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葉鳶尋和凌源並不知道,他們剛剛走出煉器堂的大門,一道白色仙影便幽靈般出現在了第五層的門內。

「什麼風把您給吹來了?」華珍上仙頭也不回的說道:「莫不是你懷疑我會貪圖你的那些材料不成?」

「華珍上仙切莫說笑,我來,是特意給你帶了我新釀的赤梅酒。」

華珍惱人的揮了揮手:「拿走拿走,誰要你假惺惺的送這些凡俗之物?」

那人颯然一笑:「那我……走?」

「走走走……趕緊消失。」

「等等,回來!你走就走,把酒也帶走幹什麼?」

仙影腳步一頓,把手裏的酒罈子放下,笑嘻嘻道:「那仙器的事,就麻煩華珍上仙多用心了!」

華珍將團扇砸了過去:「滾!」

仙影倏忽一閃,消失而去。

凌源與葉鳶尋告別了風韜,走在回程的路上,凌源滿臉笑容的恭喜道:「恭喜葉鳶尋師妹了,再過不久就能得到一件舉世無雙的仙器!天吶,華珍上仙替你打造……」

「師兄我還真有些羨慕你!」

「多謝凌源師兄。」葉鳶尋其實也沒預想到自己居然能與仙器結緣,起初,她只不過是打算煉製一柄靈器而已。

「凌源師兄可有仙器?」葉鳶尋不由得詢問起來,她打算將一些材料送給凌源,畢竟後者對她的照顧同樣不少。

「早些年,承蒙上仙關愛賜下一件仙器。」凌源顯然有些得意與感激,畢竟擁有仙器的弟子是極為少數的。

二人有說有笑的朝着住所走去,而就在此刻,一道緊張焦急的身影來到二人的面前。

「你可是叫作葉鳶尋?」來者直接詢問道。

「沒錯是我,你是?」葉鳶尋皺眉,自己並未見過此人。

「不好了葉鳶尋師姐,花琳琅,花琳琅她……她中毒了,情況很不好!我們知道你是她最好的朋友,特意過來告訴你。」

「什麼?怎麼可能!」

一瞬間,葉鳶尋臉色大變,腿腳發軟,一顆心狠狠揪了起來。 第三百六十八章你就叫李四就好

被稱為船長的中年人這一刻幾乎忘了張揚在說他們的語言,急忙對旁邊的手下激動的喊著。

「你問問他,他說的話是不是真的?」

「船長,他說的你都聽明白了,咱們的話他也能明白,我想以他的身份是絕對不會說謊的。」

「哦,我的天,哦,我尊敬的先生,你確定不要反悔對吧?我們以什麼樣的比試開始呢?你確定讓一個小孩子攻擊我們八個人嗎?」

船長此時激動了,如果張揚說的是真的,那麼那麼多的茶葉那麼多的瓷器,那麼多的白銀他就再也不用出海了,他可以回英國享福了,甚至可以去西班牙定居。

唐鳶兒好奇的看着張揚。

「大人,你在和他們說什麼?」

唐鳶兒可是知道的張揚因為身體的緣故之前連京城都沒有出過,要不然英國公也不會把他自己留在家裏,去雲貴不帶上他。

而看張揚的樣子似乎能夠和這些人交流?張揚明明連蒙語和女真語都不會說,而且張揚更是大字不識一個啊。

張揚有些尷尬,一時間被這老外給搞的有些激動,竟然忘了自己的身份了。

「那個……反正你只要知道我們能夠交流就行了,問那麼多幹什麼?」

常勝好奇的看着張揚。

「大人,那你和他們在說什麼?我看他們似乎很高興的樣子。」

「我說讓他們和你比試,如果他們能夠打贏你,我就給他們一萬件瓷器,一萬斤茶葉,十萬兩白銀。」

看到張揚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常勝很是感動,這是對自己的信任啊。

「大人,你放心這些人我讓他們幾個呼吸間就全部趴下。」

張揚讚許的點了點頭。

「好,不錯,不過記得別把人打死了,我還指望能從他們身上發現什麼好東西呢。」

大集市裏人很多,聽說這邊要決鬥,眾人紛紛讓開圍成一個圈子。

