哈哈哈!

天哥:王教授,你這麼收買人心真的好嗎?

大婷婷:@天哥,樓上那位一邊待着去,別破壞我們這麼和諧的氣氛,(⊙﹏⊙)

玄子:哈哈哈,文婷你就別損天哥了,我看今晚他都快被我們懟出內傷了,^_^

我是一片云:收到!校慶咱們還要一起嗨!撒花慶祝!ヽ(°▽°)ノ

看大家聊得特別high的樣子,思語也不時回復幾句,瞅瞅班級群里這陣勢,邵天這回應該是被班上女生給「圍攻」的節奏。不過也怪他「自作自受」,當年上學的時候,誰不知道班長比他人緣更好,也比他更受班上女生的歡迎,今晚他就是「自討苦吃」罷了。思語當然也很清楚,大家也就是開開玩笑,不是真的和邵天過不去。尤其是在她們這種男女比例「明顯失調」的專業班級,男生通常都是會被特別「照顧」的。

她還記得當年她們研究生院複試的時候,大家第一次見到邵天,知道他本科是來自廣東的一所以偉人名字命名的著名綜合性大學的新聞專業的時候,都對他的學歷學校表示非常的羨慕,藝璇和文婷當時在候考室,還「臨時抱佛腳」地請教了邵天很多新聞方面的專業問題,他也不賣關子,耐心地為她們解答,還說自己能為兩位美女提供幫助,非常榮幸,以後有緣成為同學,大家還可以互相幫助,共同進步。和現在比起來,思語覺得現在邵天的「人設」似乎崩盤得有點厲害。

後來9月份她們入學的時候,不少導師都說,當時之所以給邵天的複試面試分數最高,就是因為他不僅是正牌的新聞專業科班出身,而且他的本科也是那種非常拿得出手的老牌名校,這足以證明,他的基礎素質和綜合能力都是非常過硬的。說實話,除了筱然和孟雪她們這種本校學生的綜合素質沒得說以外,大部分的名校碩博導師都是很看重學生的第一學歷的。

思語記得很清楚,她的複試面試成績在她們這10來個人里,並不算特別靠前的,最後的綜合排名也就中等的樣子。如果不是筆試分數過硬,最後會不會被錄取就很難說了。她的硬傷也特別明顯,幾乎所有的導師都沒有聽說過她的本科院校,而且本科的第一學年她讀的還是個工科專業,面試的好幾個導師還專門問了她同一個問題,為什麼她後來會突發奇想的想改學傳播學專業。

雖說她那時也早就料到複試的時候會被問到這方面的問題,也想過很多版本的答案,除了不能提起徐晨的事以外,她能編的能想到的理由基本在這之前都想了一遍,但在複試的現場,她還是沒有說出太多非常讓人印象深刻的理由,如果用一句話總結,大概就是非常喜歡C大,個人對大眾傳播學、文化產業、互聯網傳播等方面的知識更感興趣,再加上也看了很多相關方面的書籍,對這些知識概念都有一定的了解,想繼續深造。

然而,任何一個名校的導師對於一個本科學歷實在不怎麼拿得出手的學生,多多少少還是會有些「看法」,尤其是當時和思語一塊複試的同學幾乎所有人都比她本科學歷好很多,除了被保送的筱然以及本校的孟雪,邵天、藝璇、她後來的室友韓佳、「班花」文婷的本科學校背景都非常不錯,子涵、班長、還有目前不在北京的陳哲雖然本科學校不算特別着名,但至少是說起來大家都聽過一點的學校,而且班長和陳哲在本科的時候都積累了不少相關的實習實踐經歷,除了初試的分數比他們高一些,但比起來綜合素質這些,思語的劣勢其實也比較明顯。

