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回去,你要聯繫上肖龍,吩咐他可以開始行動。同時,我已經抽調好,讓凌芷離開皇宮,協同你一起回青陽王朝。」上官霆交代的時候,把小木盒遞給林風眠,「這兩個小盒子,你親手交給凌芷和肖龍,裡面放著的是我親筆書寫的密信。」

「這麼隱秘,害怕我偷看不成?」林風眠好奇地接過來,擺弄了幾下卻是沒有打開。

他不服輸地再來,甚至用了內力,不料其中一個小木盒卻突然發出一聲巨響。

「砰――」

林風眠眼疾手快,在爆炸前就把小木盒丟了出去,才沒有被傷到。

「這是密信?分明就是取人性命的暗器!」林風眠心驚膽戰地看著地上已經燒成灰的小木盒,隨後瞪起眼睛怒視上官霆,「你到底要幹嘛?是想我帶密信給他們兩個,還是要我親手害死他們兩個?」

「這是新機關,防止密信落入他人手中。讓你帶去給他們,不是防止你偷看,而是將來這東西你們能派上用場。」上官霆難得耐心一次解釋。

可隨後,他臉上就浮現幸災樂禍的笑容:「剛剛,怎麼沒把你炸成烤豬手呢?」 看到張山又跑了過來,並開始攻擊霸氣王者。

跟在霸氣王者身邊的秦國玩家,迅速衝到前面。

幫霸氣王者擋槍。

但是此時,張山火力全開。

傷害輸出強得一匹,很快就將秦國玩家打倒一大片。

周圍的風雲公會成員,大受鼓舞,紛紛向霸氣王者所在的方向猛衝。

「快,一起向霸氣王者沖,集火滅了他。」

「打死這條瘋狗,打倒守屍。」

「這次他別想再跑,死定了。」

「這不是廢話么?被六管大佬盯了的目標,難道還想跑,嘿嘿。」

「不錯,誰能在六管大佬的槍下逃得了性命?他死定了。」

「我們幫忙拖住其它人,讓六管大佬把霸氣王者解決了。」

「沖特么的,倒了死球。」

「倒了怕什麼,反正我們贏定了,等會讓輔助復活拉起來就是了。」

大量的風雲公會成員,一擁而上。

迅速將霸氣王者和他身邊的人淹沒。

雖然霸氣王者身邊的人,都是些精英玩家。

但也擋不住風雲公會人多啊。

在張山的猛烈的火力,和其它風雲公會成員,勇猛的攻擊下。

這些秦國玩家,再也沒法保護霸氣王者了,很快就露出了空檔。

張山看準時機。子彈連續射出。

在其它秦國玩家,還沒有反應過來之前,將霸氣王者打倒在地。

「快守住霸氣王者的屍體,這下不能再讓他們給復活了。」

無數風雲公會成員,蜂擁而上。

將霸氣王者倒地的地方穩穩的守住。

張山在打倒霸氣王者后,迅速轉移火力。

將槍口轉向其它秦國玩家,子彈橫掃而過,配合其它公會成員。

將大片的秦國玩家打倒。

這些秦國玩家,大多都是霸氣公會的精英成員。

他們一直跟在霸氣王者身邊,是霸氣公會衝鋒陷陣的主力。

此時霸氣王者倒地,他們不但不能救援霸氣王者,他們自己也自身難保了。

很快就被淹沒在風雲公會的人群之中。

沒有霸氣王者撐著,剩下的秦國玩家,完全就是一盤子散沙。

他們又得不到新的支援,很快就被風雲公會清剿乾淨。

只有極少部分人,經過通道退出獸王谷。

此時,呆在獸王谷外面的秦國玩家,並知道裏面的具體情況。

他們剛才接到霸氣王者的通知,讓外面的人不要再進去了。

然後就看到,有秦國玩家從獸王裏面跑了出來。

大家都有種不祥的感覺。

不由得紛紛向這些出來的人問道。

「裏面怎麼樣了,我們打贏了嗎?」

「老大呢,怎麼沒有看到其它人?」

面對眾人的疑問,這些人僥倖逃出來的秦國玩家,只得鬱悶的說道。

「打輸了,風雲公會的人太多了,把我們壓在通道附近,根本就打不出去。」

「那你們怎麼回來了,其它人呢,霸氣王者呢?」

聽到這些人說,他們又打輸了。

在場的秦國玩家非常的失望。

他們好想把風雲公會,按在地上摩擦啊。

要不然的話,也不會有上百萬的秦國玩家,跟着霸氣王者一起過來。

昨天風雲公會,不只把霸氣王者打出了雲夢城。

關鍵是他們還把秦國的藍田城,屠了一遍。

這對於秦國玩家來說,簡直是恥辱。

大家都想報復回來。

然而,在霸氣王者的帶領下,這一次又沒打過,太讓人失望了。

「對了,怎麼就你們這些人出來了,其它人呢?」

「不知道,我們出來的時候,已經快堅持不住了。」

「靠,那你們還逃跑,沒等霸氣王者一起出來?」

「老大讓我們先走,他們殿後。」

「完了啊,霸氣王者出不來了。」

「走,我們繼續衝進去,把老大救出來。」

「別天真了,現在根本就沖不進去了。」

「那怎麼辦?就這樣讓老大掛在裏面。」

一群秦國玩家,在獸王谷外吵了起來。

有的人想衝進去救人,但更多的秦國玩家,可沒這個想法。

明擺着送死的,誰還去啊。

之前霸氣王者帶着公會的主力,都沒有打過風雲公會。

現在他們再進去,那不就是送死么?

