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星辰一臉欠揍的問。

陸子楚臉色沉了沉,「安安找你做什麼?」

安安這個丫頭有事怎麼不找他?非得找葉星辰?

難道安安喜歡葉星辰?

想到這裏,陸子楚看葉星辰便覺得不順眼。

葉星辰見陸子楚陰沉的臉色,臉上得意又欠揍的笑容慢慢消失。

正色道:「安安小姐給我打電話是讓我去幫忙搬東西的,她不想住寢室了。」

「不住寢室了?」

陸子楚微微挑眉,安安終於想着住外面了?

「應該是的。」

葉星辰應道。

他感覺到陸總似乎有點開心,但看那張臉,感覺是自己出現了錯覺。

「走吧,去幫安安搬東西。」

「陸總,您也去嗎?」

「不然呢?」

陸子楚朝着外面走去,這裏的事情已經差不多了。

並不著時時刻刻都待在公司裏面。

於是,兩人都朝着外面走去,

寢室樓下,陸安安已經將所有的東西都搬到了樓下,就等葉星辰過來了。

等車子進來的時候,除了葉星辰,還有陸子楚也在。

「大哥,你怎麼也來了?」

看着陸子楚,陸安安滿臉意外。

陸子楚讓葉星辰搬東西,道:「難道大哥就不能來嗎?」

「你為什麼不打大哥的電話?」

他質問道。

打葉星辰的電話也不打他的電話,到底誰才是她的哥哥?

「我……」

陸安安啞口無言。

她低下頭,嘀咕道:「我怕大哥在忙,所以……」

「不管大哥在幹嘛,你永遠都是最重要的,有什麼事情可以直接跟大哥說,懂?」

陸子楚語重心長的開口。

這時,葉星辰拍了拍手上的灰塵,道:「東西已經全放好了,可以離開了。」

周末早上,大家都還在睡懶覺,只有個別學生醒來。

整個寢室樓外面幾乎沒有什麼人。

陸子楚和陸安安都坐在了車子裏。

「怎麼突然想着不住寢室了?」

陸子楚問了一句,是不是安安又受委屈了?

陸安安看着車窗外面,道:「感覺寢室里沒有想像中的溫暖。」

冷冰冰的,明明都在同一個屋檐下,大家卻各自不說話。

她知道為什麼,但是她不喜歡這樣的環境。

更喜歡其樂融融的寢室。

難道都是她的問題嗎?

「怎麼說呢?不是所有的室友都那麼好,大學的時候,我的室友也不太行,拉幫結派,關係複雜。」

葉星辰一邊開車,一邊說話。

而後又問,「陸總,你的室友怎麼樣?」

「不服就直接打服氣,大家各過各的,毫不相干。」

陸子楚淡淡的開口。

在寢室里,一般都沒有人敢惹他,不然會被揍得很慘。

在學校里的時候並沒有現在這般內斂沉穩,能夠動手解決的絕對不多嗶嗶。

成長了,性格也就內斂了許多,沒有那麼衝動暴躁易怒。

「……」

葉星辰啞口無言,如果這真的是陸子楚可以干出來的。

。 和老同學告別後,思語直接回家了。她到家的時候,已經過了9點。客廳里的燈也是亮着的,看來靜嵐今天回得也比較早。進門后,她直接把挎包和雜誌都放到茶几上,靜嵐見她回來了,也停下了手上的工作,和她寒暄起來。

「姐,你今天可比我回得還要晚啊,是不是又和徐總約會去了?你倆不會又在車上做了什麼『功課』吧?」大概是之前發現過思語的那個「愛」的秘密,靜嵐也變得喜歡調侃人了。

「去你的…你個小丫頭,少八卦我的事…他最近忙着籌備年底的演唱會,一直都在東五環外的錄音棚訓練,晚上基本就住那了…這個月下旬他還要進一個電影劇組,也不會在北京…我倆也好幾天沒見了。」為了怕靜嵐誤會啥,她特意解釋得很清楚。

聽她這番解釋后,靜嵐隨即說到:「原來是這樣,咱倆剛在論壇貼吧認識的時候就聽你說過,徐總早年是很優秀的音樂人,你之前也去過他的演唱會現場吧?今年還打算去嗎?這次應該不用花錢買票了吧,哈哈哈…」

