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也正因為這樣,在他們離開草原之前,就成功的碰到了一隊北地巡邏的人,而且還是狼騎士。

「是朝天宮聖子!是那個大惡魔!」

北地這邊的人看到周秦的一瞬間,就直接認出來他了,然後就是一頓摩拳擦掌。

眼看著這麼一群人虎視眈眈的看著自己,周秦不僅沒有覺得害怕,反而是笑的更開心了。

這是什麼?!這可全都是功勛啊!

要知道現在的邊城那邊,一個北地人的人頭就能夠換功勛,尤其是現在面前的這一群人,修為幾乎都是在金丹期左右的。

畢竟這種在邊境的位置巡邏的這種活兒,肯定是最累而且最危險的,如果挑選那些能力比較差勁的人的話,他們很可能會直接死在這個地方,甚至是就連報信的機會都不可能有。

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發生,也為了避免耽誤一些比較嚴重的信息傳報,所以北地這邊在邊界巡邏的人,普遍修為都是比較高的。

對面一群人,本來還有一些躍躍欲試,畢竟在這些人看來,他們最起碼也有三四十個人,就算是群毆應該也能打得過面前的這幾個人吧?!

只要能夠拖住一會兒的時間,他們放出消息,附近的這一片巡邏的人都會過來,到時候就算是他們插上翅膀,也不可能逃得掉!

而剛剛在看到周秦他們的一瞬間,就已經有人放了信號了。

不過為什麼現在總感覺有些不太對勁呢?

對面的那隻老虎的眼神好凶……那匹怪模怪樣的馬,看起來也不太對勁。

「上!大白!大花!上了!」

周秦並沒有想要讓身後這幾個女孩子上場幫忙的意思,這麼幾個人,他完全可以一個人就解決了,但是為了防止他們逃跑,所以他還是喊上了,這會兒仍然有怨氣的斑斕猛虎還有麒麟馬大白。

是的,他剛剛已經確定了這匹馬的名字了,就叫大白,別問為什麼一匹青色的馬叫大白,當然是因為跟大花比較般配了。

大白瞪著一雙大眼睛惡狠狠的看了看周秦,最後看在極品元石的份上,還是乖乖的沖了上去。

即使是嘴裡面這會兒還叼著東西,也絲毫沒有影響他的殺傷力,那完全就是一腳一個小朋友。

至於大花,早在周秦發出命令的一瞬間就衝過去了,開始瘋狂的發泄自己心底的憤怒。

就這樣,三十來個人的隊伍,瞬間就被一匹馬,一隻老虎給衝垮了,誰也沒有想到,朝天宮聖子的身邊帶著的是兩隻坐騎一樣的動物,竟然能夠有這麼強大的殺傷力,他們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招架之力。

等到周秦上場的時候,根本就不用費勁兒,完全就是拿繩子開始捆人就行了。

也就是只那麼十分鐘不到的時間,三四十個人的隊伍團滅。

「好了,好了,快走吧!估計等會再過來,可能就是幾百個了,太麻煩了。」

周秦把這些人控制了之後,連忙開始吆喝,讓所有人開始走。

沒辦法,太麻煩的事情,他現在真的不太想做。

他現在最想做的就是趕緊回去,把自己的那兩個任務給做完,把那個箭法給拿到手,順便再整一個武器。

幾個女人完全沒有意見,就這樣,一群人捆完人之後,速度就儘快的開始離開了。

又過去了大概一刻多鐘多分鐘,這一片地方不遠處,突然傳來了滾滾黃沙,幾乎是從四面八方的開始有人往這個方向趕。

比起周秦一開始遇到的幾百個人,現在還多了將近兩倍,這一群人怎麼著看起來都有一千多個了。

雖然虛偽,肯定不可能全部都達到金丹期,但是參插不齊的這個樣子,看起來也是挺有氣勢的。

只不過當一群人看到一片混亂的地面的時候,全部都沉默了。

從同伴發出消息,到他們趕過來的時間,根本就沒有用到半個時辰,什麼樣的力量把一個小隊的人全部都給弄走了?

