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電磁炮也就是短期的,等到星際時代,真正用於星際戰艦的,肯定不是電磁炮,而是粒子炮,粒子炮的威力可就比電磁炮大多了。

甚至粒子炮的性能也比激光炮要遠遠勝出,與激光炮相比,粒子炮的最大特徵是具有壓倒性的強大威力。厲害的粒子炮,更是足以一炮轟碎一顆星球。

當然粒子炮,所需要的能量也是極爲可怕的,也必須是依靠着可控核聚變,而且粒子炮所需要的很多技術,現在都還不具備,也就是說哪怕完成理論上的構建,現實之中也造不出粒子炮!

隨着時代發展,核武器看似還是威力最強的戰略級武器,實際上核武器已經不是最讓人恐懼的武器,因爲你有核武器,但是如果攻擊不到對方,那也是沒有威懾力的。

當然現在秦元清也有些體會到前輩們,會憂心忡忡地擔心,人類會有一日滅亡於自己手中,因爲他發現,人類對於武器的研發是孜孜不倦的,是充滿着慾望,那種動力是非常可怕的。

比如基因武器,比如芯片武器,比如天氣武器……

每一種的殺傷力,實際上比核武器還要大得多,但是人類卻偏偏對此沒有畏懼之心。

如果說內卷,實際上這也是一種內卷!

對此,秦元清也有些頭疼,他都不知道怎麼去解決這樣的困境,讓他像前輩們那樣成爲環保者或者和平主義者,秦元清又覺得這麼做實際上並沒有什麼用。

因爲環保者或者和平主義者,影響力太小了,完全阻擋不了。

有時候秦元清都在想,等華夏不斷壯大,壯大一定程度的時候,那麼地球會進入華夏傳說中構建出來的‘大同世界’,那時候其他國家都會刀槍入庫,馬放南山,將所有的熱武器和軍事裝備都銷燬了,包括數以萬計的核彈頭,因爲那時候包括核彈頭實際上都沒有什麼鳥用了,屬於降維打擊了。

шшш▪TTκan▪c o

到了那個時候,就是真正的地球村,或者會出現科幻小說或者電影所出現的,地球人類聯盟,在太空時代,人類走出地球,身份只剩下一個——地球人類。

11月中旬,秦元清從忙碌之中暫時脫身,他參加了新能源汽車行業峰會。

國內主要汽車行業、各大高校相關領域研究所的學術帶頭人、以及對這個領域感興趣的資本方,紛紛雲集了新京!

汽車產業,是東北三省的一大支柱性產業,而在傳統汽車基本上已被淘汰,新能源汽車成爲汽車產業的主流,一汽的大本營,新京成爲世界鼎鼎有名的汽車聖城,就如同以前的底特律一樣。

此次的新能源汽車峰會,也是在新京舉行。

秦元清來到峰會現場,作爲特邀嘉賓出席這次峰會。

鋰空氣電池,讓汽車正式從傳統燃油,轉向了電驅動,也就是新能源汽車。

而這其中,受益最大的就屬華夏的車企,在這一波汽車行業重新洗牌下,高句麗曾經的汽車支柱現代、雙龍、起亞、大宇等汽車品牌,先後出現鉅額虧損,業績下滑,競爭力急劇下降之後,已經只能留在高句麗,等着高句麗人民消費,難以出口了。

曾經響徹世界的日系汽車,不復江山在手了,豐田、日野、三菱汽車等也就只剩下豐田還在苟延殘喘,但是也基本上退縮本島市場。

唯一還能喝點湯的就是德系車了,這還是因爲它們獲得了一部分鋰空氣電池的配額。

此次可控核聚變突破後,新能源汽車也是受益匪淺,可以預見,用不了多久,新能源汽車將會最終全面淘汰燃油汽車。

畢竟到那時候,真正的不缺電了。

“科技的發展正在快速地改變着我們的生活和社會,隨着互聯網、物聯網、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能、量子計算機等快速發展,智慧城市的發展也是日新月異。而可控核聚變爲我們帶來了廉價、清潔的能源,與鋰空氣電池屬於雙劍合璧,也讓我們關於未來這張藍圖中的一切,有了實現的可能。”

秦元清聽着開場白致辭,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智慧城市!

