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初晨的要求很明確,只要他們敢來,就別讓他們回去,就這麼簡單。

這對白澤來說,不是什麼艱巨的任務。

當然,人工島上,如果還能部署滅神炮,白澤的壓力就會更小。

只可惜,建造核裂變反應堆,所需的材料,太難收集,蘇小蠻現在,也很難再造出一座核裂變反應堆。

不過,獄神國只要能和拜迪王國,達成深度的合作關係,能夠拿下拜迪王國開發礦資源的資格。

那麼,獄神國現在面臨的,所有資源材料緊缺的情況,都會迎刃而解。

白澤正忙着的時候,耳邊就響起鍾靈兒的聲音:「白澤,無人機矩陣已經進入有效攻擊範圍,我要動手了嗎?」

「嗯,動手吧!」

白澤點頭並應答了一聲,又認真叮囑道,「靈兒,記住,不要優柔寡斷,一定要心狠手辣。因為,獄神大人要的是趕盡殺絕的結果。」

「嗯嗯!」

鍾靈兒點動俏頭,她猶豫了一下,又說道,「白澤,我可以求你一件事嗎?」

「什麼事?」白澤扭頭看着鍾靈兒。

「白澤,我之前就跟你說過,我爸媽都是被伊合家族的人逼死的,我要報仇。」

「白澤,我們完成任務之後,我能不能借用獄神殿的無人機,把伊合家族的大殿炸平?」

「不行,靈兒,你的這個要求,我不能答應。」白澤幾乎沒有猶豫就搖頭拒絕了鍾靈兒。

伊合家族只是熊京的一個家族,等於是熊京的平民百姓。

如果是以前,獄神殿只是獄神殿,鍾靈兒想做這件事,白澤倒是可以給予支持。

但現在的獄神殿,隸屬於獄神國。

獄神殿如果派出大量無人機,轟炸伊合家族,這對於獄神國的聲譽會有很大影響。

獄神國也會因此而受到國際社會的譴責。

正因為這樣,白澤幾乎沒有考慮,就直接拒絕了鍾靈兒的請求。 甚至就連半步偽仙境界的修鍊者,輕輕一劈,這短刀就會應聲碎裂一地。

這麼弱的刀具,就算有修為加持,多半也成不了氣候。

只是當他們斬碎短刀的時候,變故陡生!

斷裂碎裂,然而其中卻迸發出一陣白煙!

白煙輕攏,霎時彌散開來,覆蓋了七人所在的一大片靈木!

這時候一眾散修尚未反應過來那是何物。

然而就在這時,又是好幾柄飛刀破空而至!

在這樣迷離的環境下,散修們也無暇多想。

散修大哥立刻暴吼道:「小心!又有飛刀來了!」

然後一眾散修嚴陣以待,再一次劈碎了襲來的好幾柄飛刀。

過程行雲流水,看不出絲毫威脅。

「咳咳,大哥,這是啥啊,他不會以為放點煙霧就能擋住我們吧?」

「不知道,他的小手段看起來挺多的,我們還是先儘快追上他吧。」

「唔……大哥,你剛才說什麼,我怎麼沒聽清?」

「唉,你們在哪呢,我眼前怎麼一片黑啊,我怎麼什麼都看不到了?」

「小周,你剛才說什麼,你再說大聲點?」

「好奇怪啊,我的腿腳好像有點不聽使喚,有點走不動路了!」

一眾散修驚慌失措,這才察覺到了異常。

失魂散的發病速度比較慢,可一旦讓人發病,那意味着它的毒素已經深入天靈,很難再驅逐出去了。

畢竟這種毒素是針對修鍊者的大腦,也就是針對的神識,或者所謂的泥丸宮。

一般醫道都有說,病情入心尚且有就,但病情入腦,那就是真的病入膏肓了。

就是開顱療毒,也不見得能夠治好。

散修們原本可以避免這樣,他們在最初吸入失魂散的時候,只要立刻衝出煙霧籠罩的範圍,就能夠勉強活命。

原因也很簡單,因為失魂散的藥效雖然很強,但想要迷暈他人,它需要的藥量也是極大。

畢竟得讓毒素深入腦髓才行。

所以趁早逃離還是有救的。

只可惜,現在散修們已經紛紛發病。

他們癥狀各不相同,但無非是視覺,聽覺,觸覺等等五感逐漸消泯。

而現在,已然混亂的他們,便是待宰的羔羊。

攻守關係,就此反轉。

散修們究竟錯在哪裏?

