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亦權猜對了,雖然這一次並沒有讓席現隕落,可是席現和江宇華之間,產生了極深的芥蒂。

都知道江盛來了一位絕美的Omega,季家的大小姐季念,這個萬千寵愛長大的公主,卷著漂亮的捲髮,妝容精緻,就算是Beta男,也難免心動,更別說Alpha了。

當人事部說季念是席現的秘書的時候,辦公室傳出了兩次哀嚎,一半女生因為席現有了絕美秘書失戀了,一半男舔狗因為絕美秘書是席現的而失去女神了。

「江總是什麼意思,把季家的獨女給你做秘書,到底是太瞧得起你,還是什麼原因?」失去了鄧真,鄭啟落直接降智,雖然說季念大家閨秀並不和他一般見識,但他還是更懷念被鄧真看管的日子。

用席現的話說,小時候被老師揍少了。

「不知道。」席現一五一十,「我要去江總辦公室送合同。」

鄭啟落愣了下,說了聲,「好。」

發小的低落沒有逃過發小的察覺,鄭啟落早就提醒,江宇華是個比江亦權還要危險百倍的人,只是當時鄧真出事,他竟然還有一絲僥倖,或許席現是對於江宇華來說不同的一個。

沒想到竟然是他看錯了,江宇華那樣的人,是不會有感情的。

席現剛進入江宇華的辦公室,便聞到了除了薄荷以外,另一種信息素的味道,並且還是Omega信息素的味道,這彷彿從小在溫室里長大的月季,每一絲都是被小心保護。

不知道是不是過於敏感,席現感覺有些不適,江宇華算不上潔癖但不喜歡嘈雜,所以他的辦公室一直很乾凈,除了薄荷和一點點曇香以外,以前這裏沒有出現過第三種信息素的味道。

「江亦權的全部權利都在輝宏,而輝宏正是,謝臣弟弟的企業。」席現說道。

這就可以解釋,為什麼謝臣和江亦權的關係會這麼緊密,他們內外勾結,江亦權需要謝臣鞏固實權,而謝臣需要江亦權,維護輝宏。

江宇華沉思,「只要能找到輝宏的破綻,那麼江亦權就會名存實亡。」說着,他看向眼前的青年,問了一句,「你可以的,對嗎?」

竟然是肯定句。

席現定了半晌,回了一句,「是。」

這句話沒有回答對或不對,席現當然可以,只是思索這麼久,不過是在思索,到底接不接受任務。

「江總……」席現咬了咬下唇,「那天在青曇是我……」

那個一貫驕傲的曇花,竟然會認錯了,席現無精打采垂著腦袋,一向精神的黑瞳也黯淡無光,興許是最近的傳言,終於摧殘了曇花挺直的根莖,夜晚太冷,那曇花估計是等不到天明了。

而江宇華似乎完全不懂,或者說是懂裝不懂,冷冷地挑了挑眉頭,「席現,你的任務完成了,你走吧。」

席現愣了下,江宇華只是重複了一遍,用一個總裁對秘書該有的口吻,冰冷且毫無憐憫,「你走吧。」

※※※※※※※※※※※※※※※※※※※※

感謝在2021-08-0523:16:59~2021-08-0713:13:33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非職業磕學家10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林家。

「不好意思,伯父,剛才聊得興起,一時忘了時間,失禮了。」

黃泰鎮一臉歉意地回到了飯桌上,在自家夫人林允珍如同刀子一般的目光中,老老實實向林父認錯。

黃泰鎮的父母雖然也是韓國人,但在前些年他和林允珍結婚之後,就已經移居海外了。

所以不論是之前的元旦還是

《我真是來交換的》138.那就見面吧,允兒璇風瓑浼氬啀璇.. 一行人一起朝着地圖西南方向的下一層入口清理過去,經過了剛剛的這麼一段有驚無險的小插曲后,黎曉薇也開始注意起了自己的輸出方式,凡是遇見黑色惡蛆數量較多的情況,都只會使用雷電術,一隻一隻的將其劈死。