「只要那天不上班或者不加班我肯定去的啊,至於要不要買票,到時候再看吧…沒猜錯的話,他的演唱會應該不會超過5場,也是集中在一線城市…就是不知道這次會在工體(北京工人體育館)還是首體(首都體育館)舉行,我記得之前好像都是在首體舉行的。」對於徐晨歷屆演唱會的信息,她都是了如指掌。

「嗨…首體離我家也不算太遠,要是趕上周末的話,能不能帶上我去看看?我也想和你一塊去蹭個VVVVIP的專席座位,順便去感受下那種氛圍,聽說徐總的歌唱得很不錯,上個月他那首單曲——《回到遇見你的那年》,我們銀行很多同事都喜歡聽呢!」有這等便宜,靜嵐怎麼會不想佔一占。

看她這麼「花痴」的樣子,思語也就答應了:「行吧…要是你那天不加班或者趕上周末,我和他或者他經紀人說下,直接帶你進去就好,不過這事你別往外說啊,我倆現在還是很低調的。」

「放心吧,我才不是那種八卦的人…誒,姐,你也買了《風尚·精英男士》11月的開季刊啊,這封面人物正是徐總啊!聽說這本雜誌賣得很好呢,我們幾個同事也都買了…要我說,徐總這身材、氣質、長相,不比那些流量明星和男模差多少!」靜嵐看着茶几上的雜誌,頓時誇個不停。

她隨即解釋到:「不是了,記得我上次和你說過的那個研究生同學嗎,她就是《風尚》時尚雜誌社的主編…今晚她特地來給我送這本雜誌,說是感謝徐晨打破了《風尚·精英男士》連續三年來11月開季刊的銷量記錄…我倆找了個咖啡廳聊了會這事,這周六也是我們北傳75周年的校慶,也順道商量了下那天的安排。」

作為時尚圈外的人,靜嵐對此也有幾分好奇:「soga…姐,你同學也太厲害了吧,雖然我不是很懂時尚圈,但《風尚》旗下的幾本時尚雜誌的銷量都很好的…之前聽我們花旗幾個同事說,他們旗下的女性雜誌走的是知性高雅的風格,有點類似於國際大刊《VOGUE》…他們的男性雜誌普遍走的是精英貴族的路線,我也看過幾期,感覺確實挺有檔次的…你同學作為著名時尚雜誌的主編,想必年薪也不低吧!」

她想了想,接着說到:「那我就不太清楚了,反正不會賺得比我少…我今晚還和她開玩笑,說她每年接各種品牌方送的奢侈品都要接到手軟…她還說自己天天忙得昏天黑地的,人家才送她那麼點東西…哎,人的慾望都是無止境的。」

靜嵐不在意地說到:「這年頭,誰還嫌自己錢多啊…就連你男朋友徐總,這種站在金字塔頂端的鑽石王老五,估計都不會覺得自己有賺夠錢的那一天…Bytheway(多說一句),姐,你可得把你家徐總看緊了啊…像他這種成功人士,喜歡他的女生,估計能咱們這排到河北省!」靜嵐的想法,和劉雨琪的觀點也差不多。

她繼續說到:「你這說法和我這同學說的幾乎一模一樣,放心吧,他的為人我還是比較了解的…再說了,這事也不是我能改變或者控制的…我的感情經歷也有限,確實不知道怎麼駕馭這樣的男人。」

靜嵐聽了后,直接大笑起來:「哈哈哈…姐,這事你就別想了…雖說我也談過兩段戀愛,但我倆的智慧加起來,估計都是不是徐總的對手…別的我不敢說,至少在那事上,你是肯定沒法反抗的…沒記錯的話,那晚你倆在車裏至少『奮戰』了3小時吧…徐總還能放你回來見我,已經很不錯了…哈哈哈…」

「靜嵐…你夠了!能不能不提那件事了!」她也是徹底綳不住了,那件事她此生都不願意再被人提起…

「哈哈哈…姐,你就是太矜持了,這有啥不能說的…你放心好了,那事我誰也沒說過…現在是21世紀,這都是很正常的事…你們做好措施,別『中招』就行了。」作為去國外留過學的人,靜嵐對這種事,確實是司空見慣了。

