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摩西走進巡邏任務中註明的最後一條街道,一邊恨鐵不成鋼地覺著人不能、也不應該墮落到這種程度,多少需要外力限制一下,免得到時候過於混亂;一邊又覺得這可能是13區在朝特色地區發展的過程中,一個必不可少的環節。

他要是想看到這裡越來越好,就不應該隨意插手,做任何干擾它發展的動作。

兩種想法交織在一起,搞得提摩西頗為糾結。

長嘆了一口氣,他把複雜的思緒壓在心底,抬起頭,開始尋找接班的巡邏隊伍,結果這一動作,剛好跟路燈上那隻渡渡鳥,對上了眼。

它嘴角還殘留著一點麵包渣,顯然剛剛得到了投喂。

一下子讓提摩西想起了契約里那條「寄靈蘑菇的食物,將由騎士團提供,並需按照一天三餐的進食時間,進行投喂」。

還記得當時初看到的時候,他震驚到連談判都忘了,一直到契約簽完了都沒反應過來。

只能感嘆迪恩這手薅羊毛的能力,真的是……無孔不入。

又打量了寄靈蘑菇兩眼之後,提摩西走到剛剛完成投喂工作的一隊巡邏的騎士前,跟他們交接了一下巡邏任務后,拿走了幾人遞來的登記表。

裡面對於昨天所有購買了魔寵的顧客,都進行了基本信息的登記,原版在露西手中,這一份,則是備份。

主要是為了防止有人購買了攻擊型魔寵后,利用魔寵來危害13區的安全。

雖然現在的魔寵可能還做不到,但是在見過doremi、詭影娃娃等等成長性極高的魔寵以後,提摩西就學會不對這種神奇的生物品頭論足了。

它們根本不能代入正常的認識,用世俗的眼光看待它們,吃虧的遲早是自己。

拿著登記表,提摩西粗略一翻,大概便估計出來了選育屋昨天的營業額,他眼皮一跳,用低頭的動作,掩蓋了自己的失態。

他倒不是震驚於這個銷售額,畢竟是在13區生活了這麼多年的人,對13區的了解遠超迪恩,自然也知道這裡的整體經濟條件雖然不如其他區域,但小有家底的人也不少。

至少買一隻F級魔寵,甚至D級魔寵,是不在話下的。

提摩西真正感到震驚的,是這份名單中出現的某些名字。

書閱屋 掛了電話之後,沈初沉默了許久,半晌,她才看向身旁的傅言開口:「陪我去一趟醫院好嗎?」

她一直都以為自己跟薄暮年講的已經夠清楚了,她也並不覺得薄暮年是那種死纏爛打的人。

然而現實卻讓沈初有些無語。

大好的周末,因為周子樂連續兩通電話,把沈初的心情全破壞了。

傅言在她腰上的手微微動了動,用力將人又勾了回去,「真的要我陪你去啊?」

沈初偏頭看向他,輕笑了一聲:「難道你放心你女朋友一個人去見她的前夫嗎?」

傅言似乎認真地想了想,片刻,他挑了挑眉:「還真是不放心。」

沈初拍了拍他落在自己身上的手,示意他鬆手:「我去換衣服。」

傅言鬆了手,坐在沙發上意味深長地看著她。

「難不成你想我這樣去醫院?」

她醒過來隨便套了一件毛衣,這麼穿是沒有問題,就是她剛這麼走出去,明天她也得去一趟醫院。

傅言也起身,快步跟在她身後,抱著她飛快地在她的臉頰上親了一下:「我也去換。」

沈初沒化妝,換了衣服選了一管日常的口紅抹上就和傅言去醫院了。

兩人到醫院的時候,已經十點多了,陽光好了起來,但風依然是凌冽的。

今天周六,醫院裡面的人不少。

不過薄二少是有錢人,住院都是在VIP房的,從電梯出來之後,比起樓下,這一層的走廊就安靜很多,只有護士推著小推車來回的聲音。

沈初和傅言兩人沒走到病房門口就看到薄暮年的秘書林朝陽了,看到沈初,林朝陽臉色明顯一喜:「沈小姐!」

傅言挑了挑眉:「林秘書是看不到我嗎?」

聽到傅言的聲音,林朝陽視線往他的身上偏了偏,顯然,看到傅言,林朝陽臉上的笑容都僵了僵。

沈初沒有跟林朝陽寒暄的想法,只點了點頭:「薄暮年在裡面?」

「是的,薄總剛醒過來沒多久,周少在裡面陪著他,他不願意吃東西也不願意做檢查,沈小姐您幫忙勸勸他。」

林朝陽說著,看了傅言一眼,抿著唇欲言又止。

沈初往病房裡面看了一眼,坐在病床上的薄暮年正閉著眼睛,周子樂在他旁邊坐著,隱隱約約能聽到周子樂在勸薄暮年先去做個檢查。

可床上的薄暮年不為所動,彷彿什麼都聽不到一樣。

