噠噠噠!

噠噠噠!

萬蹄踏空,聲震九天。

神兵天降,飛縱黑翼龍馬而來。

看到這一幕。

龍問天眸子一縮,震撼不已,「唐氏一族的神龍騎士?」

唐氏一族,騎兵無敵。

所有騎兵等級森嚴,由低到高分別是,黑龍騎士,神龍騎士,屠龍騎士和終極唐兵。

傳聞。

每一名終極唐兵,就是一名神帝強者。

終極唐兵即便是在那片星域中,也是最神秘,最強大之一。

在龍問天眼中,唐氏一族能夠派出神龍騎士前來,已經足以擊敗楚帝。

看來這一次唐凌天是鐵定心,要一舉將楚帝斬殺。

唐凌天察覺到龍問天的震撼,輕笑一聲,「龍老放心,斬殺楚帝之後,你我兩族之間的盟約依舊生效。」

龍問天笑了笑,「那敢情好。」

說著。

他回身看向龍氏一族,沉聲下令道:「不惜一切代價,取楚帝項上人頭。」

唐氏一族的神龍騎士都出來了,龍氏一族既然與其聯盟,當然要拿出一點誠意來。

否則,戰後會留人詬病,到時候利益劃分,龍氏一族會失去主動權。

這一點上,龍問天心知肚明。

江流城內。

安青鸞看著城外神龍騎士到來,臉頰上泛起一抹凝重,心下不禁暗想,楚帝能不能擋住唐氏一族?

這一次,唐氏一族可是動真格了。

除了安青鸞之外,其他人亦是憂心忡忡。

只有岳飛一人,雲淡風輕,看著城外黑龍騎士,沒有絲毫的畏懼。

反之,戰意高昂,躍躍欲試的樣子。

「諸位不用擔心,吾皇布下的劍陣,他們不可能攻破,就算是能夠擊碎,也至少需要五日時間。」

岳飛沉聲說著,突然,嘴角掀起,露出一抹神秘的笑意。

殺!

殺!

攻入江流城,斬殺楚帝!

城外。

震天巨聲傳開,響徹九天十地。

一道道身影疾沖而至,神龍騎士竟在城外布下一座兵陣,與劍陣隔空對峙。

殺殺。

殺喊聲傳開,神龍騎士從兵陣內沖了出來,一道黑色精芒將他們包裹,宛若九天隕石一般。

瘋狂轟擊在劍陣之上。

轟。

轟。 「半帝試煉!」

「是半帝級別的雷帝試煉!」

「是不是說,闖過這雷海,半帝便可以晉級至高神!」

「這不太可能吧,那也太變態了。」

眾人,頓時開始議論紛紛。

「闖過這一層,可不能直接晉級至高神!」楚秦淡然一笑道。

聽到這話,眾人,皆是將目光投向了楚秦。

「楚秦,你怎麼知道的?」小舞她們齊聲問道。

「那裡寫著呢!」楚秦指著旁邊的一塊石碑道,「過雷海,入暗淵,為帝王!」

「這是什麼意思?」小舞,有些疑惑道。

「意思就是說,第八層是雷海,第九層是暗淵!過了兩層,半帝即可晉級至高神!」楚秦還未開口,一名盤古家族的長老,狂喜大喊道。

此話一出,萬眾嘩然!

也就是,只要過兩層,就可以直接由半帝,晉級至高神!

這頓時燃起了所有半帝強者心中的熱血,他們很多人,終生無法晉級至高神,無法成為真正的帝王!

如今,找到了機會,他們焉能不狂喜!

有人,甚至想立刻沖入雷海之中!

「你們別高興太早。」楚秦的話語,讓眾人從瘋狂之中清醒過來,「這兩層,恐怕沒有那麼容易。你們要量力而行。聖來如天,你們兩個在這裡看著,別讓人白白丟了性命!其他至高神以上,跟我去前面探探路!」

再怎麼說,這些都是自己的屬下,楚秦不能讓他們白白送命!

「是,太上長老!」眾人,齊齊應道。

語罷,楚秦帶著眾人,繼續朝著第八層和第九層前進。

正如碑文之上所說,第八層為雷海,第九層為暗淵。

但是,這雷海和暗淵的強度,超乎了楚秦的預料。

如果說,雷海達到了最強半帝級別的試煉,那暗淵就是至高神級別的試煉水平。

而且,在歷練之中,是無法讓他人幫助,也無法使用至高神器的。

因此,在暗淵之中,跟隨楚秦一起前進的幾名一劫至高神長老,都差點丟到了性命,最終不得已退回了第八層!

這更加讓他們意識到,暗淵是不能夠輕易過的。

至高神都是如此,那半帝強者更是難上加難。

想想也是,這種違背天道規律的存在,哪是那麼容易,就能過去!

半帝想一步登上至高神,別以為誰都是楚秦!

當然,小舞她們全部順利通過了。

畢竟,她們每個人,身懷各種各樣的至高神術,尤其是雷帝聖體,對於這種一劫至高神的試煉,她們可謂是不費吹灰之力!

