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狼伸手接過,塞進自己的懷裏,「這是救急用的,我現在還不急,還是給得吃的吧。」

不一會兒,有難民遞來一些食蟲,這種食蟲是機械城中特意造出的可再生食物,它們如蚯蚓一般,被切成十幾段也能成活,只要給它們一些廢料,如碎布、塑料、紙箱之類,短時間內它們又能成為十厘米長的新個體。

羅飛還聽說這食蟲是在某種生物肚子裏的寄生蟲,尋找原材料還是很容易的。

「請吧……我們目前只有這個……」羅飛順手還在自製水管中接下一碗茶缸,遞給他。「別噎著。」

接過盛着食蟲的碗,血狼也不嫌棄,抓起一大團如同蚯蚓般的食蟲塞進嘴裏,產生爆汁的聲響,接過茶缸又喝了一大口。

稍微恢復些體力,血狼從地上站起,滿足的擦了擦自己的嘴角,「對了,『巨手』還在外面,你也將他拉進來,還要小心地下的異化蛇人,它們已經注意到你們了。」

羅飛抬頭望去,不遠的荒地上,基金會戰士正在被緩緩拉進地面,此時大部分就剩一個腦袋,當他們全部落入地面后,就會像是溺水而又無助的人被一群鱷魚圍觀。

不久,外面還在戰鬥的就剩『巨手』一人,肆虐下,所有蛇人很快散開,在卡車周圍圍成一個圈。

磁力罩上露出一個通道,『巨手』立馬滾進來,重新化作人類模樣。

見到羅飛詫異的瓮聲道:「原來你沒死啊……」

「你兄弟已經問了,你就不用重複了,要吃點東西嗎?」羅飛指了指血狼手裏的碗。

「不了……」『巨手』揮舞着手裏的大手,忸怩道:「有電嗎?」

羅飛眉頭挑起,「這個很多……」

隨即有人拿來一根纜線,繪夢用電磁發電的原理在她的實驗室造了一台發電機,經常給武裝機甲和一些電器提供電力。

『巨手』接過電線插在自己的肚臍位置,長長的鬆了一口氣,「真是舒服啊……」 醫院。

邵雁下車,她今天精心打扮了一翻過來的,還提了一個水果籃,她是來探望司文鄲的。

想到那個眉目如畫的男人,她心裡有氣,因為沒有拿下而不甘心,她現在是看不上司家,但她看上過司文鄲這個男人。

作為老公人選,他個性溫和,有禮貌,相貌出眾,和這種男人結婚很有安全感,她想嫁,他卻不領情。

現在司家落魄了,她來看笑話。

她踩著高跟鞋驕傲的進了病房,看到司文鄲躺在床上看手機像是處理公司的事,而他的床邊一個柔弱的女人坐著,削水果。

是他的未婚妻徐霜,她打聽過了,一個窮人家的孩子,現在這麼一看,還真的唯唯諾諾,司文鄲竟然喜歡這種貨色,眼瞎!

「司少。」

她故意把聲音弄得嬌滴滴。

徐霜抬頭,她以為李安安,結果看到一個漂亮的女人,一看就很強勢,出身很好的那種人。

她心裡不舒服,但很快掩飾。

「邵小姐,你回國了。」

司文鄲放下手機,垂眸,有點尷尬,因為邵雁跟他表白過,而他拒絕了,不是因為她不好,而是他沒時間談感情。

之後兩人關係變差,幾乎沒聯繫過,後來聽說她出國了。

「嗯,我剛從國外回來,你身體好點嗎?」

邵雁故意坐在司文鄲床邊,一副很親密的樣子。

徐霜手一偏,小刀劃破了手指,她疼得叫出聲。

「啊!好疼。」

司文鄲立馬去看她「很深嗎?我看看,不是說了我不想吃,不要削。」

他神色緊張。

他喜歡徐霜,因為他救過自己,而且很貼心,因為他有時候真的心累,需要這樣的女人陪伴。

邵雁看到司文鄲不理自己,心思全在徐霜身上,少有的體貼關心,錯愕。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還以為司文鄲換了一個人,他之前看著溫和,實際和女人很保持距離。

這麼看著這個徐霜還真是得寵。

徐霜小聲「抱歉司大哥,讓你擔心了,你和邵小姐聊吧,我去護士那裡上藥就可以了,沒多大問題,不疼的。」

說完徐霜站起來匆匆離開病房。

因為她必須走,如果不走,她怕自己妒忌失控。

司文鄲等徐霜離開后開口。

「邵小姐今天來找我有事?」他目光變得銳利,不相信邵雁特意來看他,邵雁是個事業心很重的女人,無事不登三寶殿。

邵雁一笑「我就開門見山了,就是我弟弟的事,我們邵家要一個道歉!」

「怎麼道歉法?」

「很簡單,跪地道歉,讓弟弟高興。」邵雁漂亮的臉上,輕描淡寫,似乎讓人跪地道歉是一件很小的事。

司文鄲去看邵雁,還真敢說!