嘖,也是厲害。

沈初收了視線,剛想和傅言進去,一旁的糾結的林朝陽突然開口:「傅少!」

沈初停了下來,回頭看向林朝陽。

傅言也回過頭,似笑非笑地看著林朝陽:「林秘書還有什麼想說的?」

兩道視線看過來,林朝陽被壓得差點不好意思開口。

可他往病房裡面看了一眼,還是硬著頭皮說了:「傅少,要不您還是先別進去吧?薄總他看到您,情緒可能會不穩定。」

「說得也是,要是氣出個好歹,這筆賬就得算到我的頭上了。」

傅言剛說完,沈初就感覺到牽著自己的手鬆開了。

沈初皺著眉,下意識就將傅言的手重新牽緊:「如果傅言不能進去,那我也不進去了。」

她又不是真的來探視薄暮年的,還用得著管他心情好不好嗎?

。隨着時間離零點越來越近,坐在作戰室里的人也越來越緊張。

大促即將打響,可是出現問題的那幾個商家至今還未聯繫到負責人,也沒具體得出個章程。

「栩嘉,他們市場部還沒得到反饋么?」

作戰室的大屏上可展現出實時數據,這倒比在自己電腦上還要專門輸入數據一個個查看方便得多。盯着

《擼貓送個鏟屎官》第163章解決(3) 冒個泡,跟大家簡單聊幾句。

本月共完成142448個字,接近日更五千的水平,其中還用請假條休息了兩天,總體來說更新雖然一般,但還算滿意。

這個月其實我一直在看書,而且還看了好幾本,基本上都是廢寢忘食看到凌晨兩點的那種。

本月更新略顯拉胯的原因,或許也是因為如此。

譬如說,我看完了《民國諜影》、《重生之大英雄》、《重生之出人頭地》、《晚明》這幾本,這都是從頭到尾看下來的,一口氣看完一本書的感覺,真得很爽。

其中印象最深的,應該是《晚明》,看了這本書,再看其他明末的歷史小說,真的有種索然無味的感覺。

還有《重生之出人頭地》,也是如此,看了這本,再看其他港穿小說,也有同樣的感覺。

最近還看完了一部韓劇,也是熬夜看的,雖然略有瑕疵,但也堪稱精彩,尤其是裡面一位女角色的死,真是令人忍不住扼腕嘆息,但又想要接著看下去……那種感覺,讓我稍微聯想到了繪梨衣這個角色。

雖然不知道是否有人看過,但同樣令我印象這麼深刻的,還是《偽裝者》里的於曼麗,還有《秘密森林》里的永恩秀,嗯,還有最近很火的《魷魚遊戲》里的姜曉……

繪梨衣其實也是同樣的角色類型,作為這類女主角,首先當然要漂亮,其次身世和背景要比較『慘』,命途多舛,而且要和男主角有一段糾結的感情。

總之,說起來都是淚啊。

另外,也是最近一個月,我才更加深刻的認識到一部長篇小說應該如何寫作,也有了很多關於寫作上的感悟。

其實,因為有著全勤的壓力,所以我狀態一般的時候,也要硬著頭皮按照大綱寫下去,難免會有本來應該加快節奏寫完的劇情一直拖了好幾天這樣的情形出現。

好消息是,這個月之後全勤就領完了,沒有全勤的壓力,按照現在的訂閱數,應該也掙不到什麼錢,所以……

不是要鴿,而是要調整作息,調整寫作的狀態。

我打算從明天開始早起,縮短午睡時間,調整作息和生活節奏,也認真準備下後面的一場考試。

目前本人還處於待業狀態,不能上班摸魚的感覺總歸是有點不靠譜,所以……趁早考完之後,考上了就去上學,考不上就找個班上,然後繼續摸魚碼字,反正幻想和寫作已經成為我人生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是絕對不會放棄的。

而且我也需要足夠的生活閱歷,才能讓自己的作品更加豐富。

就這麼在家啃老,總覺得不太合適,寫作的狀態也不好。

一個作者,總該是有所追求的,目前我對自己的目標,就是至少要寫出一部像……那樣的作品,雖然現在看上去還有很遠距離,但我至少在不斷積累經驗,從其他作品中吸收營養,不停地學習,所以我相信遲早有一天我能實現自己的目標。

換句話說,下面兩個月的更新頻率不確定,我盡量早起寫一點,中午寫一點,晚上寫一點,上午和下午的時間用來認真複習。

嗯,要說的就是這麼多。

這本小說到目前為止還是在按照大綱穩步推進,但在過程中我有了不少新想法,十一月我爭取能結束第一部的劇情,加快一些寫作節奏試試看。

加油!

