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丹田也有了不小的變化。

李天之感應了一下自己的丹田。

這半個時辰的時間,他的修為在不知不覺中也突破化蘊境二重了!

「這……難道朕剛剛也進入悟道狀態了?朕可真是個天才…….」

旁觀別人悟道都能夠進入悟道狀態,這可不止稱得上是天才,稱之為妖孽也不過分!

【叮!宿主剛剛只是半悟道狀態而已啦。】

李天之腦海中響起了系統俏皮的聲音。

原來是半入道狀態,怪不得自己可以隨便進入,隨便退出。

現在就是退出了悟道狀態吧?

看着斬情與滅情兩姐妹,似乎還在感悟,那兩幅一模一樣的絕美俏臉,加上時不時散發出能夠讓李天之進入半悟道狀態。

此時李天之他的雙眼閃過了一絲意動,他還想繼續進入那種半悟道狀態。

這種莫名其妙的就突破了的感覺,簡直不要太爽!

【宿主可以嘗試着在她們周圍運轉黃帝內經,說不定還能夠進入那種狀態哦。】

系統那俏皮的聲音,這次似乎有些許狡黠。

不過李天之似乎並沒能聽得出來。

李天之只知道系統不會騙他的。

很快李天之就在兩姐妹身邊打坐了起來。

嗡!

隨着黃帝內經的運轉。

李天之確實感覺到自己的境界似乎在飛速的提升中。

「好神奇。」

李天之感到頗為神奇。

這種情況,就連死鬼嬴政的記憶中都沒有。

李天之並不知道的是。

在他修鍊黃帝內經的時候身上散發着一種陰陽之力似乎對斬情與滅情有着某種強烈的吸引力。

正在悟道狀態的斬情與滅情柳眉微皺,似乎有些難受。

莫名的一股股燥熱感,讓她們感覺有些口乾舌燥。

嗡!

忽然李天之加大運轉黃帝內經的力度。

李天之的五行陰陽神體在這時候似乎也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此時李天之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

即便是隱藏在暗中保護李天之的美杜莎女王與羅剎神女皇都有點痴迷了……

。 乙姬王妃看著斯凱勒,良久,擠出了一句:「卡普中將,果然…名不虛傳。」

「他是其中一個教導者,但是在這一塊,他沒那麼多彎彎繞繞。他只會一拳一拳將矛盾化解,簡稱將矛盾一一化解。」

斯凱勒搖了搖頭,並沒有繼續解答,而是掏出了一個電話蟲,撥通之後,電話蟲迅速幻化成為了努爾基奇的臉,斯凱勒對電話蟲說道:

「都準備到位了吧?」

「是!長官!已經準備就緒。」

努爾基奇也是簡短回答,斯凱勒看向乙姬王妃,乙姬王妃勉強保持著笑容,點了點頭,斯凱勒嘴角勾勒笑容,說道:

「幫龍宮王國…抓捕惡賊!」

「是!長官!」

努爾基奇迅速應答,隨後掛斷電話,斯凱勒將電話蟲也直接收回,乙姬王妃看著斯凱勒,尷尬非常,不知道說什麼緩解這一分尷尬。

「砰砰砰~」

乙姬王妃還沒想出話題,魚人街之中,便是傳來了一陣陣的爆炸之聲,斯凱勒聞聲輕輕抬頭望去,推了推墨鏡,活像一個看戲的樂子人。

「乙姬王妃,覺得監禁多少魚人,能減少阻力啊?」

斯凱勒發問,乙姬王妃臉上的笑容,維持起來更加的艱難了,她不是斯凱勒的朋友,斯凱勒幫她,可不是為了她而幫她。

但乙姬王妃還是儘力保持著自己的優雅,因為她知道,斯凱勒對於白星的青睞,倒是很純粹,至於她…一開始見面就抱有目的,得不到友情,應該的。

能持續增進交情,已經是不易,乙姬王妃此時也沒有奢求斯凱勒友誼的想法了,而是認認真真的考慮起了斯凱勒提出的問題。

作為一國王妃,乙姬王妃知道此時必須以大局為重,而抓捕一批魚人街魚人的話,的確對「大局」有所幫助。

而且,龍宮王國只會是那個「無奈」的幫凶,哪怕他們心中有怨,恨的仍舊是斯凱勒,而等大局定下,龍宮王族提前放人,甚至…還能贏得魚人街眾魚人的好感。

雖然這麼做,確實有些下作,但是乙姬看著眼前開始驚慌起來的魚人,也是咬了咬牙,龍宮王國…不能再繼續待在海里了。

「小懲大誡,五十個便足夠了。」

聞言,斯凱勒點了點頭,說道:「那你等一下,記得保下一些,我隊中一千餘人,指不定會抓多少過來。」

乙姬王妃看著斯凱勒,明明她比斯凱勒更高,但是此時卻有幾分錯覺,她似乎一瞬間變得很矮小。

斯凱勒的手段並算不上精巧,甚至其中不確定極多,但斯凱勒又似乎做了不少準備。

「軍令!」

無端,乙姬王妃想起先前宴會之上,努爾基奇的話語,或許,那並不是什麼託辭吧?而是…早已經軍令在身。

而從那之後,不對,應該是從斯凱勒借著與自己相見,護送自己回魚人島開始,龍宮王國的王室,就是斯凱勒手中的旗。

揮舞龍宮的大旗,行海軍得利之事,就這樣,龍宮王國…還得謝謝人家。

「斯凱勒中將…多謝。」

乙姬王妃必須得說多謝,而且斯凱勒也承受得住,因為,抓多少人,由乙姬王妃出面通融,對於她的聲望,對於王室的聲望,是一件好事。

斯凱勒笑著點了點頭,以及等待了起來,魚人街聲響絡繹不絕,不一會兒,一個個魚人在斬夜支隊成員的押運之下,來到了斯凱勒和乙姬王妃身前。

其實斬夜支隊出動,並沒有太多人,起碼後勤、醫療、炊事等小隊,都真的是去玩了,當然,漢密爾頓這個勉強掛在後勤,卻又獨立的軍需官並沒得歇息。

雖然還是不擅長戰鬥,但是這種場面,少不了他,他拿著一個本子,在魚人街飛躥,不斷記錄著。

好一會兒,近三百魚人被押運到斯凱勒和乙姬王妃身前,努爾基奇也走了過來,彙報到:「斯凱勒中將,一共抓獲二百九十二名魚人。」

斯凱勒一皺眉,驚訝問道:「怎麼會這麼多呢?我記得只是有一槍朝我發射了。」

努爾基奇剛想解釋,乙姬王妃卻是說道:「想必是…有人籌謀,對吧,努爾基奇中校?」

努爾基奇點了點頭,說道:「您說的沒有錯,乙姬王妃。」

「主謀與兇手抓到沒有?!」

乙姬王妃主動朝著那些被抓捕的魚人走近了幾步,努爾基奇適時擋在乙姬王妃身前,說道:「乙姬王妃,小心。兇手已經抓到,參與這件事的也全部逮捕,主謀尚未確定。」

「我相信…我龍宮王國,或許有極少數子民,對人類不滿,但是也不該這麼多啊?」

乙姬王妃說完,努爾基奇直接看向了斯凱勒,斯凱勒雙手交叉懷抱在胸前,抓著右臂的左手,突然抬起食指,隨後輕輕敲擊了一下,接著又一下。

敲完五下,斯凱勒停了下來,努爾基奇也明白過來,說道:「的確,大多數都是無意之間參與,真正知情的,只有五十個。」

乙姬王妃點了點頭,回頭,臉上充滿歉意,對斯凱勒深深一禮,說道:「抱歉,斯凱勒中將,今天遇到這種事情,的確是龍宮王國監管不力。

但我有一個不情之請,希望斯凱勒中將能夠答應。」

斯凱勒點了點頭,說道:「我們是受邀而來,清剿海賊才是海軍本職,已然完成,這魚人島內的事情,自然由乙姬王妃說了算,全放了也行。」

「不可!」乙姬王妃搖了搖頭,繼續說道:「斯凱勒中將在龍宮王國疆域出事,龍宮王國難辭其咎,希望斯凱勒中將接受我的道歉。」

乙姬王妃說完,又是深深一禮,抬起頭,看向這些被抓捕的魚人,說道:「不過,既然真正參與者只有五十人,那就只抓五十人,可以嗎?斯凱勒中將?」

乙姬王妃將自己的態度放得很低,接連的兩次施禮道歉,都被魚人街魚人看在眼中,頓時之間,魚人街魚人再度喧鬧起來。

被逮捕的魚人之中,也有人高呼:「乙姬王妃!我們認罰,您不要向人類認錯啊!」

「早知道是這樣,我就不應該幫助的,連累乙姬王妃了,我…錯了!」

此起彼伏的認錯聲響起,乙姬王妃閉著眼,聽到這些聲音,她覺得很羞愧,但是…她不得不繼續下去。

重新睜眼,乙姬王妃仍舊用歉意的眼神看著斯凱勒,斯凱勒點了點頭,也是走上前,問道:「可以,就按乙姬王妃說的做,只是…對我開槍的是誰?」

「是這個。」

努爾基奇一指一個黑髮大白鯊魚人少年,篤定說道,那個魚人少年通紅雙眼看著斯凱勒,掙紮起來。

但是,在甚平的鉗制之下,除了雙膝勉強在地面滑動了幾公分,毫無建樹。

「叫什麼名字?」

斯凱勒突然詢問,魚人少年低下頭不願意回答,斯凱勒倒是不著急,而是說道:「說不說都一樣,霍迪·瓊斯。」

名字喊出,少年猛然抬頭,不可思議的看著斯凱勒,就連鉗制著少年的甚平,都有些懵逼,不禁看向努爾基奇。

努爾基奇面色沉著,但沒有回應甚平詢問的目光,因為…他不允許再被別人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了!