「親愛的,你能盼我點好嗎?就算這個社會很開放了,我也絕對不會未婚先孕的…這要是傳出去,可就麻煩大了…就我爸媽那脾氣,要是知道我搞出這種事,非殺了我不可。」自家爸媽的性格,思語再清楚不過了。

「哎…姐,你也想開點,老一輩人的思想都是很傳統的…雖然你很少和我說你家裏的事,不過我大概知道一些,伯父伯母應該都是思想比較保守的人,不像我爸媽那麼開明…你和徐總交往的事,還是先別告訴他們了…他們要是知道,你們已經那啥了…說不定會跑去你們公司大鬧的…星晨是上市公司,這種事一旦傳出去,後果不堪設想。」靜嵐的分析,也是很在理的。

「是你說的這樣,這事我打死都不敢和我爸媽多說一個字…走一步看一步吧…你是不知道,為了讓我倆能長久在一起,我男閨蜜和我助理給我輪番出主意,一個讓我把家裏的戶口本偷出來去領證,一個就是你剛說的…讓我們奉子成婚…也是絕了。」想起林逸和Miya之前說的那些,她也覺得很無語。

「不錯不錯,你男閨蜜是已婚人士,他這麼說再正常不過了…你助理也不是個簡單的角色,不過人家說的也不是沒道理…徐總也是個很穩重的人,要是你真懷孕了,他肯定會對你負責的。」靜嵐對徐晨的印象,一直都很好。

她繼續說到:「嗯,他對這事的態度,確實是你說的這樣…不過我很堅持,我跟他說了我不會奉子成婚的…他也沒說什麼,這種事情上,他都很尊重我的。」

「這種事情你們自己想清楚就好…對了,姐,我下周二要去美國花旗銀行的總部培訓,大概月底才會回來,我不在的這半個月,你一個人在家裏好好的啊。」靜嵐很少離家這麼長時間,便和她說了一聲。

「沒關係的,上次聽你說這次培訓關係到明年的晉陞,看來你很有希望啊…不過,徐晨這個月中旬到月底也不在北京,我就這樣被你們拋棄,哈哈哈…」她感覺自己,還挺可憐的。

靜嵐笑着說到:「嗨…距離產生美,談戀愛也不是要天天膩在一起啊…那話咋說來着,小別勝新婚,嘿嘿…」

「行行行,你說的都對…我先收拾去了,你也早點休息…」

「ok,你快去吧…」

……

翌日上午,星晨集團。

倒數第二個工作日的早上,星晨集團卻不似往日的平靜…星晨旗下知名女演員葉子伊因被男友劈腿,一股腦地在社交媒體上發佈了數十條負面言論的消息,瞬間引爆全網。作為當紅流量小花,葉子伊的粉絲量和個人影響力也不小,在她發佈這些消息后的2-3小時,評論轉發接連突破了千萬…關於「葉子伊」、「葉子伊被劈腿」、「葉子伊控訴男友」的數條關鍵詞,瞬間就登上了各大新聞熱榜和門戶網站的娛樂頭條。

作為星晨集團的藝人經紀總監,熙熙這會在辦公室也是如坐針氈…葉子伊曾是她帶過的藝人,這些年的發展也都不錯,但她怎麼也沒想到,這個女生竟然因為這麼點感情糾葛,如此「任性」地「作死」…她一遍遍地刷著葉子伊的社交媒體賬號,下面的評論也變得越發不可控,這個時候,她的手機也響了起來…

「熙姐,我們現在已經到葉子伊的公寓門外了,但是她不讓我們進去,她的公寓是密碼鎖,我們也不知道密碼…我擔心她會做什麼傻事…」說話的是葉子伊的執行經紀人Rayna,她的語氣似乎很焦急。

「Rayna,你聽我說,不管你們用什麼辦法,都要保證葉子伊的生命安全…璐璐(葉子伊的助理)也和你在一起吧,你們儘快想辦法,各種密碼都試一試…尤其是和他男朋友有關的紀念日…千萬記住:動靜不要鬧太大。」熙熙作為星晨的經紀總監,處理這種事情的思路還是很清醒的。

