卻見繁星帝國的戰艦朝龍淵星的戰艦發動了攻擊。

什麼!

繁星帝國不是來幫助龍淵星的,而是來剿滅龍淵星的。

這個結果,誰也沒有想到。 季柚話音一落,楚嬌嬌、岳棲光、岳棲元、沈長青、盛清顏5個人,誰都顧不上矜持了,一個個急着給青釉大師打錢。

季柚道:「300萬一個,少一個信用點都不行!」

這話一出,楚嬌嬌等人,全都深吸了一口氣,有點不可置信地瞪着季柚。

季柚:「嗯?」

楚嬌嬌望着季柚,欲言又止。

沈長青看着她,面上也是閃過一絲難以形容的表情。

岳棲元、岳棲光兄弟,都盯着季柚,沒吭聲。

季柚:「???」

難道——

嫌貴?

一般情況下,低級魂器的市價是100-150萬信用點之間,比如林楓製作的,就是一次性消耗的低級魂器。價值是100萬信用點,即便如此,每次林楓把魂器掛出來賣,也是銷售一空。

季柚呢?

季柚製作的魂器,雖然是低級的,但它的陣法圖結構很穩定,已經不屬於一次性消耗品,可以使用的期限至少都有半年至一年,更穩定的,甚至能使用3年以上。

而——

這幾個『青竹』為主題的魂器,已經達到了低級巔峰,它的陣法圖結構非常牢固,季柚篤定使用年限可以達到5年之久。

300萬?

很貴嗎?

自己已經血虧了好不?

咳咳……

面對着幾雙詭異的眼神,季柚板著個臉,保持着面上的嚴肅,就要開口據理力爭,忽然——

盛清顏猛一跺腳,張著嘴,氣鼓鼓瞪着季柚,罵道:「死窮鬼哦,說哦!你對大師做了什麼哦?」

季柚:「???」

季柚一臉懵,緊接着,楚嬌嬌、岳棲元、岳棲光、沈長青齊齊瞪着季柚,大聲指責道:「我們不准你傷害大師!」

季柚:「哈???」

這五個人,還是一覺控訴地瞪着季柚,季柚實在無語,抬手揉揉眉心道:「來,來個人,我需要一個說人話的,來解釋一下。」

五個人互相看了一眼,都想開口之時,沈長青抬腳,一躍而出,他身量頎長,站姿筆挺,面容清雋,看着季柚時,語氣溫潤:「這種時候,還是我來說吧。」

沈長青一跨出來,立馬引得其他人紛紛沖他翻白眼:啥?

這老實人,哪裏老實人?

他爭着跑出來說人話,也就是證明其他人不是人了?

壞啊!

蔫壞!

沈長青臉微紅,但還是決意無視其他人的控訴,他望着季柚,語氣十分嚴肅道:「季柚同學,300萬信用點,購買品質如此好的魂器,對大師來說是非常虧的,我們認為你這樣做有損於大師的利益,所以,我出500萬。」