努爾基奇臉上剛毅的表情,讓甚平以為其實努爾基奇早就有了發現,皺起的眉頭鬆開,也不再詢問。

「很意外嗎?我知道你的名字。」

斯凱勒綻放笑容,霍迪瓊斯發誓,他從未見過笑容如此欠揍的人類!

斯凱勒傾身,低聲說道:「如果我說,你的刺殺,都在我的計劃之中,你覺得如何?」

「不可能!」

霍迪瓊斯嘶吼起來,變聲期還未徹底結束的嗓音有些古怪,斯凱勒也不跟他爭,說道:「不可能就不可能吧。」

『的確也不是。』

斯凱勒心中對自己說道,臉上仍舊帶著混蛋笑容,說道:「年輕人做事,總是衝動了一些,有時候,後果是別人幫你承擔,有時候,是自己承擔,你怎麼選?」

「我知道了,你想要我死。」

霍迪瓊斯收斂表情,面若死灰的看著斯凱勒,斯凱勒點了點頭,說道:「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

斯凱勒說完,站起身,對努爾基奇說道:「兇器呢?」

努爾基奇看向漢密爾頓,漢密爾頓將一把燧發槍遞給了斯凱勒,斯凱勒看著簡陋的燧發槍,點了點頭,隨後略顯生疏的裝填彈藥。

裝填完畢,斯凱勒才說道:「甚平,放開他。」

甚平沒有多想,直接放開了霍迪瓊斯,霍迪瓊斯有些呆愣,但是並不敢站起來或其他行為,斯凱勒將燧發槍一遞,說道:

「你的選擇有很多,要麼,對自己腦門開一槍,以牙還牙以眼還眼。要麼,對指使你的人開槍,畢竟你也是誤入歧途。

要是都不願意,你可以試試對在場任何人開槍,包括我。當然,你如果這麼做了,殺不死對方的話,你就欠我兩顆子彈了。」

霍迪瓊斯呆愣愣的接過燧發槍,第一次,他覺得手中的槍是這麼陌生,哪怕是第一天得到它之時,都沒有這種生疏感。

因為以往,他總是開槍的那個,但是現在…他雖然手拿著槍,但是開槍的卻是另一個人,一個他最為痛恨的人類。

原本已經掌控得極為熟練的燧發槍,此時在霍迪瓊斯手中,卻是輕重不定,也不知道這槍開,還是不開。

如果開,又對誰開?或許這一槍由始至終,就只有一個目標吧?

霍迪瓊斯顫顫巍巍的將槍口抵住自己的下巴,明明他在用力,想要緊咬牙關,也努力控制著表情,不讓自己露出軟弱神色。

但是,牙齒還是在顫抖交碰,神色也是越來越絕望。

「嗬~」

當槍口真正抵住自己下巴之時,霍迪瓊斯發現自己連呼吸都不會了,手指指尖輕輕搭在扳機之上,卻是遲遲不敢扣下。

魚人族的身體比人類強大,這沒錯,但這說的是種群,而不是個體。斯凱勒這個人類個體可以承受槍擊,不代表他霍迪瓊斯也能承受槍擊。

哪怕他霍迪瓊斯是大白鯊魚人族,這一槍下去,鉛彈恐怕會貫穿自己的下巴,然後在自己的大腦處碎裂四射開來。

自己大概連痛苦都感受不到,但是為什麼…自己不敢扣下扳機?

斯凱勒極有耐心的等待著,周圍的魚人,有的臉上露出悲愴,有的看向斯凱勒的眼神充滿仇恨,有的甚至不敢繼續看下去。

兩側人群之中,有一個章魚魚人,不斷抹著眼淚,他勸過霍迪瓊斯,霍迪瓊斯也勸過他,但是最終,兩人誰也說服不了誰。

章魚魚人往前邁出了一步,一瞬間,他感覺到了無數目光看向自己,是那些逮捕鉗制著自己同類的人類海軍!

章魚魚人的腳步停下,心中游移不定,臉上的驚恐無法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