「熙姐,我是璐璐,她男朋友的生日我們試過了,但還是打不開…葉子伊也是你帶過的藝人,你想想還有什麼密碼能碰碰運氣?」璐璐的語氣也很着急。

熙熙隨即說到:「她和她男朋友的私人日常基本都在Ins上,你們去她的個人主頁找找他們的一些紀念日,一個一個試吧…有消息立馬通知我。」

Rayna試了幾個密碼后,終於進去了,她來到葉子伊的房間,瞬間嚇了一跳:「熙姐,我是Rayna,我們剛試了葉子伊和她男朋友在一起兩周年的紀念日,門已經打開了…但她情緒似乎不對,床頭櫃旁邊還有一堆安眠藥…我和璐璐怕她有什麼意外,要不先把她送醫院去看看吧…這是人命關天的大事啊…」

電話這頭的熙熙聽完后,立馬打斷了:「Rayna、璐璐,子伊是公眾人物,也是流量明星,這種事情一旦傳出去,對她的名聲和演藝生涯將是毀滅性的打擊…你們聽我說,趕緊找找她公寓裏所有的催吐工具,一會記得找兩三個家庭醫生上門,無論如何都要保證子伊的生命安全。」

等她說完后,璐璐又說了句:「熙姐,要不你還是過來一趟吧…子伊是你帶過的藝人,她平常最聽你的話了…你來安慰下她,說不定會有用的。」

熙熙嘆了口氣,隨即說到:「璐璐,我現在還在公司,可能得一會才能趕過來…我剛在看子伊的社交賬號,下面的負面評論越來越多,你先照顧好子伊,儘快讓她的情緒穩定下來…Rayna,趕緊聯繫媒體,儘快撤下今天各大門戶網站的頭條…還有,不要故意刪帖,這時候注意控評,也要注意引導輿論。」

這時候,Rayna的情緒也很快平復了:「好的,熙姐,我們知道怎麼做了…子伊這個月還有兩部大戲要上映,相關的宣傳我們也會速度跟上…希望能儘可能地覆蓋掉這些負面言論,一會我會努力引導網友和她的粉絲去討論子伊新作品的話題,您就放心吧。」

熙熙繼續說到:「這個思路沒問題,你和璐璐記住了,這兩天千萬在她家裏看好她,一定不能讓她有單獨出門的機會,她公寓裏所有尖銳的利器也都收好了…絕對不能讓她再做出什麼傻事…聽明白沒有?」

Rayna和璐璐立即保證:「明白了,熙姐,你放心吧,我們會照顧好子伊的。」

「ok,我差不多11點半左右從公司出門,大概12點半之前能到…這會辛苦你們了。」

「好的,熙姐你也辛苦了。」

……

和Rayna和璐璐結束通話后,熙熙就直接離開辦公室了。她出門的時候走得太急,進電梯的時候也沒太注意,迎面碰上了在電梯間里準備去便利店買東西的思語。

看她這麼着急的樣子,思語便問了句:「熙熙,你這是出什麼事了?」

熙熙看到是她,氣喘吁吁地說到:「是你啊,思語…別提了,早上的新聞你看了吧…我們影視部旗下的藝人葉子伊因為男朋友劈腿,一上午都在家裏鬧自殺…子伊之前是我帶的藝人,我得趕緊去看看情況…防止她繼續做什麼傻事。」

聽到這裏,她也心下瞭然:「這事今天早上我也關注了一下,剛剛在辦公區也聽到有同事在說這事…葉子伊也算是比較有潛力的流量明星了,長得也挺漂亮的,演技也還行…怎麼會這麼想不開呢…我剛聽我助理說,她一連發了好多條負面言論來宣洩情緒…評論轉發都快過千萬了…身為公眾人物,怎麼這麼不理智呢…」

熙熙隨即說到:「這丫頭的性格是有點偏執,做事情全憑自己的興趣來,以前也沒少得罪人…估計這次也是沒想通或者想不開吧…她的執行經紀人和助理剛剛告訴我,子伊在家裏吞了一大瓶安眠藥,可把我嚇死了…這會也不知道她好些了沒,我得趕緊看看情況去…徐晨的演唱會已經夠我忙活的了,這丫頭倒好,成心給我找事。」