楊平凡也讓劉毅濤在黎曉薇附近遊走,順便幫助黎曉薇合力清理黑色惡蛆,這樣的話,沒等黑色惡蛆靠近到黎曉薇的身邊,就只能死在半路上,極大地分擔了黎曉薇的壓力。

等到將怪群中的黑色惡蛆全部清理完畢后,剩下的怪群也被楊平凡的強大施毒術消耗了大半血量,黎曉薇開始盡情地施展爆裂火焰技能,成片成片地收割本就已經殘血了的怪群。

經過了四個多小時的不斷殺怪,眾人也終於來到下一層的入口處,雖然楊平凡大概已經知道進入了這個入口后,應該還是會到一個類似陰森石屋一樣的房間,但為了保險起見,還是讓黎曉薇與劉毅濤在門口等待一會,自己先去探探路。

果不其然,楊平凡進入洞口之後,被傳送到了一個叫石墓小溪的石屋裏,查看了一下,發現也沒有怪物后,便立即返回叫上了等待在入口外的兩人以及功不可沒的召喚小隊。

楊平凡示意大家在此休整一下,往後的路將會越發的艱難。

此時的骷髏小布已經成功升到了目前的上限等級5級,五條蜈蚣寶寶們也升到4級,玩家的召喚獸在升到3級以後,就會有一個很大的變化,它們行動的速度將會有一個不小的提升。

在升到3級之前的召喚獸們,走路都是走一步、停一步的,升到3級之後,就會一路順暢地走下去,不會再有停頓感,幾乎跟正常人的走路速度差不多,換言之,其殺怪的效率,或多或少都會有所提升。

楊平凡趁著休整的期間,聚齊眾人開始盤點一下之前收穫的戰利品,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光金幣的收益,就已經突破了十萬之數,要知道,目前離眾人的目的地,才行進了不到一半的路程。

而且越往後走,怪物的密集程度就越驚人,意味着怪物越多,就代表着爆出的金幣越多,另外,經過出發前楊平凡的提醒,三人都盡量節約著藥水的消耗,到現在為止,三人消耗的藥水才剛到總量的兩成。

楊平凡又開始心痛了,為什麼要給劉毅濤安排這麼肥美的差事呢?雖然楊平凡並不後悔自己的決定,但是天生就帶有守財奴性格的楊平凡,看到金幣都進到別人的口袋,心臟就忍不住的抽搐。

不過轉念一想,現在三人是一個集體,基本上可以做到資源共享,因此進入到劉毅濤口袋中的金幣,也相當於自己的,經過這樣一想,楊平凡就舒坦多了。

緊接着就是裝備的盤點,蜈蚣洞裏出產的裝備,大部分都比現在三人所使用的裝備要好一些,因此在拾取到的第一時間,就給換到了自己的身上。

首先,楊平凡獲得了:

竹笛項鏈1根,道術1-3。

道德戒指2個,道術1-2。

道士頭盔1頂,防禦1-2,魔防2-3,還額外增加了0-1的道術,這也算是第一件極品裝備了。

再加上原來就已經擁有的道士手鐲2個,道術0-1。

降魔劍1把,道術1-2,攻擊6-11,準確+1

靈魂戰衣1件,道術0-2,防禦3-6,魔防3-3,

光是裝備就提供了4-14的道術,而且在1級選擇道士職業時自身就附帶了0-1的道術,再加上自身每升7級都會提升1-1的道術,現在24級的楊平凡就擁有7-18的道術了,那麼施毒術的時間也將進一步的延長。

接着,黎曉薇獲得了:

放大鏡項鏈1根,魔法1-3。

魅力戒指2個,魔法1-2。

道士頭盔1頂,防禦1-2,魔防2-3,但並沒有像楊平凡的頭盔一樣,擁有着極品屬性。

再加上原來就已經擁有的黑檀手鐲2個,魔法0-1,

偃月刀1把,魔法1-3,攻擊4-11。

魔法長袍1件,魔法0-2,防禦3-5,魔防3-4。

黎曉薇目前的魔法屬性值為:7-18點,其中有3-4的基礎魔法屬性。

最後是劉毅濤:

翡翠項鏈1根,攻擊2-2。

珊瑚戒指2個,攻擊0-4。

死神手套2個,攻擊1-2。

骷髏頭盔1頂,防禦2-3。

加上原來就擁有的凝霜劍1把,攻擊10-13。

戰士重盔甲1件,防禦4-7,魔防2-3.