幾個老外表現的很是輕鬆,雖然那個手下把常勝的話翻譯給了自己的船長,可是船長仍然不覺得常勝能夠戰勝他們其中的任何一個,那就更別提他們八個人了。

當然為了那麼多的瓷器茶葉和白銀,船長也為了保證萬無一失,決定八個人一起上。

「這幾個紅毛人要和這個孩子打?」

「好像是的,我聽到的是這樣。」

「這不是欺負人嗎?」

「先看看再說吧,如果真的打起來,到時候再幫忙不遲。」

「你們呀……就是瞎操心,你們知道那個孩子伺候的人是誰嗎?」

「誰啊?」

「沒見過啊。」

「那位就是曾經出關給咱們各個部落定立了大明和平貿易聯盟書的張將軍。」

「張將軍?那位就是張將軍?果然器宇不凡。」

「那是當然,張將軍可是我們女真各部的大恩人,如今咱們能和中原買東西還不是多虧了張將軍的這個大集市嗎?」

「我聽說張將軍身邊有兩大高手,一個孩子叫做常勝,乃是大明第一勇士,有個美麗的女子,叫做唐鳶兒,那他們兩個。」

「應該沒錯了,鳶兒姑娘我們見過,去過我們部落,至於常勝倒是和傳言中一般無二。」

眾人紛紛談論著,這邊常勝和八個老外已經面對面站好。

隨着張揚舉起的手落下,雙方同時出手。

為了茶葉,為了瓷器,為了白銀八個紅毛漢子絲毫不留手,只想着把常勝打倒拉倒。

可是雙方衝到一起的時候幾個紅毛漢子才明白為什麼張揚說那麼高的價格。

常勝身形敏捷,沖入八人中間如同靈活的豹子,但是它那小小的拳頭每一次出擊卻猶如一記記重鎚。

八個人四拳三腳就全部都躺在了地上,哎呦哎呦的叫個不疼,只覺得被常勝打到的地方骨頭都斷了。

「嘿嘿,滋味兒如何?」

張揚痛快的哈哈大笑。

幾個老外,臉若死灰,一時間竟然不敢言語。

常勝的實力他們是見識到了,可是他們的貨物可不少,就這樣白白給了張揚,那他們這幾年不白忙活了?那可是在大海上拿命換來的東西啊。

「好了,別哭喪著臉了,我張揚也不是不給人留後路的人,交個朋友嘛,起來吧。」

張揚的話讓幾個紅毛漢子長長鬆了口氣,掙扎著從地上站了起來。

「尊敬的先生,您是我見過最有紳士風度,最有騎士精神的先生,在這裏我們對您報以崇高的敬意。」

張揚擺了擺手。

「不用和我說那些沒用的,走吧,咱們去看看你們都有什麼好東西。」

「是的先生。」

經過了解,張揚知道這個所謂的船長叫做漢斯,如今英國還沒有崛起,海上的霸主是西班牙,而這位漢斯說白了就是一個想發財的,偷偷跑船去美洲發財的一個『有志青年』罷了。

而漢斯出海的那一套也非常符合英國的當時的國情,只要你敢出海就能拉到投資。

而漢斯憑藉自己一張嘴不但拉到了投資,還拉到了一幫冒險者。

「不錯嘛,還能找個會說漢話的?」

張揚也不由誇讚,西方的崛起有這麼一幫不要命的貪婪的傢伙,怎麼可能不發展迅猛,看來自己的步調還要邁的更大一些才行。

漢斯很得意的笑了。

「他叫傑克,他還有個你們的名字,傑克李。」

張揚忍不住笑了,扭頭看向傑克李。

「還是我給你起一個吧,以後你就叫李四就好,什麼傑克李,我們的姓是在前面的,對了你怎麼會說漢話的?」

傑克李面露神往。

「天朝地大物博,有絲綢,有茶葉,還有精美的瓷器,是我一直都嚮往的地方,當年我祖父有幸來過大明,跟隨馬大人在大明生活了八年,由於思念家鄉菜辭別回家,而他一直教導我們,有一天大明的語言將會遍佈世界各地,提前學好會讓我有更好的前途,我父親沒有學,他出海了,我留下來陪祖父,是他教的我。」

張揚好歹也算是聽明白了。

「你祖父倒是有先見之明,你不會就是因為這個被漢斯騙上賊船的吧?」 第650章挖防火溝

這邊神殿眾人賣力的挖防火溝,花琉璃則守在那裡做個總指揮,司徒錦用通訊鏡每天聯絡那些家族與門派!