其實具體也說不上來。

他們想要殺胡天,想要收拾掉這個落單的重傷之人,只可惜中了胡天的拳套。

第一柄飛刀是為了讓他們更加自信,也是為了讓他們打消戒心。

他們看到飛刀竟是如此弱小,於是完全相信了胡天實力已經衰微,他現在的所為不過是毫無意義的垂死掙扎。

於是他們追得更加果斷,心態也更加急切,更加焦躁了幾分。

直到後續的飛刀襲來。

一眾散修仍然以為那是胡天的垂死掙扎,根本沒有什麼實際效力。

所以他們不假思索地摧毀了那幾柄飛刀,然後,便中了飛刀之中的失魂散。

他么第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因為他們心中早就有了先入為主的觀念,他們以為胡天是了無力的廢物,但卻全然沒有想到,胡天竟然還有後手,竟然還有其他的底牌!

而那白煙也根本不是什麼障眼法,而是胡天準備好的失魂散。

他將失魂散藏在飛刀內的空隙中,以此確保能夠命中。

一般人沒人會想到,把飛刀劈斷之後,裏面竟然還會有失魂散?

這誰能料到?

所以他們看到白煙后也沒有警戒,最後中了招。

他們輸在了腦子上。

或者說,輸在了自己的貪婪。

如果他們最開始不覬覦胡天的財物,最後也不會落得這種下場。

胡天停下了腳步。

他沒有繼續逃跑,因為他很清楚一點。

失魂散不致死。

但藥效逐漸消解,這群散修反應過來后,依舊會追着他的氣息而去。

畢竟他們已經得知了自己的手段,不僅會有所防範,也確認了胡天的確很虛弱,就連出手殺人的餘力都沒有。

胡天將自己代入這群散修,最後明白。

他們,必須死!

但他也的確沒有這個餘力親自出手殺人。

不過嘛,既然有失魂散在,那他也沒有親自出手的必要了。

胡天眼中閃過一抹冷意:「只是你們自找的,一群害蟲!」

如此心想着,胡天翻手又掏出幾柄飛刀,驟然射向白煙中的一眾散修!

散修大哥狀態算是最好的一個,至少他還有餘力思考,也能感覺到有異物飛行而至。

他立刻舉起長刀,猛然揮落!

叮!

飛刀擦著刀刃飛過,頓時火星四濺!

散修大哥猛然醒悟,立刻震聲吼道:「是真正的飛刀!這傢伙還有餘力!你們都小心!」

「大哥,大哥我看不見飛刀啊!」

「我也差不多,我眼睛好花,而是感知能力好像也變差了很多!」

「大哥,我的手不聽使喚!」

「大哥,你剛剛說什麼了,再重複一遍?」

散修,亂了。

其實胡天早就沒有了餘力。

現在的他不過是風中殘燭,剛剛那一飛刀才是垂死掙扎。

但是散修們不知道啊。

他們只知道自己被胡天給詐了,還吸入了莫名其妙的葯散,現在五感都變得有些迷濛。

所以要是說胡天還留有餘力,他們顯然是百分之百相信的。

散修大哥的視野也逐漸模糊,他試圖衝出白霧,然卻發現自己的雙腳不聽使喚。

就像是麻了一樣,感覺兩條腿都不是屬於他的了!

「糟了!」

「這樣下去,萬一我昏倒在這裏,豈不是會任人宰割?!」

「可惡,動起來,動起來啊!」

這倒是他多慮了。

胡天還真沒有出手的實力。

現在的胡天,只能口中含着靈藥,然後以計謀弄死這群追殺他的宵小。

他悄然走到白煙的一側,然後用陰冷的語氣低聲喊道:「我在這呢。」

一名散修駭然失色,立刻轉而一刀劈落!

「唔啊啊!!!」

「誰啊,為什麼要砍我?!」

然而另一名散修尚未回答,胡天又換了個位置,偽聲道:「我就砍你,你奈我何?」

「反正現在周圍其他人都聽不到,我就算殺了你也沒人知道啊。」

「你找死!」

於是那另一名散修驟然轉身揮刀,又是一刀猛然劈落!

。在得知自己是工藤新一立志超越的目標之後,真一的心中不免產生了幾分竊喜。

真一很清楚工藤新一未來所能達到的高度,能被他惦記上,也能間接證明自己現在的水準。

但這種得意的情緒很快就煙消雲散,真一的心境也迅速恢復了平靜。

這是因為,隨著真一越來越融入這個世界,也隨著那些記

《柯學之銀彈》第一百五十六章一秒破案 第一百三十三章把她打包扛走

顧兮兮只覺得一陣翻江倒海。

下一秒,人就掛在了墨錦城的肩膀上。

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個墨錦城是不是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