目前劉毅濤的攻擊力為:18-32點,其中也包含了3-4的基礎攻擊屬性。

當然還有一些類似三職業的衣服,堅固手套,這些稍微值錢的裝備,賣給土城商店,也是一筆不小的收入。

此時三人的裝備,基本上都是在商店裏可以買到的最好的裝備了,如果想要更好的裝備,就只能通過打BOSS,爆出更高級的沃瑪套裝甚至是祖瑪套裝。

見眾人也休息的差不多了,楊平凡決定先去下一層看看情況,便一個人進入了通往下一層的入口,通過入口后,楊平凡來到了名為黑暗地帶的地圖。

見周圍的小怪並不多,便先給自己施加了一個隱身術,接着仔細查看起該層地圖的情況,發現有兩條路線可以通往到下一層入口,但是路程都非常的遙遠,需要從地圖的外圍,一直繞到地圖的中間。

如果沿途的怪物比較多的話,還可以一路清理過去,無論是經驗值,還是金幣都會有着不小的收益,但如果路上的小怪太過稀疏,所消耗在路程上的時間,與所獲得的收益,將不成正比。

楊平凡乾脆先沿着道路跑出一段距離,想查看一下怪物的密集程度,結果發現怪物還沒有上一層的多,便想着,乾脆讓大家使用隨機傳送卷,直接飛到下一層的入口處集合,而且路上的怪物也並不密集,完全沒有生命危險。

很快楊平凡又重新回到了石墓小溪,將自己的想法與黎曉薇和劉毅濤進行說明,兩人都點頭同意了,便命令召喚小隊在石墓小溪中休息等候,等需要其進行戰鬥的時候,只要心念一動,召喚小隊就可以瞬移到自己的身邊。

三人一同進入了到了黑暗地帶的地圖上,打開各自的地圖后,楊平凡說道:「在地圖的中間位置,是進入到下一層的入口處,我們就在那裏集合,大家都了解了嗎?」

黎曉薇與劉毅濤都了解地點了點頭,其實在黎曉薇與楊平凡相識之前,都是沒有接觸過傳奇這款遊戲的,至於這些遊戲里自帶的一些功能,更加無從得知,所以才會發生最開始在野外迷路的事件。

自從楊平凡與黎曉薇相識之後,便將這些基礎知識都傳授給了黎曉薇,雖然輪迴世界與傳奇網游有着本質的區別,但是這些基本的功能,大部分都保留了下來,總的來說,輪迴世界還算是比較人性化的。

而劉毅濤卻是多少玩過傳奇這款遊戲的,要不然也不會獨自出現毒蛇山谷的礦區裏面了。

眾人有了明確的目標后,便使用隨機傳送卷,陸續地飛走了。

楊平凡使用了5次傳送卷后,終於飛到了靠近下一層入口的地方,一路躲避著零散的幾隻怪物,朝着入口處奔跑過去,就在快要到達入口的時候,聽到了一聲詭異而又嘹亮的怪物吼叫聲。

這種叫聲與鉗蟲的叫聲非常相似,但又略有不同,顯得異常霸道與響亮,楊平凡稍一思索便心中狂喜,為了證實心中的想法,楊平凡開始聞聲尋去,不久后,在一處岩壁的轉角處,楊平凡小心探頭觀望,終於看到怪獸的真容。

楊平凡不敢出聲,生怕驚擾到了這隻極似鉗蟲的巨大怪獸——邪惡鉗蟲,心中不斷狂吼:卧槽!今天怕是踩到狗屎了,居然發現了一隻邪惡鉗蟲,這下沃瑪裝備怕是有着落了。

等稍微冷靜下來后,楊平凡緩緩縮回探出去的腦袋,迅速遠離轉角處,從背包中取出通訊石,分別與黎曉薇和劉毅濤進行了聯繫,告知了他們,自己發現了一隻邪惡鉗蟲,並讓他們儘快與自己匯合,並報出了自己的坐標位置。