就在他們夫妻二人各自忙碌的時候,不少人傳來求助消息,他們的家族或門派受到了邪修的攻擊,而這些門派與家族,其中有四個是花琉璃打算培養的家族。

邪修這麼做是想砍了神殿的左膀右臂不成?

好在現在防火溝已經完成,神殿開啟守護大陣,花琉璃與司徒錦二人帶著修為靠前的殿眾前去支援,為防止邪修採用調虎離山之計,花琉璃臨走前把正在修鍊的小蘿蔔頭們全收進空間。

跟自己從邪修手中就回來的三百多個孩子放一起!

那些孩子本來是想帶去神殿培養的,不過現在這種情況,她覺得這些孩子待在空間里更安全。等消滅了邪修,在培養他們也不遲。

在花琉璃與司徒錦前往救援的途中,紅衣教有十五名邪修正與君無邪商討著!

邪修:「只要你們紅衣教肯投誠,我們定不會虧待教主你的,美人兒,靈石,一樣少不了。」

「我聽聞紅衣教前些日子早了賊,丟了不少東西!想來那些正派人士也光明不到哪兒去,不如加入我們。」

君無邪坐在主位上,看著侃侃而談的邪修管事,手中把玩著一顆晶瑩剔透的骷髏,眾人都以為這是他把玩的玩物,只有少數人知道,這是他的本命武器。

專吸人魂魄!

「你們邪修說的好聽,想讓我投誠,那就得拿出足夠的誠意來,一千萬塊下品靈石,我就投誠。」

「君無邪,你別給臉不要臉。多少人想入我們萬魔宗而不得,你卻要我們出一千萬靈石,就不怕把肚皮撐破?」

君無邪邪魅的看了對方一眼,手中的骷髏突然丟向空中,骷髏被丟出的一瞬間,無限放大,將十五個邪修罩在裡面,笑道:「想讓本作投誠卻一點兒誠意也沒,你們的行為讓本作很生氣。」

「君無邪的,你可知殺了我們的後果。」

「這個得殺了你們才知道。」

說完修長的雙手,不斷掐著法訣,看著在座的十五個人一臉痛苦,笑道:「我君無邪與你們萬魔宗早已勢不兩立!」

萬魔宗只是邪修的一個教派,而邪修是這些邪派之人的統稱!

而掌管所有邪修的局勢曲老魔!

「你,會後悔的……」

「本座早就後悔了,後悔當年沒將你們這群雜碎趕盡殺絕,如今留著你們禍害人間!」

說完,對著自己的本命法器打出一道印記,骷髏逐漸被侵染成血色!而這些邪修,一個個全都化作骷髏消失不見。

「萬魔宗這小小宗門也敢在本座跟前耀武揚威,不知所謂。你們可有打探到神殿今日來可有所行動!」

一名紅衣人從屋頂跳下,恭敬的貴在地上道:「回主子話,神殿殿主目前帶領神殿眾人前去支援平陽派。」

「本座也去湊湊熱鬧,你們挑些人馬,隨本座一同前往!」

……

花琉璃與司徒錦坐在飛舟上聽到一聲瘋狂大笑,皺眉道:「是君無邪。」

那風騷的男人,不知又來打什麼鬼主意!

「小娘子,別來無恙啊!」

花琉璃:「滾!」

司徒錦抽劍,警告般看著君無邪道:「再敢亂說,本殿一定要你好看。」

「那就試試!」

見二人劍拔弩張,花琉璃牽起司徒錦的手道:「你何須跟個瘋子計較。」

「小璃兒,你竟然說本座是瘋子,你救了本座,本座無以為報,只能以身相許……」

花琉璃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以身相許?好啊!本仙女身邊還缺個侍女,不如你切了給本仙女當丫鬟如何?」

君無邪:「……」

「小璃兒,你變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