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音落下。

一人沉聲道:「我玄魔族可以斬殺楚帝,為何要與你神閣聯合?」

一人附和道:「星辰閣也能斬殺楚帝,所謂的聯合,在老朽看來根本就沒有必要。」

黑袍老者笑道:「當真是如此?」

說着。

他頓了頓,目光從眾人身上劃過,繼續道:「據我所知,玄魔族和星辰閣接連兩次向楚帝出手,皆是以失敗告終,到頭來是損兵折將。」

玄魔族老者道:「那又如何,你們神閣不是一樣,被楚帝擊敗,戰城之下那場大戰,可是驚動了各大星域的實力,神殿神子都險些被楚帝斬殺。」

黑袍老者臉色陰沉下去,難看到了極致,顯然對玄魔族老者非常的不滿,如果不是為了爭取與他們聯合,這會兒黑袍老者應該已經動手了。

沉默一瞬。

黑袍老者道:「正因為如此,我等才要聯合在一起,共同斬殺楚帝,相信你們都非常清楚,楚帝身上有多少至寶。」

「現在老夫在告訴你們一道消息,殘星上的生命樹被楚帝得到,那可是讓所有人心動的天地靈物,如果得知可長生不死。」

聲音傳開,回蕩在大殿內。

一時間。

眾人一片嘩然。

他們當然知道生命樹的價值,只是眾人不解,恐怖如斯的生命樹怎麼會選擇臣服於楚帝。

這簡直沒有道理。

他們曾經或多或少都和生命樹打過交道,那是多麼強大的存在。

楚帝到底有什麼魅力,能得到他的青睞?