黎曉薇與劉毅濤在收到消息后,陸續趕來與楊平凡匯合,兩人身後都緊追着一群小怪。

楊平凡當即將骷髏小布召喚過來,黎曉薇見狀也把五條蜈蚣寶寶召喚了過來,三人決定先把這群小怪給清理乾淨,免得等下干擾到眾人與邪惡鉗蟲的戰鬥。

小怪們經過了一番垂死掙扎,最後全都被這三個可惡的人類與召喚小隊一一擊殺。

楊平凡看了一眼身旁的黎曉薇與劉毅濤,又看了看召喚小隊的成員數量,一個有趣的殺BOSS計劃猶然而生。

三人與召喚小隊聚集在一起,楊平凡開始安排起接下來的作戰計劃。。 崇明島是個大島,位於長江口,後世屬於上海市管轄。這是一個因泥沙淤積而形成的島。明朝二百多年的歷史中,到嘉靖皇帝初年時崇明仍然是四個島嶼組成,西北面的崇明沙,東南面的南沙,中間的長沙和三沙。到了萬曆後期,四個島便合成了一個大島。所以,崇明縣城仍然位於最開始的崇明沙上。在原本的長沙上還有一個劉河堡中所。

為了防守縣城,陳慎將劉河堡中所的所有百姓和官兵全部聚積到崇明縣城中。在縣城外特意造了西北、西南兩座土城以為掎角之勢,同時也是為了安置難民。

公曆七月二十六日清晨。李軍趁著崇明守軍防守疏忽,展開偷襲。趙無極、白駒、姜誠率領一千精兵攻打西北土城,呂英傑、何天驕、武達摩率領一千鄭軍精兵攻打西南土城。

海上飛龍號上的四十磅大炮發出怒吼,振動著整個崇明縣城。李軍士氣高漲,作戰英勇。當官的帶頭衝鋒,先是火槍齊射,打得土城裡的士兵不敢露頭,接著就是加上梯子攻城。土城本身高度只有四米多,海盜們後背背著鋼刀,手上拿著短矛,七八步就攀爬等成。到了城上,朝著清軍就投去長矛,然後拔出背後鋼刀砍殺。不到一個小時崇明縣城外的兩座土城就被拿下。俘虜清軍四百多人。

崇明縣城沒了土城的保護立刻就成了瓮中之鱉,陷入圍攻。只是崇明西部空間狹小兵力難以展開。清軍將領將大部分青壯全部聚集在西側防守。

李茂之建議從炮艦上卸下大炮轟塌城牆,可是李存真卻搖頭說道:「崇明的清將陳慎和劉國玉並非無能之輩,特別是陳慎其人雖然老朽卻也不失剛猛。不僅打敗國姓爺,而且還繳獲了國姓爺多門紅夷大炮。況且城上也有火炮,攻打不易,前車之鑒不能不查。而且,我們的人雖然多可是也金貴的很。況且崇明城中畢竟有幾萬男女,又有地利優勢,攀城不易。即便是轟塌了城牆又能如何?還是要靠巷戰取勝。到時候會死多少人?」

李茂之不解地問:「那麼以盟主之見,該當如何?」

李存真說道:「崇明縣城臨江地域狹窄,我軍無法投入足夠多的部隊同時參與攻城。只有城西門以外野地比較開闊,這裡可以成為攻城的主戰場。我想國姓爺就是把這裡當成是主攻的方向,不論是地上殘留的彈坑還是燒焦的火堆都能證明這一點。看這城垣就知道,國姓爺攻城很是急切,這崇明城多處塌方,現在雖然修好了,可難以用堅固二字來形容。我們可以用一部分兵力在臨江的狹窄地域牽制守城的清軍,而讓大部隊在西門外集中攻擊。」