畢竟這個地方沒有看到血,所以那些人肯定是還活著的……

「啊!中原人!」

隊伍最中間走出來一個男人,如果周秦這樣還在這個地方停留的話,恐怕一眼就能夠認出來,這個就是之前跟他還打了一場的那個卡爾瑪。

只不過現在的卡爾瑪完全可以說是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修為早就已經突破到了化神期,甚至是後背上背的一個更加巨大,更加威勢逼人的大弓。

僅僅是看一眼,就會給人一種目光都被撕裂的感覺,足以想象的到這個大弓到底是有多麼強大。

……

周秦他們就這麼提著一大溜子的人,回到了邊城,走到城門的一瞬間,就被攔下來了。

「不是,你們沒有認出來我是誰嗎?」

看著鮫人皇有些詫異的臉色,周秦面色瞬間就有些黑了。

他剛剛在路上的時候,一路都在給這個鮫人皇做心理建設,告訴她朝天宮有多麼多麼強大,告訴對方自己有多麼多麼厲害,而且還說自己現在身份很高怎麼怎麼樣,完全可以幫她們安排一個合適又舒服的地方。

結果這還沒有進門呢,就直接被人給攔在門口了?

屬實是有些打臉了。

宋紫裕瞬間就笑眯眯的捂住了嘴,更是揉了揉小龍。

莫希瀾倒是離開了,魔天宮雖然現在跟正派算得上是統一戰線了,但是他們這個門派裡面的人還是會被人排斥的,畢竟總覺得什麼正邪不兩立。

周秦挽留也沒用,宋紫裕更是巴不得她趕緊走。

。 按照羽兒的謀划,無論如何去推演…他曹操均可以穩穩的控制住洛陽,把持朝廷?

可…為何羽兒又說會身敗名裂?

為何又會殞命洛陽呢?

一下子,原本喜上眉梢的曹操整個人緊張了起來。

「陸功曹,你不妨詳細說說?為何迎到天子,就會身敗名裂,又為何迎到天子,就會淪為那董賊的下場。」

聽到曹操的發問,陸羽緩緩起身,「唉」的一聲嘆出口氣,繼而朗聲道:

「曹公,如果你只以為迎天子的掣肘是袁紹、袁術、劉表?亦或者是楊奉、董承、韓暹、張楊,那你就大錯特錯了,最大的掣肘是洛陽城啊!」

這話,陸羽說的格外凝重。

似乎生怕曹操不能理解,陸羽又詳細的補充道:

「如今的洛陽,看似風平浪靜,可實際上暗潮洶湧,曹公能打敗楊奉、董承、韓暹、張楊?可…只要還身處洛陽,就會有無數宵小之徒覬覦天子,他們未必想劫走天子,卻一定想要分一杯羹,獲得一些好處,一些爵位,甚至是一些地盤!」

「這還是小的諸侯,若是袁紹呢?他反應是遲緩,卻並不愚蠢,再加上他手下有不少能人,萬一他想通了呢?并州與司隸相連,只要他想,隨時都可以殺來洛陽擄走天子。」

講到這兒,陸羽頓了一下。

「所以,曹公覺得…把朝廷安置在洛陽城妥當么?安全么?而當務之急,一件比迎天子更重要的事兒,其實是…尋找一個更合適的帝都!」

一大番話,陸羽的條理十分清晰,曹操連連點頭。

其實聽到一半兒時,他已經大概能瞭然,羽兒要表達的是,洛陽並不適合做帝都。

那裏…別說是董承、韓暹、張楊之流,便是他曹操也把握不住。

呼。

長長的一口呼氣,曹操的眼眸中閃爍出幾許疑惑。

若是洛陽不能做帝都,那…哪裏能做呢?

而且,這個新的帝都還不能離洛陽太遠,那樣會失去天子的好感,引發朝廷的猜忌!又要兼具攻守…

這…

曹操回憶起了司隸內洛陽附近的城郡。

潁川?這個中華「名」族的發源地,似乎可以,可一條潁河從中穿過,論及地理位置,防護能力差了一截…

那?潁川東側的許縣?

別說…想到許縣,曹操的眼眸豁然睜開了一分。

他有個一個想法,不過,曹操倒是想聽聽陸羽的意思。

「陸功曹既如此講,多半已經選出了這新的帝都之地了吧?」曹操抬眼望向陸羽。

看他這信誓旦旦的語氣,陸羽微微一笑,反問道:「曹公心中不也有主意了么?」

「哈哈…」曹操笑着從桌案上取出兩支筆,遞給陸羽一支,自己則留下一支。「你、我都寫到手上如何?」

「再好不過!」

陸羽轉過身,背對着曹操,在手上寫了兩字,曹操也寫了兩字…

再度轉身,陸羽伸出手握拳。

曹操則是說道:「一起。」

一言蔽,兩人同時伸手…第一個字均是許,而第二個字則有所不同,曹操寫的是縣,而陸羽寫的是都!