比較走運的是,她的談吐很自然,因為筆試的分數比較高,專業方面的問題回答得也還不錯,同時也沒有表現出太多的因為本科學歷不好帶來的負面情緒,除了本科學歷不太理想,學術基礎一般外,整體的表現倒是沒有太大的問題,只能說沒有什麼特別有亮點的地方。後來入學選導師的時候,她的碩導曾敏老師還特意私下跟她說了為何最後錄取她的原因:

「思語,你的本科基礎和學術積澱在咱們專業大多數同學里確實不算太理想的,但你最後能考出那麼高的初試成績,能憑着自己的想法去努力地鑽研自己真正感興趣的東西,我們導師組都一致認為,你還是一個非常有潛力的學生,如果因為你的第一學歷不好我們就全盤否定你的未來,這麼做是不對的,也是不明智的。」

「謝謝曾老師,我也知道自己的本科確實不太拿得出手,當然,我也不會給自己找借口解釋什麼的。既然導師們最後還是選擇了把我招進來,就說明我還是有值得肯定的地方。其實我覺得自己特別幸運,能考上C大,能實現自己多年的夙願。」

「嗯,過去的種種咱們從現在起就全部翻篇了,一切朝前看。別的我就不多說了,不過咱們C大是一個非常開明、包容、非常尊重學生個性發展的學校,你也不要因為自己過去的學歷、學業這些所謂的『短板』太有壓力,凡事做自己就好。」

……

思語想起了當年在學校的時候,雖然曾敏老師對她們的學業和論文的要求都比較嚴格,但私下裏對大家都很好,性格也特別平和,還非常尊重學生的個性發展,她和舍友子涵、「班花」文婷都是曾老師帶的學生,還因為她們「師門」也是女生居多,曾老師時不時就請她們一塊吃飯聚餐,時刻不忘和她們這些學生交流感情。

過年的時候還會在她們師門群里發幾個紅包,除了個別「運氣」不好的「同門」,其他學生平均都能搶上200+的「新年紅包」,這個「傳統」一直延續到現在,雖然畢業這麼多年,但曾老師在她們「師門」心裏,就是「女神」一樣的存在。

比起高三的那個在她面前隨意詆毀她的偶像徐晨的班主任,思語總是覺得,同樣是人民教師,而C大的老師和她高三的那個出言不遜的班主任比起來,簡直就是雲泥之別。她有時候也想過,是不是因為自己喜歡C大,因為她是從C大出來,才遇到的徐晨,所以就覺得這裏的一切都是好的。但不管怎麼說,有些事她就是一輩子都不想再提及,即使她當年也有錯,但她也永遠不會原諒當年那個在她面前那麼詆毀徐晨的班主任,能做到「不恨」已是最大的寬容。

「姐,我都收拾好了,你可以用衛生間了。」靜嵐的一句話,把她的思緒又拉到了現在,說話間,靜嵐已經到了她卧室門口。

「好咧,我馬上去收拾哈,你也早點休息。」思語笑着說到。

「嗯,姐,忘了告訴你了,我晚上燒了一壺水,還加了兩片檸檬,看你晚上好像喝了不少酒,要是不太舒服,可以喝點檸檬水解酒,你要想喝的話一會你自己兌點熱水就好了。」靜嵐想了會說到,她果然是個細心的姑娘。

「謝謝你了,這麼貼心。我平常也不愛喝酒,你知道的。不過今天特殊,就喝了兩三杯,但不礙事,當然,謝謝你考慮這麼周到。」思語接着說到。

「不客氣的,咱們住在一起就要互相照應嘛。我先不跟你說了哈,我明天要上班,你也早點休息,晚安。」靜嵐說完就回房間睡覺了。

也是實在很晚了,累了一天也是真的有點困了,思語也打算收拾下就睡覺。前前後後忙活了20多分鐘,洗完澡后覺得瞬間也舒服不少,回房間后又拿起手機看了下班級群,也沒什麼動靜了,估計這會大家也都各自散了。想起剛剛班長說到的校慶再聚,的確,兩個多月以後,就是C大一年一度的校慶了,屆時會有不少校友回母校參加看晚會,到那時候她們同學又能重聚了。