李茂之說道:「好,我這就傳令下去。」

李存真說道:「不要急著進攻,列陣以待,看我整塌他城牆。」

且說,崇明知縣陳慎好不容易才打退鄭成功的進攻,本以為再無威脅,可怎麼都沒有想到,緊緊過去不到三個小時,明軍又來了。而且此次的明軍一個個紅著眼睛好像是來找他報仇的,可是自己從來不記得什麼時候得罪過明軍啊,興許是因為以前擊敗過張名振的緣故吧。此時,崇明縣城的城牆才修補好,護城河還沒有來得及挖開。明軍也不喊話上來就進攻,看樣子士氣高漲,怕是難以對付。

此時,崇明綠營已經盡數給梁化鳳調走,城中只有團勇。但是陳慎卻並不害怕,此次前來的明軍沒有鄭成功的多,鄭成功尚且奈何不了崇明縣城,城下明軍又如何能行?但是,面對明軍,陳慎也不敢大意急忙命團勇上牆防守。

李存真騎馬來到城下,在城上火炮射程之外站穩大喊:「崇明的百姓都聽好了!我乃霹靂雷火上天大將軍,今天接受了玉皇大帝的旨意來接收崇明,爾等速速投降免得生靈塗炭。」

陳慎聽罷心中鄙夷,人就是人,胡說八道,說自己是神仙?還什麼霹靂將軍,若真是如此天下豈不都是你的了。於是命人答話:「將軍若果然是天人便叫天兵天將打塌我崇明城牆,我等自然甘心歸順。若是不能,不要裝神弄鬼,速速歸順大清,我大清天命所歸,你等正好順天應人。」

李存真本來也沒打算憑藉幾句話就讓陳慎獻出崇明縣城。既然已經喊話完畢,自然打馬回陣。下令道:「穴攻崇明!」

常琨等回答:「是!」

李茂之慌忙上前勸阻:「盟主不可,這崇明城池十分堅固,我等新到銳氣正盛,又有許多攻城器械完全可以一鼓作氣登城作戰,搞這穴攻怕難取勝。」

李存真大笑道:「茂之先生句句金玉良言。可今天我卻不能聽你的。但凡讓先生看看我的手段。用不了十二個小時,就是六個時辰,我便能拿下崇明,你信不信?」李存真尋思著自己既然來了清朝也應該適當地說話半文言半白一些,可是他不是學古漢語出身,遣詞造句拿捏不準。

在場眾人,趙無極、呂英傑、何天驕、姜誠和武達摩等人無不面面相覷,不知道李存真葫蘆裡面賣的什麼葯。

「開始吧!」李存真對常琨下令道,轉而又對眾人說,「各部隊加緊時間休息,老營列陣防守,防止崇明清軍出城來個突然襲擊,保證常琨土工作業。」

陳慎的部隊已經安排妥當,可是半晌卻不見明軍來攻,頗感納悶。此時有團勇小校指著對面的明軍大喊:「海逆在掘土。」陳慎趕快眺望,見到「鄭軍」果然在掘土。

難不成是穴攻?陳慎百思不得其解。心想:我已經探聽到消息,江寧城下海逆大敗,此時梁提督肯定帶兵星夜前來救援,都這個時候了這些逆賊居然還要穴攻,真是不自量力。況且,穴攻就穴攻吧,總得隱蔽而動才能發揮奇效。為何如此明目張胆?難不成欺我輩愚魯?

當即下令,崇明縣城內也開始挖壕溝,壕溝要深挖,對抗明軍穴攻。

。璇風瓑浼氬啀璇.. 「徐少,我喝!」

蘇沐雪神色平靜而決然。

「這才乖嘛!放開她!」

徐鳴還以為征服了她,樂的哈哈大笑。

蘇沐雪掙開兩個保安,抹掉臉上的酒水,閉目深深吸了一口氣。

她想到了三個可愛的孩子。

「哎!」

「如果沒有相見該多好,丫頭們不知道我,就不會痛苦了。」

「丫頭們,媽咪要走了,別恨我。」

「可是你們以後要想我了,哭了,該怎麼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