季柚:「……」

季柚抖着手,還來不及震驚,盛清顏就道:「人家出550萬哦……」

說了這句話,盛清顏沖着季柚飛了個嫌棄的眼神,撇嘴道:「50萬是給死窮鬼的打賞哦~」

季柚:「!!!」

楚嬌嬌沖着季柚嘿嘿一笑,說:「我出500萬+6666個信用點,6666給季柚同學保養臉部皮膚的哦。」

「……」季柚嫌棄道:「我的臉這麼廉價?才用6666個信用點護膚品?」

楚嬌嬌撓撓頭,嘿嘿笑:「那倒沒有。我心中季柚同學的臉是無價之寶,我用6666就是因為6666聽起來特別好聽呀。」

季柚哼哼道:「說白了,你就是摳。」

旁邊,岳棲元、岳棲光商量一下后,岳棲元對季柚道:「我們兩個每人出500萬,另外,一起給你5萬的辛苦費。」

咳咳……

家裏卡著零花錢,兄弟倆都窮,這些錢,是他們辛苦攢的,所以沒辦法給季柚太多辛苦費。這5萬,就意思意思,以後有機會,再償還4444號的人情。

這一個個巨額數字,季柚聽着,已經處變不驚了,她看着眾人,道:「這是你們心甘情願被宰的啊,我就不客氣了。」

岳棲光暼她:「誰要你客氣了?我們心甘情願被大師宰。」

盛清顏捂著嘴角,說:「沒錯哦,死窮鬼我們就是要被大師宰哦!能被宰我們特別開心哦,我們特別快樂哦……」

季柚:「……」

季柚嘴角抽搐著,忍不住嘀咕道:「你們被大師宰的這麼開心,怎麼就不樂意被我宰?」

岳棲元幽幽道:「如果你是大師,我們也願意。」

季柚大聲道:「有朝一日,我一定會成為大師。」

岳棲光道:「那就等有朝一日之後再說吧。」

楚嬌嬌、沈長青、盛清顏雖然美開口,但眼裏的意思顯然也是這樣。

季柚揚起臉,驕傲道:「你們就等著瞧吧。」

然後,不再管這些,季柚抬起頭,沖着幾人道:「打錢吧,我會跟大師說你們的心意的,會告訴她以後不要忘記狠狠宰你們一頓的。」

大家紛紛給青釉大師的店鋪打錢。

錢一到賬,提前儲存在光速快遞量子空間的5個魂器『青竹』,根據沈長青、楚嬌嬌幾個人設置好的收件地址,已經啟動了自動發貨的程序。

光速快遞是8大星系的政體一起聯合開發的,專用於星系之間的小件運輸的快遞網絡。聯盟6大星系,加上銀河帝國所在的第8星系,藍光合眾國等幾大國家所在的第7星系,所有人類居住的星球,都被光速快遞的網絡覆蓋住了,大家互相之間發送貨物非常便捷,也非常快速,第8星系的件,發到第1星系,最遲7天就能收到。

而本星系間的貨,幾個小時,就能收到。

為了避免暴露身份,季柚特意讓自己的魂器延遲了幾個小時發貨。

安排了塑料隊友的魂器,季柚馬上結束了與楚嬌嬌等人的通話。

接着。

季柚伸手,將捕夢網重新拿在手裏,仔細的觀察了片刻,同時,也在腦海里回憶製作捕夢網的感覺。

然而,這種感覺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任季柚努力的去回憶,去探尋,還是找不到了。季柚皺起眉:

看來,製作時的靈感果然是無法複製的啊。

季柚沉下心,仔細研究著自己使用的菱形陣法圖。

這個圖,是季柚無意間從鐵片身上看到的,然後記下了。

鐵片身上有無數的,數不清的紋路,每一個紋路,都是一種陣法圖!

鐵片,完全是一個寶庫。

咳咳……

雖然經常不太靠譜,但還是個合格的金手指呀。 副本:天諭遊戲世界的主要劇情線,副本之中隱藏着大量的主線,支線任務,通過後顆獲得豐厚的獎勵,當最主要的任務被通關后,整個副本將會被解鎖,成為刷怪,刷材料的地方;於是,開荒團便誕生了。

腐爛的村莊是1-15級中,名氣比較大的一個副本;副本中主要產出材料為有毒的孢子,松茸菌,長桿菌,金針菌等等真菌類草藥;這些草藥的主要用途為煉金材料,可用來製作回復藥劑。

這些副本以前都是天瀾大陸上的地區,那隻毀滅大陸的驚天巨手從天而降引起的空間分裂,將這些地區捲入了空間風暴之中;風暴平息后,這些地區成為了依附大陸,並且與大陸相連的獨立存在,這就是誕生的副本。

腐爛的村莊的入口是一位冒險家從npc那邊花費高價購買而來的,隨後其以高價將其出售給了那些需要刷副本的人,腐爛的村莊也因此而聞名……

「王耀,進入腐爛村莊后,主要輸出全都靠你了,按照規定,爆出的裝備全部歸你所有,而我們有優先購買權!」林若曦重複了一下楊子悅和她說過的話。

「這個是公司規定,我沒辦法更改!」王耀尷尬的笑了笑。

「我知道,我們還是先按規矩辦,等轉職之後在組隊刷副本也不遲。」

腐爛的村莊的入口位於臨海郡護城河的中河口處,曾經的這裏是一個內河港口,主要負責海上貿易的往來,後來,整個村莊都不見了,港口也就隨之消失了……

王耀三人一狼走到了護城河的中河口,林若曦確定了一下坐標后,從背包里拿出了腐爛的村莊的入場券——空間跳躍捲軸。

由於副本是獨立的空間,所以必須要有入場券才能進入,入場券則是在官府購買的。

每一被發現的副本,官府都會對其進行相應的登記,會以最快的速度派遣人員設置傳送裝置,同時也會在副本內開設簡單的商店,如武器維修,藥劑售賣等,來幫助冒險家們進行副本開荒。

