茜茜公主看著李恪的背影,滿臉自信的說道。

「難道你有什麼很好的辦法?」

李恪聽見茜茜公主的話,緩緩的轉身,朝著茜茜公主的面部看去,滿臉疑惑的詢問道。

「哼……我就說我雖然身體受傷了,但是並不會影響我思考。」

「再怎麼說,我也是讀過兵書的人,面對眼前的這個困境,還有這個困難,我肯定有我自己的辦法。」

聽見李恪的質問,茜茜公主滿臉得意的解釋道。

「哈哈哈……既然你有辦法,那不妨說出來聽聽,可能剛好解決了我內心的困擾。」

李恪看到茜茜公主這麼得意,只能順著茜茜公主的話,繼續說下去。

「我們可以一直守護在城池之上,這樣一來,就等外面的暴雨,慢慢的把外面的吐蕃士兵給吞噬掉。」

「我們就在城池之中,根本就不怕這些暴雨,這不就是一個以靜制動的辦法。」

茜茜公主輕微的笑了一下,然後注視著李恪的眼眸說道。

「嗯……不錯,是一個好辦法,以靜制動,看來你這書還是沒有白看。」

「不過呢,現在已經過去了等待的時間,我們根本就不用等待了,我們現在完全就可以直接殺出去了。」

等到茜茜公主說完自己的辦法,李恪故作深沉的解釋道。

「王爺,現在殺出去,那就是要面臨危險的,萬一要是出現什麼差錯,之後我們很難收場的。」

「不如就使用我的辦法,這麼好的時間,不使用我的辦法那絕對就是可惜了。」

茜茜公主聽見李恪的話,間接性的否定了自己的想法,連忙解釋道。

「你的辦法是一個好辦法,不過有一點你不知道,我剛才是怎麼把外面那些士兵給制服的?」

「難道是依靠我的仁義?還是說依靠我的手段?」

李恪面容堅定,滿臉自信的詢問道。

「這個……這個難道不是因為玉璽嗎?」

聽見李恪的話,茜茜公主滿臉疑惑的反問道。

「當然不是因為玉璽,那是因為在暗處,其實我還是帶了一些刺客兵的,這些刺客兵可遠遠比你想象中的厲害。」

「消滅外面的那些吐蕃士兵,完全就是小菜一碟,我也是時候拿出我的武器,讓他們見識一下我們的厲害了。」

李恪淡然一笑,不慌不慢的解釋道。

「我們的武器?」

茜茜公主聽見李恪的話,有些不理解的詢問道。

「對呀,我現在還沒有使用我手中的武器呢,那些人自然不知道自己面對的是什麼樣的敵人。」

「現在完全可以讓他們知道,自己得罪的,還有自己面對的是什麼樣的敵人。」

李恪輕微的點了點頭,滿臉自信的回答道。 徵集名字。

——————————————————————————

阿郎決定不給劉健易說話的時間,步步緊逼:其實我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香江的穩定。我想,警方不會希望總是出亂子吧。

阿林接下去繼續說:今天晚上東林會襲擊一些敵對勢力,我們是來通知你的。

阿郎輕鬆的微笑著,他看看時間,笑得更加輕鬆:我想,現在大概已經結束了。

話音剛落,劉健易的手機立刻隨之響起,他拿出電話接聽后,臉色漸漸變得鐵青,震怒的看著阿郎和阿林,咆哮不已:我會親手抓你們的。轉身變離開。

阿郎悠然叫住他:阿易,我來是向警方表示友好,江湖上也只有東林的行事準則最符合警方的要求吧。不管你們怎麼樣,從我踏足這塊土地時,我,就已經註定會成為這片樂土的地下皇帝。霸氣頓時從身體里散出來,令劉健易心悸不已。