許「縣」,許「都」…

曹操頓了一下,旋即爽然的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許都,好一個許都!」曹操一邊笑着,一邊拍了拍陸羽的肩膀。「你比我考慮的要更遠一些…」

果然,這就是格局呀…

曹操只看到了許縣,陸羽卻已經看到了許都,格局上差著呢。

「曹公…」陸羽的聲音接踵而出。「許縣地理位置特殊,位於潁川與陳留的交界,陳留本就是主公的大本營,潁川曹營謀士團的老家,在此設立都城,無論是潁川的人才輸送,還是陳留郡的戰略支援,均大有裨益!」

講到這兒,陸羽的腦海中浮現出後世許昌市的地形圖…

莫名其妙,陸羽竟想到了許昌市的一個名叫「胖東來」的大超市,在大河南享譽盛名,相傳每周二閉店,幾十年如一日,被許昌人民傳為佳話!

咳咳…

想歪了,陸羽收回心神,繼續道:

「除此之外,許縣的地理位置可堪稱完美,西北有嵩山山脈,西部有石人山、白雲山、浮遊山等等山脈相連,南部還有大別山,只有東部是開拓的平原!恰恰許縣的東部便是兗州!」

「而我軍北面有袁紹,東南有袁術,南面是劉表,東面則是呂布與劉備,可以說,許縣周圍的山脈完全隔絕了他們的幻想,攻守之勢均在我手!」

「唯一要注意的是豫州的汝南郡,這裏離許都城很近,可以說是朝發夕至,最好能在迎天子,定都許都的同時,派一支奇兵去攻下汝南郡,絕了這個後患。」

陸羽是一口氣吟出了這麼許多…

曹操也是不假思索的反問。「誰能去攻下汝南郡,絕此後患?」

他的意思其實是,現在西進洛陽在即,實在是騰不出手去攻汝南郡了…

「龍驍營!」

陸羽的話卻是讓曹操有些意外…

淡淡的三個字,可似乎其中承載的能量無比龐大

陸羽的語氣也格外自信。「我龍驍營就可以做到,曹公只管去西進洛陽,汝南城必定大捷!」

霍…好大的口氣呀。

在曹操印象中,汝南的局勢也十分複雜,這裏有不知敵我的「義軍」,也有數量龐大的山賊,聽說此間,還有一個譙沛許氏的族人,名叫許褚,這名字在江淮一線頗為響徹,可謂威震江淮!

聽說,有一次在與賊兵談判后的交換中,賊兵要用糧食換取義兵的牛,可賊兵把牛遷走後,牛又跑了回來,許褚便去陣前,拉着牛的尾巴愣是行走了百餘步。

賊兵大驚,不敢再來取牛,從此,整個淮、汝、陳、梁之地,聽到許褚之名都感到畏懼!

可以說,要取汝南最難的,便是俘獲這義士許褚之心,許褚之心牽連着整個汝南百姓之心,他若是歸附,那汝南郡也就順理成章的歸附了。

呼…

曹操輕呼口氣,試着問道:「陸功曹,這汝南是塊兒難啃的骨頭!你與龍驍營能啃下來么?」

「能!」陸羽露出自信滿滿的笑容。「我願立下軍令狀,兩月之內必破汝南,只是…」

「只是什麼?」曹操接着問。

「只是我想請求曹公,若是攻克汝南,可否將汝南的所有耕地賞給龍驍營!」

「可以!」曹操不假思索,當即回道。

「曹公就不問,我為何要這麼做?」陸羽有點兒疑惑,這還是曹操么?一點兒猜忌都不帶有的么?

他不問,陸羽不是白準備答案了么?

「哈哈,你要做的事兒,對曹營,對我只有好處!我信得過你!」

曹操再度拍了拍陸羽的肩膀,一番話意味深長。「汝南郡就交給你們龍驍營了,哈哈,西進洛陽我會親率大軍,咱們可以比比,是你的龍驍營先攻下汝南郡?還是我曹操先迎奉到天子?」

呃…

比一比?

陸羽的眼珠子一轉,這有的比么?他方才說攻破汝南兩個月,其實…那是保守的說法。

估摸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