在十年前,實際上已經有一些人提出智慧城市這個概念了,比如京城、魔都、羊城、鵬城、臨安等城市,都在十年前開始摸索着智慧城市,讓社會向‘智能化、智慧化’方向發展,而十年摸索,有成功的經驗,也有失敗的經驗。

看來如今上面層次設計,在經過歸納成功經驗,去蕪存菁,要開始將成功的經驗推廣全國了,加速社會的轉變與發展。

不過想想也正常,十年摸索,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了,這些在華夏板塊中如同璀璨的明珠的城市,他們並不是全部,他們的發展實際帶有很多的探索、實驗,獲得寶貴財富,自然要去擴大。

哪怕成爲世界第一大經濟體,世界最大的消費市場,實際上華夏內部也存在着各種各樣的問題,如何進一步的改革,促進社會的變革與轉變,也是各個學者、精英人士一直思索着的,是高校研究的一大課題。

而智慧城市,正是如今新型城市的熱點,實驗已經表明了,智慧城市可以提高城市管理水平和效率,可以更好的利用共同資源,有效的減少浪費。

想想也是覺得不可思議,2010年,國際商業機器公司(IBM)正式提出了“智慧的城市”遠景,結果IBM還停留在PPT上面,還沒在北美或者歐洲取得成效,可是華夏卻已經率先一步完成幾個一線城市的智慧城市建設,開始要從一線城市向全國推廣。

而在後面峰會上,秦元清作爲特邀嘉賓,發表關於未來新能源汽車發展的預測,秦元清提出了,未來的新能源汽車不在於提高速度,不在於提高航程方面,因爲在這方面,目前的新能源汽車已經可以了,在華夏的高速公路,也不會讓你速度超速的,而航程,在最小新能源汽車航程也達到了2000公里,最高的甚至達到10000公里,航程完全足夠了。

未來新能源汽車的發展方向,在於空中,成爲空中飛車!

秦元清一說完,整個會場寂靜無聲,大家眼中都是不可思議,不知道秦元清是瘋了,還是他們瘋了。

空中飛車,這不是隻存在科幻小說或者科幻電影中的嗎?

未完待續,先看看其他書: 第一千零九章不讓兒子重蹈覆轍

一聽到「毀滅」二字,陸行的臉色明顯一變。

他連忙走到了墨錦城的面前,壓低了嗓音:「三少,慎言。」

陸行跟了墨錦城這麼多年,自然對於本家那四大長老的行事作風很是了解。

三少可是他們四位一手培養出來的。

他們對三少的秉性還有作風都了如指掌。

而且,這麼多年來,不管是在本家,還是在墨氏。

不管是在墨氏集團的總部,還是下面的分支,亦或是國外的分部,全部都有他們的眼線。

那些盤根錯節,造就了這兩百年來,長老們堅不可摧的地位和權利。

他們平時基本是不會插手三少的行為,可一旦有威脅出現,他們心狠手辣起來,絕對是致命級別的。

墨錦城嘴角溢出一抹冷笑。

那修長且骨節分明的指尖有節奏在桌面上輕輕敲擊著:

「他們一手將我捧到今日這個地步,一定認為他們對我了如指掌。但是他們卻忘了一點,在這個過程中,我也將他們所有的弱點都牢記於心。」

說著,墨錦城緩緩抬頭,看到陸行那一臉驚駭的表情之後,淡淡然道:

「他們不多管閑事,那我們就井水不犯河水。要是他們的手太長,那就由我來親手推翻這座壓在墨家頭頂上兩百年的大山。」

陸行臉色鐵青,心驚肉跳。

要知道,這兩百年來,也不是沒有墨家的人想逃脫長老們的控制。

可下場呢?

除了家破人亡,再無其他。

兩百年的盤根錯節,不是說剷除就可以剷除的。

「三少,四大長老的勢力實在是太強大了,您……若是沒有完全的把握,萬不能輕舉妄動。」陸行好言相勸。

墨錦城眸色沉沉,「若是像過去二十七年那樣,我孑然一身,被控制被折磨也就罷了。但是你別忘了,我還有倆個孩子。我發誓,絕對不會讓他們再重蹈我的覆轍。」

「……」陸行看到墨錦城那篤定決絕的態度,心頭一驚。

該死的。

他怎麼會把這麼重要的事情給忘了呢?

這兩百多年來,四大長老為了能夠控制墨家,處處安插眼線已經是基本操作了。

最可怕的是,他們的手中擁有一種很詭異的病毒。

這種病毒至今為止,無人能解。

而且,每繁殖一代,病毒DNA都會進化的更加狡猾複雜。

每當墨氏集團確定下一任繼承人的時候,新的繼承人不光要繼承墨氏的所有財產,還有這份詭異的病毒。

墨錦城身上的怪病,就是因此而來。

陸行事到如今才反應過來,三少剛才會為什麼竟然會起了要顛覆那幾位長老的念頭。

那是因為他要保護他的後代,他要保護顧小熙和顧小諾。

他自己可以忍受這種怪病的折磨,也慶幸有顧兮兮的存在,能夠緩解他的痛苦。

可顧小熙呢?