只有我才能令香江從此不再有罪案生。你回去告訴你的上司。阿郎並不著急,他吃定劉健易了。儘管警方明知自己是東林腦,在沒有拿到證據之前。他們也不敢對自己怎麼樣的。

劉健易靜靜聽完阿郎這番野心畢顯的話毫無動作,轉身離開。很快小蝦也來了電話,聲稱圍剿的事一帆風順。

第二天上午,阿郎在新聞布會上費盡口水,這才哄得一幫記者都相信了阿郎是黑幫大哥的事件純粹是有人在故意生事造謠。

下午,老頭們派人與阿強等人聯繫,說是把談判時間提前到當晚。阿郎知道后,陰笑不已:跟大爺講條件?哼

阿郎大馬金刀的徑直坐下,一幫老將死未死的老頭均露出不滿的表情,阿郎一一看在眼裡,心裡卻大笑不已,卻冷漠的說:我就是你們要找的人,你們可以說了。

一幫老頭果然不知羞恥的七嘴八舌的講起條件來,只是由於前一天晚上手下實力的盡數被毀,語氣中未免底氣不足。阿郎傾聽了一會,總結下來,老頭們大概也就只有三個條件。

第一,不準吃掉福林。只可惜,從昨晚起,福林這個字頭就已經從江湖上除名了。所以第一條不算也罷。

第二,不準東林再擴張勢力。這點倒是提到了點子上,不過,阿郎卻不那麼認為。新安早晚是得除掉的,現在還有不少境外勢力蠢蠢欲動。絕不能姑息。

第三,應該對老頭們昨晚的損失做出賠償。阿郎心裡暴笑不已,原本這些老頭是給福林做和事佬來的,沒想到福林一晚上就被滅掉,他們自然有些不知如何下台,而且又捨不得自己的人馬被東林全部毀掉。於是,財迷心竅的老頭們就把心眼打到了阿郎身上。不過,很可惜,阿郎不打他們的主意就已經是一件很值得慶幸的事了。

咳咳咳。儘管阿郎一心一網打盡,不過他這人一向都那麼虛偽,還是喜歡在表面上表示一下禮貌。各位,我想你們大概是找錯對象了。第一,福林的事你們沒資格管,那是和東林的私人恩怨,況且他們還把小日本人給引來了,想必你們也知道了吧。第二,擴張不擴張勢力這點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講出的話是不是能在全香江都管用,而且我不喜歡留下敵人。第三,說到這裡,阿郎不由輕笑不已。阿郎的笑容曾經迷到過不少影迷的,只是此時此刻那麼一笑,卻讓老頭們覺得毛骨悚然。

第三,你們想要什麼賠償?幾十歲的人了,不如我送你們下地獄吧。阿郎低喝一聲:動手。早清除掉四周埋伏的東林人馬殺了上來,把老頭和保鏢們圍在一塊斬殺。阿郎在撕殺和血肉橫飛里從容的走下樓,好象只是來喝完茶一樣。

阿郎動車子絕塵而去,剛拐過街道的彎,便聽到警笛聲。阿郎暗笑不已:你們來晚了。並不是警方的消息慢,只是因為阿郎為了今晚的談判派出大量人手在這個時間四處破壞惹事,甚至想方設法的阻攔警方的人趕來。

回到家裡,阿林看著窗外的夜景嘆道:終於可以安靜下來了。

只可惜這分平靜終究只是短暫的。還有新安,還有小日本的報復,在還沒有控制香江黑道之前還有更多的事。阿郎也嘆息不已,他是在感嘆這一次的刺激也落下了帷幕,看來只有等待下一次挑戰了。

當晚,兩人在房間里密談了整整一個晚上……

已經過了一段時間了,阿郎既忙於拍新戲,又忙於追求小敏,兩地飛來飛去,鬧得影迷幾乎都沒了守侯的熱情。小敏那進展也頗大,至少她已經重新接受了阿郎的追求。後來小敏告訴阿郎,她所以會在有老公的情況下接受阿郎,是因為她親眼目睹了老公的外遇。心灰意冷的小敏在幾個月後終於正式與陳興晨離婚,從此搬到了香江去。

在小敏看來,阿郎最近幾個月的行蹤實在是相當詭秘。問他,他卻始終不肯說,只是說有一天自然會說出來的。

阿林終究還是沒有和小欣結婚,在這點上,他和阿郎似乎有著某種共識。

這天,阿郎在拍外景,十幾個小流氓一樣的角色衝進場內索要保護費。阿郎差點沒暈過去,居然有人敢在我的地頭干這事?估計應該是小蟊賊之流。

還沒等這些無知的傢伙動手砸東西嚇唬人,阿郎一個電話打過去,便闖來殺氣騰騰的百來號人,直嚇得現場的演職員和小流氓渾身抖。阿郎扔下一句話:把他們給處理了。帶隊的頭目心領神會,拖著嚇成一灘爛泥的流氓們離開了。