「不可能,這件事鶴城是錯,但令弟也不是一點錯沒有,你這麼要求,邵伯伯知道嗎?」

邵雁冷笑「你也知道,我弟弟是家裡天王老子,說一不二,就是我爸爸也不能違背了。」

「那就是邵伯伯不知道了,那請你離開,這事我會和邵伯伯說!」

司文鄲臉色陰沉沉的,鶴城是司家養大的,容不得別人這麼侮辱。

。零點中文網]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謊言之誠的閱讀地址:https:///162157/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謊言之誠最新章節、謊言之誠楚寒衣青、謊言之誠全文閱讀、謊言之誠txt下載、謊言之誠免費閱讀、謊言之誠楚寒衣青

楚寒衣青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謊言之誠、天師、紙片戀人、

。 「你就是蘇御?」李天都邁步逼近。

「是我。」蘇御眯眼。

「你殺我弟,今日來此取你人頭。」李天都很直接,快速逼近。

「你拿著異寶走,我來攔住他。」蘇御眯眼,將晶體交給了畫千芳。

然而,畫千芳搖頭道:「不行,要走一起走,要死一起死。」

蘇御看了眼畫千芳,隨後點了點頭,道:「那就動手吧。」

鏗!

一劍飛仙。

瞬間,蘇御一次性斬出了十幾道劍氣,瞬間淹沒了李天都。

但他沒有掉以輕心,因為他知道,來人的實力很強,還在章望鳳之上,想要靠十幾道劍氣對付李天都,那完全就在痴人說夢。

因此,當他斬出十幾道劍氣后,瞬間沖了上去,心臟咚的一聲,猛的跳動了一下,幾乎是在第一時間,將真意圖解的第一幅圖與第二幅圖,打了出去。

與此同時,畫千芳也靠近了。

她得到其餘后,力量早已今非昔比,不管是境界,還是戰鬥,又或者是潛力,都提升了一大截。

她張嘴一吐,像是吐出了一道銀河,無數的白色網狀,瞬間飛了出去,包裹住了李天都。

「哼,雕蟲小技。」李天都冷哼,抬手間震碎了蘇御的劍氣,但就在此時,他的身體被白色的蠶繭束縛住了,並且蠶繭之力,在迅速的往內擠壓。

換作是其他一兩個比畫千芳修為高一到兩個境界的,恐怕立馬就要肉身崩碎。

但他依舊神色淡然,渾身一震,他身上的蠶繭,瞬間四分五裂。

這就是力量差距。

李天都在大武師境領域,幾乎就是最強者之一了。

是都成郡前面三屆的麒麟戰龍榜榜首,,實力非同尋常,哪怕是同境界,那也是無敵的存在,更何況他的修為比蘇御與畫千芳都要高几個境界。

噗。

畫千芳的蠶繭碎裂的剎那間,蘇御最可怕的力量洶湧而至。

他這一掌,足以將尋常的大武師境九重天的武者直接打爆。

但遇到了李天都,依舊被他輕描淡寫的一掌擊潰。

噗的一聲,蘇御嘴角咳血,橫飛了出去。

嗯?

李天都微微一愣,詫異的看了眼吐血飛出去的蘇御,他這一掌,雖然只是隨手為之,但也絕對能將任何一位大武師境五重天的武者打爆。

但蘇御,卻只是受傷了。

這小子的肉身力量好強。

咻。

一擊后,他迅速邁步逼近,來到了蘇御身邊,再次抬手一掌拍向了蘇御。

「有點意思,看來你也在武徒境與武師境,踏入了極限之境,你這樣的人,成長起來,絕對不會遜色於我,但可惜,你的人生到此為止了。」

轟。

話音落下,他的一掌已經拍向了蘇御。

但就在此時,異變突起。

在他一掌拍中蘇御的剎那間,蘇御的身體,竟然瞬間消失了。

虛身術。

下一刻。

蘇御出現在他的身後,一道可怕的劍氣,化作一道浮光掠影,瞬間抵達了李天都的後背心。

李天都身影一閃,瞬間躲過去了。

但劍氣還是劃破了他的左臉頰,一道血線飆出,驚呆了在場所有觀戰的人。

「嘶,李天都受傷了。」

「天啊,太不可思議了,蘇御竟然能擊傷李天都,他們的修為差距,可是足足相當了四個境界啊,這蘇御到底是什麼怪物?」

全場嘩然。

要不是親眼所見,誰敢相信,蘇御能在比李天都這樣的蓋世奇才低四個境界的前提下,將之擊傷?

這顯然已經超出了他們對武道的認知。

畫千芳也從驚嚇之中,轉變為了震驚。

剛才李天都那一掌拍去的剎那間,他以為蘇御要死了。

可誰知道,蘇御竟然再次轉危為安,並且出乎意料的將李天都擊傷了,雖然只是一點微不足道的小傷,但也足以讓人驚為天人了。

「小子,你竟然能擊傷我,你今日死了,也足以自傲了。」李天都擦去嘴角的血漬,眼底掠過一抹陰冷。

轟。

他邁步逼近,殺氣更濃了。

蘇御猛的吞下了一瓶子的丹藥,眼底也是迅速的掠過一抹狠色。

即便是死,他也不會讓李天都順心。

咻。

就在此時,畫千芳來到了蘇御身前,身上的白色蠶繭越來越多,瞬間就包裹住了蘇御,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之內。

「雕蟲小技,給我破。」李天都不以為然,一掌拍在了蠶繭上。

頓時慘叫四分五裂。

噗。

畫千芳嘴角咳血,臉色瞬間蒼白了一分。