王耀等人剛剛進入腐爛的村莊,便被一群熱情的人圍了上來。

「勇士,我們在裏面發現了一隻巨大的孢子,你要加入我們獵殺的隊伍么?」

「美女,後山的河裏有水蓮,你們有興趣去采一朵么?加入我們的隊伍吧,價格便宜!」

「美女美女,需要團隊為你保駕護航么?1000金幣帶你們耍一圈腐爛的村莊!」

……

被吵得不耐煩的王耀一把抓住了一位大漢的衣領,將這位一百多斤的男人推了一個趔趄。

後者騰騰騰的向後退了十多步后,一屁股噸坐在了地上。

「天花板戰力!」

「他是天花板戰力!」

這句話如同炸彈一般,瞬間在人群中爆炸開來。

還沒說一句話的王耀成為了周圍的焦點。

霎時,一位身穿紅色旗袍的高跟美女走了過來;

看見王耀這個天花板戰力后,張玥懸著的心似乎有了一點點的安全感,為了開荒腐爛的村莊,她帶着工作室的八個人來到了這裏;劇情任務已經走了三分之一,當她們按照劇情的提示走到下一個任務地點時,卻遇到了boss。

經過一番奮戰後,工作室內唯一的天花板戰力以陣亡的代價,護送她殺了出來。

但是劇情已經走了那麼久了,她十分的不甘心,最主要的是,她的工作室算是徹底的倒了;這一波已經讓她血本無歸。

「二位美女,我有一個正在進行中的任務,不知二位是否感興趣?」

張玥直接與林若曦和林若彤進行了了對話,眼光毒辣的她怎麼看不出來王耀是為她們保駕護航的。

「任務我們自己會接的,你的任務我們不感興趣。」林若曦直接拒絕了張玥。

「就是,我們自己會接任務,才不要接你的去做。」林若彤吐了吐舌頭。

張玥笑道:「你們現在去接,也只能接一個支線任務,我的任務是主線,他很有可能就是開荒副本的關鍵任務,你們確定不接么?」

姐妹二人對視了一眼后看向了王耀,他們也要確定王耀是怎麼想的,畢竟他才是隊伍的主要輸出。

王耀下意識的搖了搖頭:「對不起美女,你的任務我們不參與,我們只想做一下支線任務,主線任務不適合我們!」

王耀帶着姐妹二人走出了眾人的圍堵,進入了村莊唯一的一條主街道內;主街之上依舊是人來人往,熙熙攘攘的冒險家們為了各種材料而奔波,在這裏,一棵孢子都能賣出三枚金幣。

街道兩旁破舊的房屋內偶爾會有npc探出頭,打量一下外面,看看有沒有人來接任務。

這些人的身上多多少少都會有一些主線,或者是支線任務;大多數都是為她們尋找孢子什麼的,任務無聊,經驗又少,久而久之就沒有人願意去做了,這些npc的任務也就爛在了手裏。

現在的他們,連孢子都沒有人願意給他們送了,因為一棵孢子可以賣三枚金幣,在他們那裏,只能獲得一點點的經驗值。

「王耀,我們為什麼不做他們的主線任務呢?」

林若彤終於忍不住了,一旁的林若曦也點了點頭,主線任務與支線任務是不一樣的,主線任務經驗值高,任務獎勵大。

王耀帶着二女來到了路邊的一個角落,笑道:「你會好心將主線任務拱手讓給一個不認識的人么?」

「不會!」

「這不就得了么?」王耀笑道:「她的主線任務肯定是有貓膩,或者是遇到了強大的怪物,需要炮灰去為她開路;那邊那麼多帶團的,為什麼沒有人願意去賺主線的獎勵?」

「這麼一說,這其中好像是有那麼一點道理!」

王耀笑道:「我以前打地下城的體驗服時,遇到了一個十分難刷的副本,叫做暗黑雷鳴廢墟,想要通關這個副本需要製作避雷針,而當時的赫頓瑪爾只有凱麗能做,但是凱麗性格怪異,任你怎麼費勁頭腦都不行。」

「後來啊,我的一個朋友給我出了一招,他說你去刷刷好感度,沒事兒去送點小禮物,在她那邊強化一個小裝備啥的,一件低級白裝也花不了幾個錢。」

王耀故意賣了一個關子,伸出右手食指,嘴角卡著得意的笑,緩緩的問道:「你們猜,後來怎麼樣了?」

「怎麼樣了?快說快說!」

王耀清了清嗓子,小聲道:「後來我按照他說的去做,磨了整整一個半月,凱麗終於給我做了避雷針,那根避雷針效果強的,連boss的大招都劈不到我頭上,網上發佈的那個開荒雷鳴廢墟的視頻就是我發的,獲得了十三億+的點擊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