看到眾人思索的樣子。

黑袍老者再次開口,「只要爾等選擇與神閣聯合一戰,斬殺楚帝之後,他身上的寶物,神閣一絲不取,爾等自由分配。」

「我神閣只要他的屍體。」

玄魔族老者轉頭向上首位置看去,「閣下此言當真。」

黑袍老者鏗鏘道:「當真,以我神閣的聲譽為擔保!」

玄魔族老者道:「好,老夫答應你。」

接着。

星辰閣,血族,血宗,劍神宗,兵道閣,五大勢力亦是決定和神閣聯合,一起斬殺楚帝。

看到這一幕。

黑袍老者嘴角掀起笑意,「眼下楚帝麾下強兵正在攻打四國,想必大家應該知道,所以戰城防禦薄弱,是我們進攻的最佳時機。」

「這一次,我們六大勢力聯合,定可以一戰斬殺楚帝。」

聞聲。

眾人輕輕頷首,顯然是贊同黑袍老者的決定,後者繼續道:「給大家一天時間準備,一日之後,我們前往戰城斬殺楚帝,此戰速戰速決,決不能等候楚國神將返回。」

接下來。

眾人起身離開大殿,下一秒,全部消失在九天之上。

…………

與此同時。

戰城。

楚帝與刑罪兩人已經返回。

刑玄天召集戰國百官前來,告訴眾人戰國歸順於楚,以後所有人只尊楚帝一人。

初聞刑玄天的決定,眾人震撼無比,感到非常的意外。

之後。

他們接受了這個事實,並且他們也堅信在楚帝的帶領下,他們能夠走上更高的層次。

因為他們親眼見過楚帝的強悍,在強敵環伺的情況下,唯有楚帝能夠與神閣這尊龐然大物抗衡。

接下來。

楚帝封賞刑玄天為戰皇,其他人官職不變。

但對於眾人的賞賜,他可是一點都不含糊。

這時。

楚帝隨手一揮,一道道靈氣朝着眾人飛了過去,這其中包裹刑玄天父子。

「既然爾等選擇臣服於楚國,朕自當是一視同仁,現在朕就送給你們一場機緣。」

隨着靈氣進入眾人體內,他們身上的氣息開始發生變化。

這是他們第一次進化。

看着眾人修為瘋狂飆升,楚帝心神一動,掌心晶瑩剔透的生命泉水出現,屈指一點,一滴滴生命泉水沒入他們體內。

一時間。

眾人身上氣息愈發浩瀚,恐怖如斯,尤其是刑玄天父子,簡直脫變的讓楚帝有些意外。

看着一尊尊強者在自己面前降臨,楚帝劍眉揚起,嘴角噙著笑意,這只是一個開始,楚國其他神將,也將獲得生命泉水。

反正有生命樹在,生命泉水要多少有多少。

正好藉此機會,讓楚國徹底強大起來,將所有人的實力提升到巔峰狀態。

看着眼前眾人沉浸在境界提升中,楚帝移步向大殿外走去。

殿外。

古戰和曹正淳迎了上來,相繼躬身施禮。

楚帝人逢喜事精神爽,微微抬手示意兩人起身,「正淳,四國大戰可有戰報傳來。」

曹正淳道:「陛下,還沒有!」

楚帝點頭,沒有消息傳回來,那便表明大戰還沒有落幕,不過以四路大軍的實力,他絲毫不擔心戰局情況。

獲勝只是時間問題。

儘管如此,楚帝還是下令曹正淳,密切關注四國大戰的情況。

他不想有意外發生。

曹正淳躬身一揖,轉身就準備離去。

楚帝沉聲道:「等等!」

說完。

他掌心出現兩滴生命泉水,繼續道:「正淳,古戰,這兩滴生命泉水賞賜給你們,下去早日煉化,讓一身修為更進一步。」

兩人目光落在生命泉水上,察覺到一股磅礴浩瀚生命之力,在他們臉上先後泛起感激之色。

「謝陛下賞賜之恩。」

楚帝抬了抬手,「古戰,傳令下去讓眾將前來皇宮。」

在兩人轉身離去的一瞬間,生命樹的聲音傳來,「你還要多少生命泉水?」

楚帝道:「怎麼,不想給?」

生命樹道:「不是,我就問問。」

楚帝道:「幾百滴,不是很多。」

生命樹:「………..」

那可是生命泉水,可不是河流中的溪水,想要多少就要多少。

多少人夢寐以求,一滴都無法得到,楚帝這一張口就是幾百滴,真是獅子大開口。 「樂樂,你們快進去吧,我先回去換一套衣服就過來找你們。」

鄭耀明顯是有些疑惑的看向楚沫笙,但見楚沫笙對着他使眼色,也很快明白了,他姐興緻不高,情緒也不對勁。

「對,姐,你們先進去吧,我陪沫笙去換衣服。」

楚沫笙,「不用,我自己去就好。」

楚沫笙住的地方也在這附近,只是和鄭家的小別墅不一樣,她買下的是一套三居室的套件。

對於她一個人來說,別墅還是太大了,太空曠的環境,反而會讓她不適應。

現在這種,剛剛好。

鄭耀對於楚沫笙的拒絕表達出明顯的不悅,「不行,要麼我送你,要麼直接和我回家。」

楚沫笙一噎,沒好氣的瞪了鄭耀一眼,但最後還是默認下了讓鄭耀跟上。

鄭樂樂看着楚沫笙和鄭耀的背影,悠悠開口。

「我現在終於明白了那個成語。」

「恩?」

「世事無常啊。」

感嘆一聲,鄭樂樂和蕭言轉身繼續走。

楚沫笙越走越快,連鄭耀都不得不小跑起來,無奈之下,伸手拉住她。

「運動完緩慢走更好,不要激動。」

楚沫笙對着鄭耀開口,「我總感覺,出什麼事了,沒看到你姐剛才的反應嗎,明顯不對勁,還是快一些吧。」

楚沫笙明顯腳步又加快,鄭耀直接伸手牽住楚沫笙的。

「你這速度還是太慢了,我帶你吧。」

然後握着她的手就跑了起來。

楚沫笙愣了一下,隨即被拽著往前沖。

「慢點,鄭耀,你……你要死啊……」她原本跑的就很累了,現在又這種跑,是想要累死她。

鄭耀卻是臉上露出小小的得意。

至少,他這算是牽手成功了。

距離高考的時間越來越近,提前享受一下男朋友的待遇,應該沒問題吧。

——

這邊,鄭樂樂到了門口,輸入密碼打開門,就見鄭天騎的小車開到門口,見有人打開門,獃獃抬頭看過來。

等看清楚是鄭樂樂,立刻從小玩具車裏跳了下來,朝着鄭樂樂撲過去。

「大姐姐。」

屋子裏的人聽到鄭天的動靜,都齊齊看過來,等看到進來的是鄭樂樂和蕭言,都一臉驚訝。

「樂樂,蕭言,你們怎麼就回來了,不是說明天才到嗎?」林昭走過來,說的話都和鄭耀的十分相似。

「恩,因為一些事情,所以就早點回來了。」

林昭笑着,「既然來了,就快吃飯吧,你爺爺和爸爸還在上面商量唐人分公司的事情呢。」

鄭樂樂伸手攔住林昭。

「媽,我有件事情要告訴你,您……要冷靜。」

林昭一臉疑惑,「什麼事情啊?」再看鄭樂樂和蕭言都是一臉嚴肅的模樣,也跟着緊張了起來。

「是……有關於仲孫叔叔的。」

「你仲孫叔叔怎麼了?不過他也真是的,前兩天還說等身體好一些,帶宋憐回華國呢,這幾天又沒音訊了,他這神出鬼沒的,也太讓人抓不住頭腦了。」

鄭樂樂表情悲傷,「媽,仲孫叔叔昨天……逝世了。」

林昭聽着鄭樂樂的話,耳朵瞬間一震,大腦也彷彿被重物擊到似的,嗡嗡作響。

「樂樂,你開……」

林昭原本想說鄭樂樂是不是開玩笑,但是等看到鄭樂樂的眼淚,她所有的話就都說不出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