這會她們正從電梯間出來,聽到熙熙說的事情,思語也很驚訝:「天哪…吞了一大瓶安眠藥,這得趕緊送醫院去洗胃啊…這是人命關天的大事,可千萬不能開玩笑的…你這兩天趕緊找兩個人守着她,可別讓她繼續折騰了,萬一再鬧點啥事,麻煩就大了。」

熙熙繼續解釋到:「思語,你到底是個圈外人…葉子伊是流量明星,也是公眾人物,這事千萬不能繼續鬧下去了…你想想,星晨旗下當紅流量小花為情自殺,被送去醫院洗胃…這事傳出去,或者被媒體走漏了消息,她的演藝生涯就全毀了,搞不好還會影響星晨的形象。」

聽到這裏,她也明白了:「哎…你這麼說也對,都說隔行如隔山,看來我考慮問題,還是沒有你全面…熙熙,你不愧是徐晨的首席經紀人,處理起這種棘手的事情,就是比別人更專業。」

聽思語這麼誇她,熙熙也大笑起來:「哈哈哈…我說了,藝人公關這塊我可是行家…先不和你說了,我得趕緊去子伊家裏看看,順便交代些事情…這事處理完后,我還得和徐晨交代一聲…要是沒處理好,他又得念叨我。」

「嗯嗯,你快去吧…別耽誤了後面的事情,這兩天好好安撫下人家的情緒。」

「ok…對了,明天我也要在公司開會,徐晨讓我在你下班后,接你一起去他通州的公寓,這事你別忘了,記得在辦公室等我。」熙熙正好想到了這事,便直接和她說了。

「好,這事我知道了。」

「ok,那我不和你說了…先走一步。」

「嗯,路上小心。」

……

看熙熙走遠后,思語也就直接去便利店買沙拉了。雖說她不是很關注這些八卦新聞,但今早聽同事們說起葉子伊的事,她也有些感觸。在感情的問題上,男人永遠都比女人理智。在遇到徐晨之前,她又何曾不是和葉子伊一樣的為情所困。

雖然她不會像葉子伊這樣吞安眠藥或者做什麼傻事,但無數個晚上因為遇不到徐晨而以淚洗面的日子,她全都記得。幸運的是,多年以後,她終於還是遇到了徐晨,那些執念也都不再重要了。

下午3點,星晨集團30層徐晨辦公室。

徐晨今天本來是要待在東五環外的錄音棚訓練的,但他一早也知道了集團旗下知名流量藝人——葉子伊為情所傷,接連在自己的社交賬號上宣洩情緒的事情。葉子伊是星晨很有潛力的流量藝人,在圈內的知名度和影響力都不錯,正好熙熙今天也在處理這件事,他想着還是親自來一趟公司了解下情況更好。

結束完上午的訓練后,他下午3點就趕到公司了,等他趕到辦公室的時候,熙熙也正好回公司。在回公司的路上,熙熙已經跟他說了下相關的情況。聽說他也到了公司,熙熙也就直接來30層找他彙報工作了。這會他們正在辦公室聊起了葉子伊的事情。

熙熙站在落地窗前,一五一十地彙報起工作來:「徐晨,事情差不多就是這個樣子了,我剛從子伊家裏出來,她現在的情況還好了,我又讓她的助理璐璐找了兩個人看着她,以免她再做什麼傻事…這丫頭也是夠能折騰的。」

徐晨聽完后,隨即說到:「做得不錯,葉子伊是集團很有潛力的流量藝人,周一開會的時候,溫曉跟我提過幾句,她這個月還有兩部戲要播,要是葉子伊真出了什麼事,對公司的形象也會很不利…當務之急,還是先穩定下她的情緒要緊。」

「可不是嘛…我那會正在公司處理你演唱會場地接洽的一些事情,正好就看到葉子伊為情所傷上了各大門戶網站的頭條的消息…她可真行,明明前途一片大好,非要為個渣男賠上自己的職業生涯和身家性命…她的執行經紀人Rayna跟我說,她和璐璐進去的時候,葉子伊吞了一大瓶安眠藥…可把我嚇壞了,七七八八折騰了一陣子,這小祖宗終於不鬧了。」說到最後,熙熙還有些后怕。

徐晨點了點頭,隨即說到:「總之,最後她人沒事就好…對了,她現在好些了吧,保險起見,要不要送她到醫院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