正在他們爭論不休的時候,霸氣王者傳來消息。

「我們已經回藍田復活了,大家都各自回去刷怪吧。這次怪我,太衝動了,沒有準備好。」

「那就這麼放過風雲公會?這事就算了?」

有些秦國玩家不服氣的問道。

「暫時就這麼着吧,以後在天門關地圖,看到楚國玩家就殺,但也不用刻意的去找他們,我們還是以刷怪升級為主。」

霸氣王者當然是很不甘心的,但是他也知道。

暫時他們是拿風雲公會沒辦法的,只能先好好的發育。

多刷怪,把等級升起來。

經過這兩天的大戰,他們有不少人,都掉了兩級了。

大量的秦國玩家,掉到三十級以下。

這要是不儘快把等級升上來的話,他們秦國玩家的實力。

很快就要落後,其它的人國家陣營了。

既然霸氣王者這麼說,其它秦國玩家只得失望的離去。

沒有霸氣公會帶頭,靠着他們這些人,更是不可能奈何得了風雲公會。

相對於秦國玩家的失望和不甘。

正在獸王谷的風雲公會成員,則是一片歡樂。

打架就是爽,打贏了當然就更爽了。

雖然說剛才打架,耽誤了他們不少的刷怪時間。

但是砍倒那麼多的秦國玩家,或多或少的,總會掉落一些物品啊。

雖然說這些秦國玩家身上,掉落的基本上都是垃圾。

可是垃圾物品,也能賣點金幣的嘛。

再說了,他們又一次打贏了霸氣公會。

這可是整個遊戲界,排名第二的公會啊。

能不高興嗎?

這說明了什麼?說明風雲公會很強大啊。

作為一個這麼強大的公會中的一員。

大家當然非常開心了。

「哈哈,霸氣王者這回怕是要氣得吐血了吧,又掛了一次,他現在只有二十九級了。」

風雲一刀非常開心的說道。

今天他是殺爽了,對於風雲一刀來說,他就是喜歡這樣的大混戰。

手拿神器斧頭,邊上有兄弟幫忙輔助。

他只管衝上去砍人。

哪怕沒有大招,用的普通群攻技能,和神器斧頭的濺射效果。

衝到人群中,也是一砍一大片,爽得飛起。 這座流炎王蛇一族的祖地,如今已是徹底廢棄,到處都可以見到被破壞的痕迹。甚至就連海底的幾條火脈,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毀壞,近千裏海域內的海底,都已經被無盡的熔岩覆蓋。

流炎王蛇一族,在撤退的時候,對這裡進行了毀滅性的破壞。

作為妖族眾多王族血脈之一,流炎王蛇的繁衍能力,已經算是很強了,但整個族群的規模,也就不到五十萬。所以,撤退起來也相對容易,這樣也就給了他們更多的時間,來破壞祖地。

寧可全部毀掉,也絕不能留給天玄宗。

這是所有妖族的共識。

因為此地深處的幾條高階火脈,都已經被引爆。若是沒有宗師級別的地脈師出手調理的話,恐怕未來百年之內,這裡都不會恢復平靜。不過,對於天玄宗而言,這倒也不是什麼問題。火脈和靈脈一樣,只要沒有被遷離這一界,就算暫時被破壞了,日後也還能凝聚出來,區別只不過是換了個地方而已。

只是,如今此地的環境,難免顯得有些險惡。恐怕周天境後期以下的修者,都絕難深入其中。當然,對於現在的衛易來說,這肯定不算什麼。尤其是衛易掌有五行乾坤,不管周圍的火脈如何狂暴,都可以被衛易迅速以五行流轉之法,化為己用。從衛易的角度來看,在這裡和在外面,其實沒有任何區別。

深入這片絕地的核心之處后,衛易漸漸發現一些倒塌的殘垣斷壁。在如此恐怖的火脈爆炸之下,還能有一些殘垣斷壁沒有被毀滅乾淨,可見這些建築的材料也十分不凡。想來未來等這裡的火脈漸漸平靜以後,會有不少化靈期乃至周天境的修者前來尋寶。很多看起來已經廢掉的垃圾,帶回去以後,未必不能提煉出一些煉器的好材料了。

在接近這片絕地的核心區域后,衛易釋放出自己的神識,仔細感知周圍的環境。很快,衛易便感知到一處隱蔽的空間波動。

藏得倒是夠隱蔽的。

這處空間波動,極其細微,普通周天境中期以下的修者,絕難發現。

在捕捉到這處空間波動之後,衛易隨意伸手,在虛空中一撕,一個丈余的空間門戶,便出現在他身前。衛易隨即進入其中,順手將在這道空間門戶以禁制封死,以防外面的海水倒灌其中。

進入這座大型洞天之後,衛易瞬間發現,這座洞天,比之前資料上描述的還要更大。整座洞天,已經接近九百里方圓,比衛易的那座魚龍洞天還要更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