如果沒什麼其他事,思語是肯定會去參加C大的校慶的她。的確,她是從C大出來,才遇到的徐晨。即使在最絕望的時候,她都沒有放棄要來這裏求學的夢想。毫無疑問,也是C大成就了她後來與徐晨在北京的相遇。她的每一次選擇,都和徐晨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

「能在北京與此生最愛的人相遇,我這一生何其有幸。徐晨,因為遇到的人是你,我才會是今天的我。」思語臨睡前編輯了一條消息給徐晨發過去,雖然不知道他現在能不能看到這條消息,但這句話她等了22年,如今,也是時候親自告訴他了。

好多次,她真的很想告訴徐晨,如果沒有當年你對夢想的執著,就沒有今天拚命成長起來的我。是的,即使中途遇到了那麼多的痛苦和困難,即使曾經經歷過無數的絕望和崩潰,但故事的結局終於不再是悲劇落幕。。 進入塔內林天成才發現這塔內別有洞天,外界雖然看起來極為破敗,但是這裡面可就真叫一個金碧輝煌。

「嘖嘖嘖……也不知道造這座塔的人究竟是什麼樣的人物,如此驕奢淫逸的生活真的叫人羨慕,連壁畫都是秘金刻畫真奢侈!」林天成看著四周的牆壁說道。

六重天內不僅僅修鍊資源匱乏,就連煉器,煉丹的資源一樣匱乏,卻想不到這樣一出無人問津的遺迹中竟然藏著這麼多頂尖煉器材料,而且絲毫不懂得珍惜的當做廉價物品做成了裝飾。

林天成一邊打量著四周的壁畫,一邊朝著深處走去,很快他就發現一個大廳的位置中央竟然有一道人影背對著自己,在對方的身上,林天成還感覺到了淡淡的危險氣息。

看身形,很像人類,但是身上散發的氣息卻十分的邪惡,讓人很反感。

林天成緩緩走向對方,「你是什麼人?為什麼會出現在這?」

「你來了?我等你很久了!」那人開口淡淡的說道。

「你認識我?」林天成詫異的看著對方。

那人緩緩轉過身來,露出一張和人無二的臉淡笑的看著林天成,「我不認識你,但是我的確在這等你很久了!」

「至於我是誰你就不必問了,因為即便你問了我也不會回答你!」

林天成微微眯起眼睛,這傢伙可以說是來著不善,在此處等候自己,必定是有所圖。

「你說你在這等我,那我能問你等我是幹什麼嗎?」林天成試探著問道,「還有,你怎麼知道我一定會來這裡?」

「你為什麼來到這裡你自己難道不清楚?我的職責就是阻止你拿到那件東西!」男人微微一笑道。

「你好像不屬於萬族中任何一個種族!」林天成臉色越發凝重的看向對方。

自己前往萬族,為的就是找尋神像的下落,這一點即便是萬族本身也不知情,可是這個男人卻直言不諱的說出要阻止自己得到神像,那麼對方的身份就不言而喻了。

能悄無聲息的進入遺迹,並且鎮守此處阻止自己獲得神像,除了聖魂殿的人以外,林天成不做他想。

「我的確不是萬族內的人,甚至說我不屬於道元界的任何一個種族!」男子微微一笑,隨手一揮頓時出現一道鏡像,應該是更深處的鏡像。

只見鏡像之內,一具具屍體瞪著眼睛,臉上還是一幅難以置信的痛苦之色。

「這些人才是原本鎮守在這的守護一族,但是我覺得他們會將神像交給你,所以我就將他們都殺了,然後我親自在這鎮守!」男子淡笑著說道,彷彿在說一件無足輕重的事情,而不是一件滅族慘案。

