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正是秘境開啟的日子! 濃郁的魔氣鋪天蓋地,瞬間禁錮那人的雙腳。

魔氣探出頭,朝着他的口鼻耳鑽進去。

「啊!」

那人慘叫一聲,怨氣消散,走火入魔,爆體而亡。

蒼雲天面無表情,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身後人。

她會不會覺得他太狠辣了?

「大黑,想不到你這麼厲害!」顧雲墨真誠誇讚道。

他隱隱得意。

以前都是她護着他,現在輪到他護着她。這感覺很不錯。

南宮守擠在兩人中間,狠狠瞪了蒼雲天一眼,看向顧雲墨時,快速變臉,寵溺討好道:「看到了沒?你爸爸我是不是很厲害,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顧雲墨木著臉:「不驚喜,不意外!」

現代生活中,南宮守當玄術師那會兒,帶着她捉鬼殺鬼的經歷還少嗎?

她早已麻木。

「師父……」陸卿弱聲提醒,「快去看看宇文護都他們……」

顧雲墨過去查看,實則內心根本就不擔心。

有天級防護罩在,區區惡鬼破壞不了。

事實如此,待看到大壯,她臉色大變,當即入了防護罩。

「閨女,怎麼回事?這傻大個兒不是人嗎?怎麼變透明了?」南宮守疑惑不已。

顧雲墨按上大壯的肩膀,動用神識,去探查。

奈何,根本看不見他的筋脈,入目的是黑山炎火,宛如地獄一般的場景。忽而,憑空誕生一個惡鬼,齜牙咧嘴,青面獠牙,勉強可以辨出這是大壯的容貌。

她猛地縮手,一巴掌扇了下去。

「大壯!」

「住手!」莫語慌忙飄出養魂玉,「不要驚動他。」

顧雲墨忽地頓住,詢問她:「說,將你知道的都說出來。」

莫語緊抿嘴唇。

「大壯是我的徒弟!」顧雲墨冷聲道:「你再磨磨唧唧的,我就燒了你。」

莫語深深看了一眼大壯。

原來,她們在等待的主人真的誕生了,原來預言是真的。可現在的主人實力微末,根本不是那個人的對手。若是有機會成長,還好。

若是沒有成長的時間……

她深吸一口氣,選擇坦白。

「他是魂宗命定的主子,弒天。」

顧雲墨冷笑一聲,「你又是誰?」

「魂宗宗主的善意。」

「善意?」顧雲墨氣笑了。「善意,還會去屠殺下界生靈?」

「我都是被逼的。落魄殿是我唯一能夠躲避的地方,若是我不按照全真所說去做,必定會被發現,我活不下去。」

顧雲墨只關注一點,「那你為何之前不說?嗯?」

她一拳重重打在莫語身上。

南宮守有點心疼自家閨女,摻和道:「她可能也才知道。」

誰知莫語搖了搖頭。

南宮守:……

一拳打了下去,豬隊友啊!