外景的演員職員們好象見了鬼似的,私下紛紛議論:原來阿郎真的是黑幫大哥,就算不是,肯定也跟黑幫有很大的關係。

幾位武師走上前來尊敬的看著阿郎:郎哥,原來你那麼厲害。一個電話就來了百來人,不知道他們是什麼人。這些片場武師普遍都是香江一些武館的弟子,都是有背景的,勉強也可算得上是黑道中人。其實在東林旗下也有不少龍虎武師,眼前這幾位就是東林的人。

阿郎呵呵笑著回答:哦,他們是東林的。你們不也一樣是嘛。

幾位武師若有所思的看著阿郎,眼神里的尊敬卻已經不止是對一個出色的演員那種。話都幾乎點明了,他們要是還不明白阿郎是什麼人,那就實在愚蠢了。

雖然阿郎一向都韜光養晦,不想暴露黑道中人的身份,不過事已止此,阿郎的想法似乎有所扭轉。至少這次的事件很快就快就傳遍了圈子裡。 然後他們得到了第一天的任務。

第一天的主線任務是,一個線索。

當陽光升到最高處,將被捧在手心裡。

勝利的人在指引著方向,到最後進入黑暗。

黑暗中的一點星火,告訴人們哪裡是彼岸。

將會在這裡,擁有你們的期待之物。

任務獎勵,100積分,1000黃金,1000銀,10000銅,以及一枚烈法心丹。

烈法心丹葉寒知道,是直接能夠讓人在50級之前的任何等級下,提升1到10級。

主要看服用的人,等級多高了。

最後顯示他們的隊伍,名叫光榮之盾。

等到六點鐘。

他們集體被傳送到七座不同島嶼中的任何一座上。

規則就是不允許出島,每個隊伍都必須要在島上完成任務。

而每個島嶼形狀基本相同,但其中也是有不同的地方,比如大小。

當然投入的猛獸是相同的,包括最後的謎底BOSS。

至於BOSS獎勵,不是採取一擊必殺的方式。

而是看誰的輸出高,只是一擊必殺的人,擁有雙倍輸出量計算。

當然前提是需要先找到BOSS。

島嶼非常大,足足有一座城那麼大,屬於虛擬空間。

都是高科技造出來的。

但是死亡跟猛獸都是真實的。

這些數據造出來的島嶼,樹木對人造成的傷害,以及跌落傷也都是真實存在的。

但是其中的樹木跟水,都是不能喝的。

吃了喝了都沒用。

參賽者,必須要自己帶好東西。

無一例外的,他們都是帶上罐頭,乾糧。

絕對不會生火做飯,成為猛獸跟其他隊伍攻擊目標。

畢竟規則里說了,而且積分板上面,擊殺他人,也是可以上榜的。

大家都是飛升上來的人,或者是仙民。

手上誰沒有幾萬條人命。

他們被傳送到第七座島嶼上。

而且晶元上的數據顯示,這座島嶼的面積,以及參賽人數跟隊伍人數。

他們的運氣不錯,島嶼的面積是最大的。

參賽人數足足有900多人,而隊伍,則是只有不到二十組。

畢竟很多隊伍,都是滿員二十人蔘賽。

向陳鋒這樣臨時湊夠五人的隊伍,也大有人在。

最終任務,是全天生效的。

而從一開始,就會每隔一個小時,就出現一個任務。

首先第一個任務,就是擊殺叢林之中的白曲蛇。

這種白曲蛇,實際上是跟岩石枯葉等顏色一樣。

只有蛻皮后,是白色的。

因此得名。

有名的毒蛇。

他們早就想過要帶解毒劑。

因此每人都準備著。

五人快速來到白曲蛇喜歡生活的枯葉林當中。

整個島嶼,至少有二十處這樣的枯葉林。

首個任務,只是需要獵殺二十條白曲蛇,屬於白給任務。

他們決定不用槍,而是用刀。

這樣就不會產生過大的動靜。

他們在落位以後,葉寒快速隱蔽,拿出望眼鏡觀察動向。

由陳鋒四人,完成尋找白曲蛇跟獵殺任務。

葉寒通過自己當兵的豐富經驗,撤離掉他們來過的痕迹。

而且還告訴他們四人,殺掉的白曲蛇,一定要藏起來,但是又別完全藏起來。

這樣會耽誤別人的時間,同時還能夠給他們撤退的時間。

陳鋒覺得這個主意不錯,就按照葉寒的方法來。

其他人,也都跟著照做。

整個過程,都是花在尋找白曲蛇,跟隱藏自身痕迹之中度過。

他們都不想去想,最終任務。

這也是他們的戰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