「你是聖魂殿的人!」

男子微微一笑,「你心中明明早就有答案,為什麼還要問我呢!」

林天成腦中有些混亂,「那你現在什麼意思?」男子微微一笑,笑容讓人如沐春風,「還不明白嗎?因為我家大人不想在看見當年八神將的事情重演,所以讓我來到此處把你殺了!」

「這樣,八神本源之力便不會齊聚,我家大人的任務我也算是完成了,就能返回了!」

林天成怒目圓睜,「你覺得你能殺的了我?」

「打一架不就知道了?」

聞言,林天成不由拉開與這個男人的距離。

男子依舊保持笑容,「沒用的,你不是我的對手,即便你多麼小心翼翼,最後還是難逃一死!」

「如果我是你,我現在就回自己掌斃當場,以免一會兒被我折磨致死!」

林天成聞言倒吸一口涼氣,他的境界可是七星道祖中階,但是即便如此他依舊無法探查出對方的境界,可想面前站著的這個男人究竟有多恐怖。

「看來我的運氣不錯,找個神像竟然還能遇見你這麼一位強者!看來我林某人在你們聖魂殿的眼中地位還不錯!」林天成笑了笑道。

男子笑著聳聳肩,「沒辦法,誰讓上面有命令一定要你死呢,所以……不要怪我!要怪就怪自己不識抬舉。」「哦,對了。忘記告訴你,我有一點小癖好,就是收集你們死後的亡魂,希望你一會別讓我死失望。越是痛苦我越喜歡!」

林天成撇撇嘴,「變態!你這個嗜好我怕是滿足不了了,因為我打算殺了你!」

「是嗎?很久沒有體會過受傷的感覺了,要是你能做到,我一會一定會讓你安詳的死去的!」男子笑道。

雖然男子臉上帶笑,但是現場的氣氛卻劍拔弩張,針鋒相對!很快,笑聲戛然而止,男子眼中射出無以輪比的殺意,身形一閃朝著林天成殺去!

林天成也早就戒備對方多時,在男子動手的前一秒就已經做出了預判閃身避讓。

短短十息,二人就交手不下百招,林天成雖然境界不如對方,但是對於預判卻是在對方之上,往往不等對方招式出完就已經做出了相對應的拆解招架。

二人你來我往的攻殺數十招之後也是一臉肅容的站在原地,前期的試探已經結束,短時間內誰也奈何不了誰,接下來就看究竟是誰能笑到最後了。

林天成身化殘影分身充斥了整個大殿之中,神魔變應聲開啟,手持神魔劍大殺四方!

而他面前的男子也同樣施展了自己的殺招,身上散發出一股獨特的霧氣,霧氣所到之處無物不腐!

「林天成,你只有這些手段了嗎?那看樣子你今日是一定會死在我的手上了!」男子眼神炙熱的看著林天成手中的神魔劍。

以他的見識如何看不出,林天成之所以能短時間內實力倍增都是得益於他手中那柄造型奇特的劍。

要是有此劍在手,放眼同階還有誰能是他的對手,到時候他的身份在族內自然是水漲船高!

「你手中的劍倒是一柄不錯的寶物,只可惜寶物蒙塵,跟隨了你這樣的人身邊,讓我賜予你死亡,繼承它吧,它在我的手中才會放出屬於它的光芒!」

林天成的殘影分身被一個個擊破,對方的霧氣實在是詭異多變!

「想殺我?那就拿出你的本事來光是嘴上逞強可不頂用!」林天成咬牙說道。

此時,霧氣已經快要將整個空間充斥,林天成也只能頂著霧氣的腐蝕不停地換位用手中神魔劍清出一塊霧氣淡薄的地方歇腳。

但是,男子顯然是不打算讓林天成有喘息的機會,每當林天成清出一塊區域,他馬上就會將那處變成人間地獄。

「想和我打持久戰?我樂意奉陪!」男子化作流光瞬間沖向林天成,以林天成的目力竟然也無法預判對方落招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