爭取不拉跨!

哦對了,如果親愛的讀者朋友們有推薦票或者月票什麼的,心情好的時候也可以投一投,你們的投票我都能看到~

謝謝大家! 第二天一大早,陳飛揚就按照徐添月給的地址,趕到了華興公司容城分部,在教室里為培訓做準備。

現在已經是六月初,大四的學生們還有幾天就要正式畢業。

畢業論文也通過了,答辯也完成了,基本上沒有別的事情可做。

因此,這次來上課的人全都齊了,相比前幾次培訓,人員都更多一些。

教室很快就坐滿了,剩下的人只能站著,但是這間教室的空間實在有限,站的人多了,遠遠看去就是烏漆一片,什麼都看不見。

陳建國昨天實在是累得夠嗆,今天起床就稍稍晚了一點,發現連教室都擠不進去了。

徐添月正好守在門口維持秩序,一看到陳建國,就不由得皺眉:「怎麼來得這麼晚,看來你對學習一點都不上心啊,是不是覺得自己一直都是社會人,不需要聽今天的課?」

「沒有沒有,我現在也算是公司的新人,我是很想好好聽課,多學一點東西的。」陳建國慌忙解釋了一番,然後犯著難:「現在擠不進教室,怎麼辦啊?」

徐添月吩咐道:「你就在外面聽。」

「啊,那豈不是鑿壁偷光?」陳建國文化水平低,其實也不清楚鑿壁偷光的典故,就是聽說了這麼一個詞,就直接用上了。

徐添月有些無語,感覺自己在對牛彈琴。

「現在教室里擠不下,你就站在外面,反正教室的門沒有關,一樣能聽得清楚。」徐添月說道:「裡面這麼多人,我也懶得進去,也在外面聽。對了,去給我搬張椅子來。」

好吧,課還沒有上,又當上苦力了。

陳建國去給徐添月搬了張椅子過來,徐添月就坐在了教室門外,讓陳建國站在她旁邊認真聽課。

陳建國心裡嘀咕,徐添月之所以坐在外面,是不是為了監督自己?

其實這倒是他多慮了,實在是裡面的人太多,壓抑地人透不過氣,徐添月也懶得往裡面擠。

由於人很多,陳飛揚講課的時候就用了麥克風。

「各位同學,大家應該都認識我,我就不必再做自我介紹,浪費大家的時間了……」陳飛揚的聲音通過音箱傳了出來。

陳建國覺得這個聲音有一點耳熟,不過也沒往心裡去。

畢竟聲音通過麥克風,跟原聲相比,都會有變化。

他一手拿著筆記本,一手拿著筆,認認真真準備做筆記。

「在學校和在單位,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大家進入社會後,要經歷一個角色的轉變,其中最重要的是心態。

在學校的時候,很多同學是等著老師來教,但是到了社會上,沒人會主動教你,要學會自己積極主動學東西,持續保持進步才不會被淘汰。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要轉變跟人相處的思維和模式。

學校里的人際關係相對簡單,你身邊的都是熟人,溝通起來並不怎麼費力,我稱之為舒適圈。

但即便是這樣,很多同學的朋友圈也很有限,基本上就是同班的同學,或者同學的同學,並沒有多少人跳出舒適圈,積極地去結識陌生人。

還有一點,由於在學校里,大家並沒有多少利益關係,所以交往都很隨性,對於自己不喜歡的人,可以老死不相往來。

但是到了社會上,這套思維就得變一變。

在這個社會,人情佔了很大的比重,雖然說出來似乎有點不好聽,但這是現實。想要混得好,人際關係很重要。

當然,我們不提倡鑽營,但正常範圍內的待人接物,為人處世是必須及格的,要不然你就會發現,幹得好不如說得好,說得好不如在領導面前的印象好。

同學們,你們不能把希望寄托在領導個人的思想境界上,何況你不主動跟人打交道,不在領導面前刷臉,領導哪裡知道你幹得好不好,有沒有才華?

他不任人唯親,難道還專挑對自己愛答不理的人來提拔嗎,到時候他使喚不動,豈不是自己給自己找事干?

很多人就是不信這個邪,結果吃了很多悶頭虧,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陳建國聽著聽著,突然心生感觸:這個老師說得好有道理,彷彿就是以我為原型。

我要是早二十年聽到他的講課就好了,現在就不至於混到這個田地。

「可能有些同學會認為我是在空口說白話,下面我就舉一個身邊的例子。

我的父親,在國企幹了二十多年,是一名技術尖子,一直任勞任怨,有什麼活都是搶著干。但是他幹了二十多年,一直都原地踏步,當年帶的徒弟都升任領導了,他還是一名普通工人。

大家都知道,現在的大部分國企,都舉步維艱,不斷地在裁員。

就在三個月前,我父親下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