若是他也得了這個怪病,在這個世界上,沒有第二個顧兮兮的存在,他又該怎麼辦?

陸行正色,「三少,只要您一句話,陸行就算是赴湯蹈火,也在所不辭。」

墨錦城點點頭,正準備讓陸行出去。

這個時候,總統套房的門被再度敲響。

「進。」

汪正推門走了進來。

他面色怪異,「三少。」

「怎麼了?」

「三少,我們的人剛剛去檢查酒店周邊的環境,竟然讓我們發現了一個人。你猜是誰!」

陸行一臉無語:「這個時候還賣什麼關子,你覺得三少有這個閒情逸緻猜這些無聊的東西嗎?」

直到這個時候,汪正才發現客廳裡面的氣氛不太對勁。

他尷尬的清了清嗓子,連忙說道:「我們的人剛剛巡查的時候,發現了秦仲馳。」

秦仲馳?

聽到這個名字,墨錦城的眸光瞬間一凝。

陸行看了他一眼,連忙追問,「你確定就是那個秦仲馳嗎?」

「當然,我雖然不是過目不忘,但是我對那個秦仲馳印象深刻,絕對錯不了。」

汪正說著,還從身後摸出了一份米蘭日報。

「還有這個,三少,您看看,這裡有一份尋人啟事。雖然說是尋人啟事,可上面卻只有一套首飾的照片,這套首飾不正是小顧醫生的嗎?」

墨錦城倏地站了起來,一把抓過報紙。

果不其然。

照片上那一套項鏈和戒指,就是顧兮兮母親留給她的遺物。

陸行興奮的看向墨錦城,「三少,這個世界上不可能有這麼巧合的事情。看樣子這一趟我們沒有白跑,小顧醫生極有可能真的在米蘭!」

汪正也點頭,「秦仲馳上次擄走小顧醫生,陰謀沒有得逞,肯定不會善罷甘休。他這次一定是得到了什麼風聲,所以才找到了這裡。」

汪正他們都能夠想通的事情,墨錦城自然也可以想明白。

他那修長的指尖不自覺的攥緊。

若不是因為兩個孩子還在身邊,只怕他早就抑制不住滿腔的思念,立刻衝出去尋找顧兮兮的下落了。

「你們聯絡上米蘭所有的兄弟,放下手頭一切失誤,務必要儘快找到厲司景和顧兮兮的下落。」

墨錦城一聲令下,汪正和陸行立刻應聲,「是!」

很快,偌大的套房裡面,就只剩下他一個人了。

他陰沉著一張俊臉,踱步到了寬大的落地窗邊上。

輕輕一按,電動窗帘緩慢打開。

映入眼帘的,是米蘭繁華的夜景。

他低低的呢喃著:「顧兮兮,我們很快就能夠見面了。」

***

米蘭郊外某處神秘莊園。

夜幕深沉,顧兮兮累了一天,洗漱完畢之後,就早早的爬上了床。

「兮兮,你好好休息。我會把埃索留在這裡,你有任何問題都可以找他,嗯?」

厲司景坐在床頭,輕輕替她掖好了被角。

顧兮兮點點頭,「嗯。」

厲司景站了起來,「爸爸的事情,我一定會調查清楚。你現在什麼也不要想,好好養病就行了。」

顧兮兮雖然很心急,可是她現在身體還沒有恢復,干著急也沒有什麼用。

只能耐心的等待了,「好,哥哥,你自己小心。」

「知道了。」

可顧兮兮並不知道的是,一個禮拜之後,她沒有等來厲司景,反而等來了一個讓她震驚無比的消息。

文學網 雪白的雙臂,垂下肩頭剛好遮擋在胸前的暗紅色長發,精緻的鎖骨,還有修長豐滿的身材。

路明非整個人呆坐在溫泉里,情不自禁抬手捏住了鼻子,生怕自己的鼻血噴濺而出。

雖然女孩的暗紅色長發擋住了重要部位,但這溫泉水,可是幾乎透明的啊!甚至有那麼一瞬間,他以為自己看到了諾諾。

可師姐根本就沒來日本,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