而來到了第十層的,除了楚秦和小舞她們,皆是一些大家族,身懷獨門至高神術的一劫至高神,以及所有二劫至高神了。

「要一劫至高神巔峰的水平,才能夠過這第九層,看來,想要一步登帝,難啊!」眾人,紛紛感嘆道。

「沒關係。」曦娥說道,「以前的不死天塔前七層,也是難於登天,但是,這麼多年的摸索,發現了每一層最適合的神技,修鍊這種魂技,也就變得容易起來了,不是嗎!」

意思很明確,比如雷海,對於修鍊雷屬性功法的至高神,特別容易過去。

那麼暗淵,只要修鍊一定暗屬性功法,便也可增加破陣幾率!

「對對對,女帝所言極是!」眾人,皆是點頭,同時說道,「吾等定當悉心研究,破陣之術!」

「第八層可用雷帝聖體,第九層便用九陽耀日吧!九陽耀日乃是光屬性,對於暗屬性有克制效果,會更好!」楚秦說道。

「啊,楚秦,什麼意思?」曦娥為之一驚道。

「意思很簡單,我傳你們雷帝聖體和九陽耀日給你們。」楚秦微微一笑,看向了雷天帝,「雷天帝,你覺如何!」

「既然我為中古世家長老,為了中古世家的強大,自然是義不容辭!」雷天帝振振有詞道。

「好,那就這麼定了。」楚秦微微一笑道。

這兩門至高神術,都已經快被楚秦淘汰了,自然可以教出去,而雷天帝,既然也同意了,那自然再好不過。

更何況,中古世家是自己的勢力,自然越強越好!

楚秦還想著,要教雷天帝,什麼至高神術,來彌補一下雷天帝。

「多謝楚秦長老賜法!」眾長老,齊齊興奮說道。

「那接下來的兩層是什麼?闖過去,是不是可以晉級二劫至高神了!」寧榮榮振奮道。

眾人聞言,皆是看向了石碑,「過屍山,趟血海,方為天帝!」

「屍山!」

「血海!」

「是邪屬性和血屬性!」眾人,立刻分析了出來。

「我願意將地藏帝法貢獻出來,對屍山血海應該有效果!」地藏大帝立刻說道。

「我的真獄帝法,也可貢獻出來,專克邪惡屬性!」獄羅大帝接著道,

「我的金剛附魔,可以貢獻出來!」

「我的血魔弒天……」

「巨神之力……」

在楚秦的引導之下,眾長老,家族族長,紛紛將各自獨門功法,貢獻而出!

這倒是給了楚秦意想不到的收穫,沒想到,他的帶頭,起到了拋磚引玉的效果。

至高神術珍貴無比,這些長老,族長,都藏著掖著,如今拿來共享,楚秦和眾女,自然也可以參悟!

如此一來,無論是楚秦還是眾女,實力必將上一個台階。

聽到這話,曦娥也變得興奮無比,「這才是真正的中古世家!吾之生命帝法,也可貢獻而出!」

「那我,再貢獻一門四象帝決吧!」楚秦接著道。

畢竟,九陽耀日和雷帝聖體都是雷天帝的,楚秦不拿出自己的,怪不好意思的!

只可惜,九魂渡命和斗轉星移,都是系統賜予,楚秦拿不出來。

不死魔體,更不是一般人能夠修鍊的,拿出來也沒用。

屍山血海,顧名思義,有著許多的屍魂和血魂的歷練。

過了這兩層,即可達到二劫至高神。

但是,暗淵已經是巔峰一劫至高神的歷練,屍山血海,自然是二劫至高神和巔峰二劫至高神的歷練。

小舞她們,過了第十層,被全部擋在了第十一層。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畢竟不可以使用神器,所有人進入的是一片獨立空間,不能由他人幫助。

楚秦也無奈。

不過,楚秦知道,只要小舞她們修鍊了合適的至高神術,過第十一層,是遲早的事!

楚秦帶著曦娥,雷天帝他們穿過第十二層「光界。」 穀苗兒:「那我給你三文錢,就當這個籃子的錢了。」

少女聞言連忙擺手:「不用的,不用的,這個不值什麼錢,而且已經用了很久了。」

穀苗兒:「拿著吧,要不然,這籃子里的野菜當做添頭給我,這樣也省得我再挖。」

雖然挖野菜也不花什麼功夫,不過穀苗兒也沒打算浪費太多的時間,已經到了山腳下了,不進山視乎有些可惜。

少女聞言沉思了一會,最終點了頭:「那好吧,我再給你挖一些野菜吧,我手腳快,很快就好,您稍等我一下便行。」

穀苗兒聞言也不再拒絕,手裡拿著籃子,站在山腳下看向山林。

穀苗兒視力極好的發現山上居然有野羊,正站在陡峭的山壁上吃草,也因為如此才顯得十分的顯眼。

羊肉啊,好像不錯呢,如今雖然已經開春,但是乍暖還寒,吃羊肉鍋子不錯,可惜才過了冬的羊還瘦,不然烤全羊的滋味也不錯。

突然的,穀苗兒的眼驟然眯了一下,山林里茂密的枝葉遮擋住了視線,饒是穀苗兒視力極佳卻也沒能看清楚,但是耳朵卻已經聽到了聲音。

「快跑啊!野豬群下山了!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