「我之前有所懷疑,不然你們以為我為什麼願意安分待在養魂玉里?」她譏笑一聲,「不過現在我肯定了。」

她激動地看着大壯,眼神恭敬。

「預言中,弒天主人終將回歸。帶他回歸時,萬魂臣服。」

顧雲墨疑惑地看了一眼南宮守。

南宮守疑惑地撓撓頭:「閨女,我不知道啊。」

莫語嘲諷一笑,「你還沒有死透。」

「什麼意思?」父女兩齊齊問出。

莫語:「詳細情況我不知道,但是我唯一能確定的是你沒有死透。或許有人保住了你的一絲魂魄和身體。」

她看向南宮守,「你之所以成為鬼王,也是那保護你的人的原因。難道你就不好奇,你明明沒有多大怨氣,為何怨氣超天嗎?」

南宮守一愣。

他曾疑惑過,卻不深究。

以前在下界,沒有機會。現在,他還沒注意到這一點。

腦海中,出現白衣少女的音容笑貌。

這世間,若問誰願意傾盡一生,保護他,唯有小甜心。

喜憂參半,竟不知該何去何從。

莫語看回顧雲墨:「你最好將大壯送回魂宗。若是按照一般的修鍊模式,這輩子,他只會成為普通人。只有魂宗的噬魂井才能真正地激勵出他的潛能。」

顧雲墨陷入沉思。

莫語並不着急。

「咳咳咳」,輕咳聲傳來,大壯緩緩張開眸子,聲音微弱:「師父……」

「醒了?」她早有猜測。

身體出現變化,不可能還能安靜坐在那裏,一動不動。

他拉開嘴角,想要拉扯出輕鬆的笑容,卻笑得比哭還難看。

「早就醒了,只不過不敢面對師父你。」他有點愧疚。

莫語所說的話,他都聽到了。弒天,噬魂井,聽上去惡意滿滿。他不希望自己和罪惡掛鈎……

「傻子!」她一掌拍在傻大個兒肩上,「黑貓白貓,抓住老鼠的就是好貓。好人堆里就沒有壞人了?壞人堆里就沒有好人了?守好本心,即便你在淤泥中,也是皓潔蓮花。」

大壯心下一顫。

「你現在已經達到化神了吧?」

大壯點點頭。

他本是幾人中資質最平庸,實力最差的,本應最後一個達到化神,今日卻因魂宗的怨氣和死氣,快速突破,實在超出眾人意外。

「好了。現在你告訴我,你的選擇,去還是留?」

去魂宗,還是留在瓊樓玉宇。

大壯並未糾結,當即答道:「魂宗。」

顧雲墨點點頭,心卻是酸的很。

「統子,我要被拋棄了。」

「宿主,問問原因。這傻大個兒沒那麼壞。」

她笑着問:「為什麼?」

傻大個兒撓了撓後腦勺,害羞說:「我現在是化神,師父也是化神,在這上界,我們都是底層存在,我就是想快點成長,到時候給師父你撐腰。」

顧雲墨心下更酸。

「統子啊,連這傻大個兒都開始嫌棄我的修為了。」

「宿主,沒關係,你原地長個修為,讓他見識見識一番什麼叫做一步登天。」

顧雲墨覺得可行。

坐在地上,閉上眼,打坐,輕鬆吸收靈氣。

嗯?怎麼回事?靈氣涌動的速度怎麼這麼差?

她打開所有經脈,強制吸收靈氣。

「統子,我不能坐火箭晉陞了。」

天書:……

好衰!

眾人被顧雲墨這說來就來的修鍊攪得一頭霧水,正準備離去。

她頹喪地睜開眼,慷慨激昂道:「你去吧。」

大壯憨憨地笑:「師父,我以為你不會答應呢。」

她慈愛地說:「你瞎想什麼?為師怎麼會不答應呢?只要為了你好,哪怕要為師傾家蕩產,那也在所不辭。你記住了,有便宜不佔,烏龜王八蛋!」

大壯不停點點頭。

師父說的對。

末了,顧雲墨幽幽地問:「有一點,你給我好好記着。就算以後你成為弒天了,你也是我的徒弟,不可背叛我。」

大壯當即豎起三指,對天發誓。

。 ……

西疆,國界碑附近。

不下二百多人,身穿吉利服,隱藏在一座山頭附近。

他別看他們人少,但都是西疆邊防總部的特戰中精英。

他們,代表著本國的國威,是西疆不對的一把尖刀,無堅不摧,百戰不殆。

每一位,都是接受特種作戰專業培訓,擁有集體、個人作戰雙向全能,每個人的身份都是保密的,而且在部隊中都是連以上的職位。

他們有一個很響亮名字,也是天竺國最忌憚而又看不見的最大威脅,代號『孤狼』。

孤狼特戰大隊,在西疆威名遠播。

這是一支聽的到,卻一直見所未見的力量。

神秘。

隊伍人數不多,但具有超強的毀滅性實力。

就是他們,在暗中一直默默守護著西疆一方疆土。據傳聞,孤狼大隊曾經以百人力量,滅掉天竺一個師。

正是那時起,孤狼這個名字將成為天竺國的噩夢,導致天竺國聞風喪膽,對孤狼大隊一忌憚就是十多年沒敢踏入本國疆土。

在這漆黑,黑暗潮濕的叢林中,兩百多特戰隊員,各自嚴陣以待。

寂靜,沒有一丁點的動靜。

如孤狼一般,奈得了寂寞,出手如餓狼一般,直中敵人的心臟。

他們沒個人都是孤狼,但一群孤狼在一起,就算一頭大象也要殞命當場。

這群人,為首者的是一位看似年紀不大,到是這孤狼大隊最恐怖的一個人。

他代號『狼王』,孤狼特戰大隊隊長,也是西疆鎮守將領,二級指揮官,名為『李天龍』。

沒錯。

他就是三軍總司,李庭雲的長子『李天龍』。

李天龍,十歲跟隨父親南征北戰,十六歲帶兵打仗,十八歲成為首例本國最年輕的特戰大隊指揮官。

二十歲,擔任鎮守西疆將領一職,如今38歲,已經是天竺國聞風喪膽的狼首。

「狼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